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空 (苦涩与甜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话和第一章 苦涩的相遇

天空 (苦涩与甜美) 帆舟 11033 2006.07.14 22:28

    在太阳未升起的凌晨,我来到了这个充满趣味与苦涩的世界。由于在还没到医院,我便降临在那只行驶的船上,我便被取名为--白帆。

www.cmfu.com发布
  3岁,我便随爸爸妈妈离开了出生的农村,来到了喧闹的城市。当时的我什么也不懂,只晓得离开了疼我的爷爷奶奶。

www.cmfu.com发布
  现在的我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活泼而又认真的都市女孩。我离开了初中母校,升入了市里重点高中。似乎,我是一个幸福的女孩。爸爸和妈妈都是高中教师。家庭算不上富裕,却很美满。从小,爸爸妈妈就帮我弄了一张存折,并把每年的压岁钱或另外属于我的钱存进去,并让我自己保管。~-~

www.cmfu.com发布
  而在学习方面,除了体育,我都是班中佼佼者。而且,在学校,我有一群非常好的铁哥们儿。包括漂亮的郑也娜学姐,帅气的李学冰,还有可爱的韩麦佳......

www.cmfu.com发布
  从小,我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中:当我刚来到一个美丽的花园,就看到一个离去的背影,背影渐渐远离我的视线,充满沧桑感。

www.cmfu.com发布
  后来,一次苦涩的相遇,让我的天空改变颜色。虽然,有辛酸,有快乐,但让我的人生更加充实。所以,我要学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要学会不后悔。

www.cmfu.com发布
  天气已入步秋天,穿上妈妈亲手织的纯白的羊毛衫,与背带牛 裤。背着双肩包,散步在落叶纷纷的小道,怀着愉悦的心情,去参加初中的同学会。

www.cmfu.com发布
  看到久违的同学,想想跟他们相处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相聚的喜悦,是快乐的满足,还是成长的难以言语……当我们想举杯庆祝时,我却意外的昏倒。

www.cmfu.com发布
  医生的初步诊断是贫血。

www.cmfu.com发布
  现在,我可不可以生病,我讨厌医院的味道,更何况,明天还要去接住在乡下的奶奶。

www.cmfu.com发布
  疲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真幸运,我仍可以肆无忌惮地欣赏蓝白的天空。当我抬头欣赏时,却意外地发现对面的大厦顶站着一个人,伸开双臂:

www.cmfu.com发布
  “我的妈妈啊,你可千不能有勇气跳,我一定会来就你的!”

www.cmfu.com发布
  我一口气冲进大厦的电梯,另一口气冲出电梯:

www.cmfu.com发布
  “不可以,人生是很美好的!”我几乎是闭着眼睛说的,当我睁开眼睛,只见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便又转了过去。

www.cmfu.com发布
  “喂!”

www.cmfu.com发布
  他没有反应。

www.cmfu.com发布
  “死并不可怕,你忍受得了死前肝肠寸断的痛苦吗?”

www.cmfu.com发布
  我走进了许多,只见他嘟哝:“死--“

www.cmfu.com发布
  当我快靠近他时,他却突然转了过来,那是什么眼神,是鄙视,是意外,吓得我蒙上眼睛直把头转过。突然,周围一片宁静。

www.cmfu.com发布
  “完了,人呢?”

www.cmfu.com发布
  ......

www.cmfu.com发布
  想想刚才的一幕,真奇怪.居然,没有人跳下去,就应该走了吧?

www.cmfu.com发布
  晚上,怕妈妈担心便什么也说。

www.cmfu.com发布
  “小帆,同学会怎么样?”~-~

www.cmfu.com发布
  “很好,同学们都很开心。”

www.cmfu.com发布
  “明天是星期天,我们一起去乡下接奶奶。”

www.cmfu.com发布
  “太好了,终于有可以和奶奶在一起了,我太想念她了。自从12岁我出水痘,和奶奶长时间呆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长时间地在一起了。尽管我们常去看她,她也来看我们,但这是不够,妈妈,你说对不对?”

