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西关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上班之日(下)

西关往事 王阿斗儿 2197 2019.03.14 22:46

  今天是个阳光不怎么明媚的日子,空气中充满了汽车尾气和路边兰州拉面的味道。

  马路上有各种各样的车,唯独没有马车。这天下之车,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要是没有了利益,这马路上或许会安静许多。

  外面呼啸而过的西北风用了一秒的时间就把我花了半个小时定型的头发给吹得乱七八糟,我之前本想下定决心理个锃光瓦亮的光头的,但是理发师傅好说歹说地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理发师一脸认真地以菩萨心肠的口吻给出了个似乎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兄弟,你这面容其实长得已经是有点说不过去了,戏剧里‘生旦净末丑’的丑角都有可能比你帅,你这再剃个光头就没法出门了,总得照顾照顾路边吃瓜群众的感受不是?人家吃完了瓜再瞅你一眼,准得吐出来。得,这瓜就白吃了。”

  我以昂首挺胸的姿势站在路边等一位重要的客户,两分钟后,我选择了坐在狮子雕像的头上等。

  我这人吧,能躺着赚钱,那就不坐着;能坐着赚钱,那就不站着。

  “哥们,需要服务不?”旁边的一个穿着一身白衣像个白无常一样的人搭讪说。

  我疑惑地看了看他那满脸的络腮胡:“大哥,咱俩这性别也不匹配啊,服务啥。”

  只见那位壮士拍了拍胸脯说:“鄙人张麻子,在坟场里跪着挣钱。”

  “哭坟的啊?”

  “正是。家里最近有人去世没,我活不错的,哭得很逼真。留个名片吧,我看你印堂发黑,以防你不测。”说完,他粗壮的大手从屁股兜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小卡片来,然后扬长而去。

  望着他那远远而去的虎背熊腰,我不禁感叹万分,原来跪着也能赚钱。

  今天我等的客户十分重要,是西关市500强企业的董事长,该企业排名比较靠前,位列第498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董事长以鸡出名,养鸡、杀鸡、卖鸡,相关鸡产业服务一条龙,连乌鸡白凤丸也有的卖。

  在我天马行空的想象里,他应该是开着限量版的劳斯莱斯,以一个急刹车的方式停在我的面前,将我吓得屁滚尿流之后再友好地和我握手。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竟然是坐着轮椅车来的。

  狂风大作,他空空荡荡的裤子被吹了起来。

  起初,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冒充的,但是他连“上句是天王盖地虎,下句是小鸡炖蘑菇”的暗号都对上了。

  “我注意到你在盯着我那限量版的高科技轮椅看,”企业董事长边说边按了下电梯关门的按钮,“你想听听我健步如飞的时候的故事吗?”

  “那就洗耳恭听了。”我站在他旁边恭恭敬敬地说。

  “那是2002年刚下的第一场雪,我和几个面和心不和的酒肉朋友去阿尔卑斯山上滑雪。我脚上绑着唐老鸭脚趾般的木板,像飞人那样滑下了山,突然间有个告示牌提示前方危险,我当时还在思考有什么危险的,是有野生大熊猫还是食人魔?结果我滑过去才发现是悬崖,而我直接掉了下去……你想听听更丢人的部分吗?我掉下去时,试着挥动手臂,希望像鸟儿那样飞起来……结果没能飞起来,医生不得不给我截了肢……那两条断腿一直放在了我家冰箱里,以求每天给我些人生警告。”

  一脸平静的企业董事长平静地讲完了他的故事,没有一丝的波澜。

  他办完事情后就滑着轮椅离开了事务所,临走前还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耶”的手势,后来我也再没有遇见过他。

  我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办公室,刚一进门,埋头啃大鸡腿的云星边咀嚼边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老王,奶牛没奶的时候就不会被喂草了,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将它拖出去然后对准它的脑门来一枪。这种行为由什么成语来修饰合适?”

  “呃……卸磨杀牛?”

  “我觉得成,”超级肥胖的云星缓缓地朝我走来,他每迈出一步都让我产生这楼会被他踩塌的错觉,他将啃的只剩骨头的鸡腿往窗外一扔,楼下顿时就有了两只野狗抢骨头的狗吠之声,“我想保持个好的体型,而不是人们一看到我就会想到胖葫芦。我的野蛮女友也无时不刻地期待我减肥成功,她希望跟我一起旅行坐飞机的时候不担心飞机会坠落,也想和我坐同排。现在我一坐下去,飞机的三个座都是我的屁股。所以,你愿意与我一同去健身中心减肥吗?”

  “那不知健身的钱谁出呢?”

  “当然是我了。”云星朝我挥动了下“巨无霸”式的手臂,然后随手又从微波炉里掏出了一个加热过的大鸡腿。

  戴着啤酒瓶底般厚眼镜的博士正一丝不苟地在桌上写经济报告,唯一的其他活动是从他办公桌上那粉色小猪佩奇的罐子里拿臭豆腐牌的饼干吃。

  提到博士的办公桌,那可就讲究了,这张八仙桌是请出生在民国的木匠大师专门给定做的,足足花了八块钱。

  “一分钱一分货”的物价守恒定律似乎在这张桌子上不起作用,那叫一个结实,大胖子云星一屁股坐上去,这桌子都不会发出快要散架的“吱吱”的响声。

  博士桌子上还摆着五瓶药,从左到右分别是维生素A到维生素E,其实人体所能吸收的维生素剂是有限的,买的这么多,只是相当于买了一堆昂贵的尿液原料。

  我曾建议过博士不要去厕所排尿了,楼下的花花草草更需要一些施肥。

  办公室里除了云星、博士之外,还有一位说话总是夹杂着七分调戏,外加三分挑逗的女性——天娇。

  有次我抱怨事务所配发的钢笔太细,天娇接话道:“男人抱怨最多的总是嫌不够大、不够粗,除非是结石或肿瘤,你就不会再听到这种抱怨了。”

  77块,78块,79块,再加上半块。天花板上总共79块半的瓷砖,不知道另一的半瓷砖是不是在隔壁的女厕所里?上班时无聊的我开始思考如上的问题。

  人总是会在无聊的时候找一些乐子,有人去烟气缭绕的棋牌室里赌博,有人去朋友圈里发美颜过的自拍,有人带着凤凰传奇的歌去跳广场舞,有人在地下室放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录像带,有人去黑社会那里购买冰毒……

  那么究竟是冰毒可怕呢,还是无聊更可怕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