www.cmfu.com发布
  “对,对!我们小帆说的对极了!”爸爸也开心地举票赞成我的话。

www.cmfu.com发布
  (这天,除了我心中有一点点小小的隐瞒,全家人都好开心。~-~)

www.cmfu.com发布
  “美好”的一天终于到来,早上,妈妈对我说:“小帆,上午你自己安排时间,下午2点我和你爸爸来接你。”

www.cmfu.com发布
  “好,我一定会穿最漂亮的衣服在家里等爸爸妈妈。”

www.cmfu.com发布
  真希望时间过快点,可能因为昨天晚上太兴奋而没睡好,我只看了一会电视剧就睡着了。梦中:我又来到了一个花园,这里白花凋残,天空也不再蓝白,而是乌云密布,我艰难地走着,突然,我看到了一潭血......

www.cmfu.com发布
  我被可怕的梦镜吓醒,看看钟,只指向9点30分。我忐忑不安地过着接下来的每一分没一秒,直到时钟指向3点30分,爸爸妈妈还是没来接我。我拿起电话机拨通了妈妈的手机,那边,传来妈妈似颤抖的声音:

www.cmfu.com发布
  “小帆,妈妈现在没空来接你,你自己在家,明天我们再来接你。”

www.cmfu.com发布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哪里,在乡下了吗?我自己来,好吗?”

www.cmfu.com发布
  “不可以!”为什么妈妈声音如此激动?

www.cmfu.com发布
  “妈妈,你怎么了?你们是在老家吗?我自己来,好不好?”

www.cmfu.com发布
  “好,小帆,你自己乘公交车,路上千万要小心,”是爸爸的声音。

www.cmfu.com发布
  “好,我知道了。”

www.cmfu.com发布
  我拿起外套直奔公交站点。现在,我终于能体会有些人,为什么会那么用力挤公交车。

www.cmfu.com发布
  今天真奇怪,很远,我就看到堂姐沮丧地在路口等我。

www.cmfu.com发布
  “堂姐,你是在等我吗?”我似笑非笑地向堂姐问道。

www.cmfu.com发布
  “哦,是的。”

www.cmfu.com发布
  “堂姐,你走神了。”我踩着久违的石子。

www.cmfu.com发布
  “奶奶死了!”

www.cmfu.com发布
  “什么,你说什么啊?”为什么,我还没有相信,就已经潸然泪下。

www.cmfu.com发布
  “奶奶,今天早上出车祸,死了!”

www.cmfu.com发布
  我没有感觉,真的,一点儿感觉也没有,我极力奔向家的方向,记不起天空是什么颜色,泪还未划过脸颊就已不属于我,可奶奶微笑的脸庞明明还依然存在。

www.cmfu.com发布
  “等我,奶奶!”

www.cmfu.com发布
  我跑到另一个房间,爷爷瘫坐在一旁,床里,我撩起白布遮住的......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

www.cmfu.com发布
  当我醒来,忍着头痛跑到另一个房间,看见桌子上围坐的一群人:爸爸,叔叔,还有陌生的一家人(应该就是那个凶手)。没有一个人不显示出痛苦与无奈。

www.cmfu.com发布
  大家都陷在痛苦的尴尬中,沉没许久之后,那个,应该是三个中女人的丈夫,男孩的父亲,先开口:

www.cmfu.com发布
  “不管你们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无条件答应。”

www.cmfu.com发布
  爸爸和叔叔都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www.cmfu.com发布
  “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也不想撞人,出车祸。”女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

www.cmfu.com发布
  “中国不是有法律吗?一命抵一命。”

www.cmfu.com发布
  叔叔的话似乎打浆了整个局面,那一家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一向沉着,冷静的爸爸,似卸了绳而又饥饿的马,无力而又茫然。

www.cmfu.com发布
  “条件,我不能让我妈就这样离开世界,我同意我弟弟的做法,一命抵一命。”

www.cmfu.com发布
  声音中颤抖而又懊恼。

www.cmfu.com发布
  “先生,如果打官司,你们是绝对赢不了我们的。只会增加不必要的事端。”他的声音中夹杂着不耐烦与不满。

www.cmfu.com发布
  “你们认为权势真的可以左右一切吗?”妈妈说出了大家心声。

www.cmfu.com发布
  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一家人是干嘛的,但从他们的态度,言行,穿着上,不难看出他们并非一般家庭。而且,那个男生的好像有点面熟。

www.cmfu.com发布
  那个男人的态度开始傲慢:“我只是认为这件事,用物质补偿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你们一定要制造一些不必要的事端与麻烦,我们也没有办法。”

www.cmfu.com发布
  “那就让我们法庭见吧!”爸爸的话结束了整个谈话。

www.cmfu.com发布
  三天后,办完了奶奶的丧事之后,我们回到了城市的家中。

www.cmfu.com发布
  一进门,我们三人的目光就不约而同地注视到那间原本为奶奶准备的房间,不经潸然泪下。

www.cmfu.com发布
  原本完美的家庭因为一件不该发生的事而破碎。而又有谁能为这件事做一个最正确的解释呢?其实,有些事是早就注定的,人力是无法改变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怎么摆脱,适应,或试图将它做得更好些。可当时却怎么也无法理解。

www.cmfu.com发布
  第二天,我重新回到了学校。

www.cmfu.com发布
  早上,从来也没有这么讨厌挤公车的感觉。我沮丧地走进学校。上苍似乎一点儿也没没感应到我家的悲剧,反而整个学校的气氛比以前更加好了。特别是女生们,个个容光焕发。

www.cmfu.com发布
  我走进教室,放下书包,发现班上还没几个人。我走出教室,来到我们“心夜文学社”的专用教室,我们叫它--心园。

www.cmfu.com发布
  站在心园的窗口,望着窗外稀稀落落飘零的落叶,原来,树也凄凉。

www.cmfu.com发布
  背后似乎有人敲我,是麦佳,知道我今天回学校,特意准备了热奶茶,却失去了往日纯真的笑容:

www.cmfu.com发布
  “小帆,再亲密的 人,也不可能一辈子在身边。世间就是这样,没有永恒,不是有句话叫作:让她潇洒地离去,不带走一丝哀愁,不在乎天长地就,只在乎曾经拥有。”

www.cmfu.com发布
  这是我认识的嘻哈麦佳吗?我为有这样的一个朋友而欣慰。面对她的用心良苦,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www.cmfu.com发布
  “谢谢,我没有那么脆弱。我相信奶奶不会怨我们那么晚才去接她,她一定在另一个国度开始新的生命,一段更幸福的命运。”

www.cmfu.com发布
  我重新转向窗外,秋天的树叶,还是纷纷落下......

www.cmfu.com发布
  “你能这么想我太开心了。”

www.cmfu.com发布
  “哦,对了,班上前几天转来了一位新同学,这位同学可不一般,不但家境非比寻常,人也特帅,全校女生都为他疯狂呢?就是冷漠了点。好了,我们回教室吧,现在已经上课了,第一节是数学课。”麦佳拉着我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www.cmfu.com发布
  走到教室门口,徐老师正兴致洋洋地说:“下面,请我们的新朋友,也是数学奇才来向我们说说对这个函数的看法。”

www.cmfu.com发布
  麦佳喊得“报告”打断了上课进行,当我抬头,发现站着的那位新同学,就是他,撞死奶奶凶手的儿子。

www.cmfu.com发布
  “天那,这不是真的吧?!”

www.cmfu.com发布
  “小帆,你回来了。我们每个人都要学会承受一些事,不管是开心,或伤心。现在,赶快坐好吧。”老师的安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楞了一会儿:

www.cmfu.com发布
  “是,老师。”

www.cmfu.com发布
  我回到了坐位,看得出,那人的惊讶并不少于我。

www.cmfu.com发布
  整一天,我几乎不敢看他。他在我们学校似乎很受欢迎,每当课间休息,或卫生时间都会有女生来献殷情。当我不小心跟他眼神对视时,心中充满不安与惶恐,奶奶的身躯也会因此更加清晰。

www.cmfu.com发布
  这天,我在空白,却有混乱的思绪中,魂不手涉地回到家中。怕爸妈让我转学,我没把这些事说出来。

www.cmfu.com发布
  吃饭时,爸爸妈妈好像有意对我回避官司的事。

www.cmfu.com发布
  “爸爸,奶奶的官司怎么样了?我已经成年了,可以知道这些事的。”

www.cmfu.com发布
  “小帆,你现在一定要好好学习。这些天,对你影响太大,你已经高二,不能分心,官司你就别关心了,好吗?”妈妈的话让我没有办法问下去。

www.cmfu.com发布
  这天夜晚,我怎么也睡不着。看着万家灯火与闪烁的星星在遥远天际连成一线,山有棱,天地合,乃己违人愿。有一颗移动的“星星”,准确地说是飞机,想到小时候的誓言:

www.cmfu.com发布
  奶奶,长大后我一定陪您乘飞机。飞翔在浩瀚的天空,飞到荷兰,看鲜花点缀的“天堂”。

www.cmfu.com发布
  “虽然,您现在不在我身边了,但我一定会带着奶奶的灵魂去实现的。”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只是到时,您一定不要忘记我。”

www.cmfu.com发布
  可是裴俊奇(就是那个害死奶奶凶手的儿子。)怎么办?他是杀死奶奶凶手的儿子。面对他,谈何容易?而且在一个班中,还好,他应该不是文学社的。

www.cmfu.com发布
  ......

www.cmfu.com发布
  好几天过去了,天空蓝的坦白。今天是星期六,下午是开放时间,学生可以任意选择喜欢的活动。

www.cmfu.com发布
  上午一放掉,我们班就挤满了女生,争着约那个人下午一起运动。当我想走时:

www.cmfu.com发布
  “白帆!”是他叫了我一声。我朝他看了一眼,我想,他大概是要解释,为他爸说一大堆推辞。我没有理他,拉起跟麦佳走出教室。就为他叫了我一声,那些女生便不分青红皂白充满火yao味。

www.cmfu.com发布
  “真受不了!”麦佳也开始埋怨起来。

www.cmfu.com发布
  我们在食堂随便吃了一点后,麦佳去见他爸爸拿东西,约好1点在图书馆等,一起去找学斌踢球。学斌是我们学校足球队的,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初中开始起就是同学。可是,事实上我和麦佳根本不会,是我想发泄一下。而且,我也喜欢踢球,奔跑在场上踢球痛快淋漓的感觉真的很棒。它可能让我们忘却心中的不愉,让疲惫的身心得到缓解。所以,足球真的是一种很好的发泄工具。

www.cmfu.com发布
  正当我想坐下开始要欣赏《简爱》时,裴俊奇坐到我边上。

www.cmfu.com发布
  “我们可以谈谈吗?”

www.cmfu.com发布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www.cmfu.com发布
  “可以吗?”

www.cmfu.com发布
  “我认为没有这个不要,因为根本就没什么可以谈的。”

www.cmfu.com发布
  “不一定。”

www.cmfu.com发布
  “是你爸爸撞了我奶奶,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你的说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www.cmfu.com发布
  “但是......”

www.cmfu.com发布
  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说实话,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www.cmfu.com发布
  我和买佳来到我们平时经常一起来的小足球场(这是我们自己命名的,因为地点就在真正足球场的边上,跟它一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看到学斌早就在那儿等候,还嫌不住,开始练球了。

www.cmfu.com发布
  为避免他们心中的顾忌,而尴尬,我先讲了“开场白”。

www.cmfu.com发布
  “好久不见,你家伙最近可好!”

www.cmfu.com发布
  学斌和麦佳差不多,看起来大大咧咧,是个爽直的人,而且,其实感情是很细腻的。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笑着说道:

www.cmfu.com发布
  “怎么样,有信心踢一场吗?我只守球,你进一个就算你赢,敢挑战吗?”

www.cmfu.com发布
  “你小心了--”我放下背包,强过球,直接跑了出去。

www.cmfu.com发布
  可怜了平时手快,脚快,嘴也快的麦佳,这回却没我快。噘着嘴,只有看的份,嘟哝几声便还是使劲地当起拉拉队:

www.cmfu.com发布
  “小帆,加油!踢倒学斌,加油,加油!--”

www.cmfu.com发布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我尽最大的力气奔跑在球场上。这几天来,对奶奶去世的悲伤,对和裴俊奇同班的尴尬,也许,我不该把他爸爸犯下的错牵连到他身上,但目前,我还无法摆脱奶奶走对我的伤害,无法面对一个与奶奶不幸遭遇有关联的人,把一切一切我都倾注在足球里。我闭上眼猛一踢球,完了,足球进了大球场了。球飞了,可我已经痛快好多。

www.cmfu.com发布
  “小帆,你哪里来那么大力气?”当学斌委屈地想去捡球时,一个人正拿着球向我们这边走来。

www.cmfu.com发布
  稍远处,一个身着一套白色球衣的人 拿着球向我们走来。是他,怎么会他?不过,他走路的姿势,远远望去真的很有魅力的。当他走进时,我终于第一次这样大胆地看他。他的脸蛋好俊俏,头发很有型,嘴唇不厚,特别是眼睛,那样的眼神很怪,似乎似曾相识。我现在终于能稍稍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会来追他。我想,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也会被他的外貌迷住的。

www.cmfu.com发布
  “他好帅!”麦佳忍不住脱口而出。

www.cmfu.com发布
  “你不会喜欢他吧?”

www.cmfu.com发布
  “死学斌,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是?敢来干涉我的事!”

www.cmfu.com发布
  “我只是试图讲出事实?”

www.cmfu.com发布
  他走到我面前,笑了一下:“是你的球吧?”

www.cmfu.com发布
  我不想从他的手中接过球:“哦,恩,是的。”

www.cmfu.com发布
  “你球不要了吗?”

www.cmfu.com发布
  “哦,球是我的。”还好,学斌跑出来替我解了围。

www.cmfu.com发布
  学斌和麦佳对我们这样的谈话有点不解,却也没多问。裴俊奇没走多远,便又转身走了回来。

www.cmfu.com发布
  “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吗?”他怎么会认为才没过多久我会改变我的想法。我没有作声。

www.cmfu.com发布
  “走吧。”

www.cmfu.com发布
  “哪里?”

www.cmfu.com发布
  我看得出学斌与麦佳惊讶的表情,可现在我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也不想解释。

www.cmfu.com发布
  “我呆会打你手机。”

www.cmfu.com发布
  “小帆。”

www.cmfu.com发布
  “没什么事,我回来再跟你们说。”他带我一直走向校门口。

www.cmfu.com发布
  “喂,现在还不可以离校。”因为我们学校有住校生,所以规定星期六下午4点才可以离校。

www.cmfu.com发布
  他朝我看了一下,好像偷偷笑了一下。“怎么办啊?门卫一定会拦住我们的。如果被班主任知道告诉家长,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我忐忑不安地想着。当我们还未走到校门口,郑也娜学姐好像在朝我们这边跑来。(郑也娜比我们大一界,所以我们都叫她学姐。她很时尚,长得也很漂亮,她应该算富家小姐,最主要的是她是我们“心夜文学社”的社长,我是副社长。所以我们也算熟。)

www.cmfu.com发布
  “俊奇,小帆!”

www.cmfu.com发布
  “学姐。”我也打了招呼,可他却一点儿表情也没有。

www.cmfu.com发布
  “俊奇,阿姨打电话给我好像找你有事。”

www.cmfu.com发布
  “我没空。”

www.cmfu.com发布
  “你们是要一起出去吗?”太好了,看来今天的谈话要泡汤了。

www.cmfu.com发布
  “哦,不是,学姐,我们没事,你们谈吧。我突然记起来还有事,我先走了。”我一点余地也没给裴俊奇留,便先转身离开了。

www.cmfu.com发布
  “阿姨”,难道学姐很早就跟裴俊奇认识了。现在已经不能去找麦佳跟学斌了。到哪里去好呢?不知道官司怎么样了,爸爸又不愿意对我说,其实,如果真的一命抵一命,奶奶那么善良,也不会开心的。他们遇到这种事,其实也很懊恼。如果真的是命运的安排,又有谁能解释它呢?我独自来到教学楼的顶层,我想,一个人的心胸如何广阔也比不上天空的广阔。已经是秋天了,看着徐徐飘落的枫叶,我想,校园一定是把活力悄悄的隐藏起来,让我们用心去发觉。只是,唯一能确定的是,这种力量并没有消失,只是暂时隐藏。

www.cmfu.com发布
  手表的时针已经指向4点20分,我回教室拿起书包准备回家。走出校门口是,是裴俊奇,难道他一直在这里等我吗?他又恢复了往常一样冷漠的表情。

www.cmfu.com发布
  “明天早上8点在爱尔兰咖啡厅,我会一直等你。”

www.cmfu.com发布
  他说话的口吻怎么一点儿也不像高中生。回到家,我还是没有勇气对爸爸妈妈说我又多了这样一位同学。

www.cmfu.com发布
  “小帆,明天星期天你打算干嘛?呆在家里吗?”

www.cmfu.com发布
  “不是,我去图书馆找资料。我要写一篇征文。”没办法,先找个借口。

www.cmfu.com发布
  “哦,关于什么的?”

www.cmfu.com发布
  “恩,关于抗日战争的。”妈妈,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www.cmfu.com发布
  早上,还很早,爸爸妈妈就去出差了,要两天后才能回来。我马马虎虎吃了早餐,到底要不要去。以他个性一定会等的,万一他是能说会道怎么办。真希望时间就此停住。可是,时钟好像跟我作对,很快,比平常快,就已经指向8点。当分针指向一刻时,我开始心软,谁叫我个性像妈妈。反正,事情也过去好几天,而且,爸爸也一点不向我透露官司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从他那儿了解点也好。

www.cmfu.com发布
  我拿起外套跑向咖啡厅,你可不要那么没耐心,才迟到一个小时就走掉了。

www.cmfu.com发布
  我喘着气,推开了咖啡厅的门,一进去,就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贵宾席上,这个家伙。

www.cmfu.com发布
  看到我进去,他那是什么表情啊?看到我气喘吁吁的坐下:

www.cmfu.com发布
  “你早上去做运动了吗?”太没礼貌了吧。

www.cmfu.com发布
  “是啊,绕城市跑了一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该听的我会听的。”

www.cmfu.com发布
  “我不希望大人的事影响我跟你的友情。”

www.cmfu.com发布
  “什么,难道你是冷血动物吗?只要有关系,就不可能没有影响。”

www.cmfu.com发布
  “那你是承认我们之间有友情?”

www.cmfu.com发布
  这家伙干嘛啊,好端端扯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你很无聊哎。”

www.cmfu.com发布
  “还有,官司的事。你叫你爸放弃吧!你们是绝对赢不了我爸的。”终于听到我想听的话了,“即使法官判是我爸撞死你奶奶,我爸也不可能坐牢,更别提一命抵一命!”他的表情和语气好像并不是向着爸。不过,他说得并不痛快。

www.cmfu.com发布
  “我问你,现在官司到底打到什么程度了?胜利是向着哪边?”

www.cmfu.com发布
  他好像对我的一无所知感到惊讶,却马上就恢复了,好像立刻就明白了:“我不了解现在胜利向着哪边,但我敢确定最后胜利的一定不会是你们。”他脸上也没有太大的喜悦,真搞不懂。

www.cmfu.com发布
  “那你今天到底想对我讲什么?”

www.cmfu.com发布
  “我想我现在没有必要对你讲了。”

www.cmfu.com发布
  “为什么?”

www.cmfu.com发布
  “因为......你爸爸妈妈还不知道我们是同学吧。”

www.cmfu.com发布
  “是啊,我不想告诉他们。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www.cmfu.com发布
  “没有,我只是不想跟你成为一对冤枉的敌人。我们去玩吧?”

www.cmfu.com发布
  “不要,我跟我妈妈说去图书馆。更何况,我可不会跟你单独出去。”

www.cmfu.com发布
  “你好!我叫裴俊奇,是刚转来的学生,之前在美国上学,见到你很高兴,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接着他伸出手。

www.cmfu.com发布
  “干吗?”

www.cmfu.com发布
  “做朋友就要握手,在美国是要拥抱的,你选择吧?不选就是胆小鬼。”

www.cmfu.com发布
  “喂,你好!我叫白帆。”也许在美国生活的孩子真的要不一样,直到我伸出手我还是胆怯。这还是我第一次握男生的手,真是太浪费了。

www.cmfu.com发布
  “你妈妈会去图书馆找你吗?”

www.cmfu.com发布
  “那倒不会,他们去出差了。”

www.cmfu.com发布
  “你手机可以借我一下吗?我的没电了。”

www.cmfu.com发布
  我把手机借给了他,没想到又被他耍了。他拨通了麦佳和学斌的电话号码,并让他们在12点在这里见。我想,他们肯定会误会我了。真是的,事情怎么会这样,真后悔早上的心软。

www.cmfu.com发布
  “走吧。”

www.cmfu.com发布
  “哪里?”

www.cmfu.com发布
  “图书馆,我也要去找本书。”

www.cmfu.com发布
  “你......”

www.cmfu.com发布
  “干嘛?不相信吗?我也是个勤奋的学生。”

www.cmfu.com发布
  来到图书馆,由于没有什么准备,便又拿了《简爱》,把它看完也好。在我看的过程中,裴俊奇出奇地安静。我把剩下的50页看完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简战胜了命运,幸福地和她的爱德华生活在一起。这就是我所要的结局。简的命运如此坎坷,如果没有一个美满的结局,我想我自己也得郁闷一阵子了。咦,裴俊奇呢?他坐在我边上,我居然一点儿也没发觉。没想到,他说的是真的,他原来真的不是那中纨绔子弟。他居然在看《逻辑数学之应用》,这好像还不用我们学。他也太专注了吧,我看了他那么久,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没办法,总不能打扰他学习,我只得在一边乖乖地等。他到底是属于哪种类型的人,我追求完美,但不相信世上有完美的人。我托着下巴,可能昨天又没睡好,居然进入梦乡。

www.cmfu.com发布
  当我醒来时,他好像在看我。这下糗大了:“我把它看完了,看到你还在认真地看,所以......”

www.cmfu.com发布
  “我们去吃午餐吧,你想吃什么?”

www.cmfu.com发布
  “泡面。”

www.cmfu.com发布
  “难怪身体不好,就知道垃圾食品。不过,这儿有这种餐厅吗?要不我们去吃拉面吧。”

www.cmfu.com发布
  “还不差不多,自己也吃垃圾食品。”我跟在他后面,心中还是有中不安的感觉。

www.cmfu.com发布
  “奶奶,我不是要和他做朋友,只是在一个班中,相处是在所难免的。而且,他也并没有做错什么。”

www.cmfu.com发布
  “你一个人低低咕咕说什么啊?你怎么老这么慢啊,我可不想站着吃。”什么人,从来没人这样指责过我。

www.cmfu.com发布
  “那你先去吃好了。”刚认识就那么没礼貌,但最后我们还是一起来到了拉面馆。还没到午餐时间,这里的人便已经很多了。光是队伍就有3米长。怎么办啊?想吃东西也这么难。不过,看看裴俊奇那模样也不像排队的料。虽然是他提出来这里,不过现在,为难为难他也好。

www.cmfu.com发布
  看他满脸的无辜像,不,正确说是不满的表情,如果是朋友,也许我会手下留情,只可惜不是。哎呀,我什么时候变得会整人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吃到了拉面。

www.cmfu.com发布
  “这是我吃得最辛苦的午餐。”他不满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一点。

www.cmfu.com发布
  已经12点15分了,当我们赶到爱尔兰咖啡厅,麦佳和学斌已经在那里等了。这下完了,对一个毫无相干甚至有敌意的人被误会成朋友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啊。

www.cmfu.com发布
  “麦佳,学斌我们走吧。”

www.cmfu.com发布
  “不是说好一起去玩的?”哪里有过这样的约定啊,“不是你说不和我单独出去的,所以我才叫他们一起来的。”

www.cmfu.com发布
  没办法,麦佳已经投向那边,学斌中立,少数只有服从多数。他们说要去K歌和溜冰。唱歌还好,但是我想溜冰对我而言只有看的份了。

www.cmfu.com发布
  中途经过百货商店的时候,我记起来要买一支钢笔,我们便进去了。进去之后,商店里的人都特礼貌,有的甚至还向我们鞠躬。

www.cmfu.com发布
  “小帆,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人怪怪的,我们是不是被跟踪了?”

www.cmfu.com发布
  “你别吓我,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被麦佳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开始发慌了。

www.cmfu.com发布
  当我选中了一支钢笔,准备付钱时,一位看起来好像是经理的向我们走来。

www.cmfu.com发布
  “小帆,大事好像真的不妙。”学斌似乎也感应到了。

www.cmfu.com发布
  那个经理一步步向我们逼近,“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麦佳像安慰我们地说道。

www.cmfu.com发布
  “少爷,不知您今天会来,请原谅!”他莫名其妙地说些什么啊。

www.cmfu.com发布
  我想我们是忘记了跟我们一起来的还有裴俊奇。我们不约而同地把表情移到他身上,看他从容的表情,就应该是在叫他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松了一口气。

www.cmfu.com发布
  “我只是陪同学来买东西。”不愧是小老板,说话是语气马上就变了。

www.cmfu.com发布
  “小姐,你直接拿去吧。我会帮少爷处理的。”

www.cmfu.com发布
  “谢谢,不用了,我是要自己买的。”

www.cmfu.com发布
  “走吧。”裴俊奇头也不回地直向大门口走去。

www.cmfu.com发布
  走出大厦后才知道这座大厦是他家的,我们都知道他家有钱,没想到那么有钱。难怪他说 我们家的官司不会赢。

www.cmfu.com发布
  下午,我们首先来到了溜冰场。这里跟外面真是两个世界,由于我平时不喜欢运动,所以很少来这种地方。我坐在一边,看着场上自由滑行的人。他们的喜悦好真实,即使摔跤,脸上还是挂着笑容。也许是被他们的开心传染了,我也有一种溜冰的冲动。

www.cmfu.com发布
  “一起去吧,我可以教你?”是裴俊奇。

www.cmfu.com发布
  “可是我从来也没有溜过,我会连累你也摔跤的。”

www.cmfu.com发布
  “没有关系,我是高手,谁也没有办法让我倒下。”

www.cmfu.com发布
  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脚底装着轮子滑行的感觉。那是一种尝试,一中种新鲜,更是一种释放。因为是第一次,我刚开始只敢扶着栏杆慢慢前进。忽然,一个陌生人突然将我撞倒。那样的疼痛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尝试到。我艰难地爬起,终于领悟到,不管什么事,要成功,就得先付出。

www.cmfu.com发布
  当我们走出体育馆,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可他们反而更加活力四射。他们马不停蹄地来到了下一个节目的场地,因为摔跤而疼痛的关系,可怜平时爱唱歌的我,不能尽兴地唱。我最后还是唱了最喜欢的《Lydia》,《我们的爱》,这回他们他们可比不过我了吧?麦佳唱歌只会瞎起劲,而学斌五音不全,只有当裴俊奇唱时,又给了我们心灵的震撼。还以为数理化好的音乐细胞会全无呢?他唱的《边走边爱》居然一次也没跑调,还有一点谢霆锋的感觉。我们三个都看得,听得目瞪口呆,他也太让我们意外了。

www.cmfu.com发布
  今天,裴俊奇带给我们很多意外。原来,他没有表面冷漠,也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难以相处。可能是我开始就带着偏见。

www.cmfu.com发布
  分别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其实,发生交通意外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www.cmfu.com发布
  接着,他便转身走了。我想喊住他,可他并没有理会。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见过,也许是他瞎搬的,他不是从美国回来没多久吗?

www.cmfu.com发布
  这天夜里,我又来到了梦中花园:奶奶开心地在天空向我笑,花园也不再萧条,我有隐隐约约看到那个背影,只是有点模糊。

www.cmfu.com发布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虽然家长们不知道。我和俊奇从敌人变成好朋友。不仅是我们俩,我,俊奇,麦佳,学斌都成为了好朋友。当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也娜学姐有时也会来参加。她跟俊奇好像之前就已经认识,而且他们两家人好像也很熟,因为我们偶尔会听到学姐跟俊奇讲家里的是,只是俊奇好像不太愿意提起。还有,虽然不明显,但我们仍然可以 感觉到学姐对我们的态度在改变,而且,俊奇在与不在,她会两个模样,所以我们更加肯定他们两个之间有秘密。

www.cmfu.com发布
  还有,我家和俊奇家的纠纷似乎愈演愈烈。正如俊奇所说的,我们家官司输了,我爸很不情愿地接受了家的物质赔偿。我爸爸对此不开心了好一阵。还好,这事并没有影响到我和俊奇的友谊。接触了才了解,俊奇内心并没有贵人的傲慢,相反,他很重视我们大家之间的友情。

www.cmfu.com发布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