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记忆的旅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别

记忆的旅路 泪的归途 3635 2021.03.02 00:13

  “亨利,能听到吗?”查尔斯急切的问道,但从查尔斯的水晶球中传出来的只有喘息声,以及,剑挥砍的声音。

  “亨利!能听到吗?”查尔斯不断的询问,这时,查尔斯并未察觉到他的水晶已经多出了一到口子……

  “扑哧扑哧……”的奔跑声在森林徘徊(因为前面下过雨,加上森林潮湿无比所以路上会有些积水)

  “阿尔伯特,你不是可以感知吗?你的雇主亨利可能在某个村子里”查尔斯对阿尔伯特说道。

  阿尔伯特从腰部拿出他的匕首“血脉”(匕首名字,阿尔伯特有给武器取名的癖好),阿尔伯特用匕首在手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来吧,让我看看你在哪,啊,嘶~”阿尔伯特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了此时的阿尔伯特有多疼。

  阿尔伯特慢慢的闭上眼,大脑中的画面一片漆黑,这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阿尔伯特猛的睁开眼,眼前是亨利正在快速的向着某个方向走着。

  “找到你了~”阿尔伯特放回了手中的血脉,反而取下了背后的一把远距离单发步枪“天使的葬礼”(至于为什么那个时代背景还会有这种武器,后面会讲到)

  “老伙计,我们……很久很久没有一起作战了呢”阿尔伯特发出一阵苦笑。

  ……

  某个女人:“嘿!你认为我们这种职业还可以存活多久?”“可能明天就结束了或者后天,或者很久以后…我不知道……”阿尔伯特脸红的回答道,显然,阿尔伯特很害羞……

  ……

  “砰!”一声巨大的枪声在房间里四处碰壁,“啊!”听声音貌似是一个女人中弹了,然后是倒在木板上发出的沉重的声音……

  “砰!”,“砰,砰”,“砰……”巨大的枪声覆盖了近20公里(重机枪声音最大,空气中枪声大约可以传到25公里,转自百度)

  阿尔伯特蹲在那个女人的身边,“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啊…”女人说完并且发出来一声轻轻的笑声,阿尔伯特感受到肩膀一个东西靠了过来。

  他知道那是什么,但又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个,眼泪倔强的从眼角涌出……

  ……

  “唉,似乎就十几年了呢,呵”阿尔伯特一声苦笑看着枪说道:“不知道,我们两个谁先走……”(阿尔伯特一直不能接受女友的死,常常将这把枪比作女友,故枪名中的“天使”代表着阿尔伯特的女友)阿尔伯特一边经跟着亨利一边回忆着那个女人,那个深爱着的女人……

  几分钟后,亨利从阿尔伯特眼皮子底下消失,阿尔伯特手臂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就是这么?”

  “玛丽,找到你了,你很快就安全了,我们只要等到帮手来接我们就行了,放心吧哈哈”亨利有气无力的对着玛丽说道。

  ……

  “扑哧…扑哧”亨利一路狂奔来到这个村子,“玛丽,我来了”亨利取下剑小心翼翼的在村子里搜寻着玛丽的痕迹,亨利发现,村子里面多出了很多尸体,而且都是在屋外面,“这里发生了什么?”亨利有点不敢相信

  一阵阵沙哑的低吼声传入亨利耳中,地上的尸体也一个接一个的爬了起来,但由于尸体们的行动缓慢,所以亨利将他们一个个的砍倒在地“呼~好多”亨利还没走几步。

  “啊~~”沙哑的声音再次传入亨利耳中,倒地的尸体又爬了起来,这次,他们的速度更快……

  ……

  再次爬起来,这次长出了长长的獠牙。

  不断的重生,不断的重生,不断的生长,尸体们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尸体们现在要面对的是血淋淋的亨利·史威特

  就当亨利以为自己会死在不停重生的尸体群里面的时候,远处的一个房间传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尸体们开始冒出一股股白烟,和之前一样,尸体就这样一个个的倒在了亨利脚下。

  亨利拖着血淋淋的身体,忍着疼痛,推开了眼前的一扇门……

  玛丽悬浮着,肢体不断留着鲜血,亨利跑向玛丽,大幅度的运动使得身体好几处伤口被撕的更大。

  “啊…!嘶…”亨利摔倒在了玛丽面前,“啊,就差一点啊!”地板被亨利和玛丽的血染成了深红色,“亨利!能听到吗?”亨利隐隐约约听到了查尔斯的呼叫声,但疲倦的他已经晕死了过去。

  “亨利,亨利,亨利!快醒醒,你不能就这样放弃啊!”“母亲,我…我…似乎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呢,呵,也许我可以趁此睡会儿”亨利有气无力的说到,仿佛像一个渴望睡眠的孩子。

  “亨利,难道,不愿意替母亲报仇了吗?”尤利娅表情很疑惑,或者说凝重。

  尤利娅看着流着血的玛丽说道:“亨利,这个女孩是你恋人,还是你朋友?”“母亲,她是我朋友,还不让人省心,唉~”“一直流着血……很快就死了吧!像我一样,也是在你面前死去……呵呵”尤利娅微笑着对亨利说。

  “你认识他吗?我的小亨利”尤利娅指着门口“不认识,可能是查尔斯找到帮手吧”亨利的困意似乎让他无法思考

  “wow~wow~wow,抓到你们了”阿尔伯特并没有被眼前的玛丽给震惊到。“他似乎不怕呢”尤利娅坐在亨利旁边看着阿尔伯特。

  阿尔伯特凝重的眼光看着玛丽,自言自语道:我以前在一个老人那听说过这个,但那老人似乎已经……

  阿尔伯特从身上掏出一瓶红色的药品在灶炉边工作着,“那个老人说,要龙血,要……啊,真是麻烦”

  “看呐!他正在救那个女孩,看来我的小亨利的恋人要被抢走了呢哈哈”“母亲你就别开玩笑了,让我睡会儿”“不行哦,亨利,你睡了的话……就会……”

  亨利被迫和尤利娅看着忙碌的阿尔伯特,大约半个时辰……

  “完成了,嗯……让我想想,好像要倒在她身上……”

  “亨利,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哦~不能就这样离开”尤利娅严肃的告诉亨利,“母亲,你老是这样说我,我能有什么使命嘛!”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打破了寂静,尤利娅化作无数个玻璃碎片“亨利,好好的活下去…可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了”尤利娅哭泣的说到,尤利娅的哭声也越来越小……

  亨利静静地躺在地上,疼痛感刺激着他,但亨利仍然没有力气站起来,脑海里时不时冒出母亲的最后一句话,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一个黑色气体形成一个人的模样,此时玛丽已经从空着掉落在地上,“至少没有流血了,看来药的作用很大”阿尔伯特愉快的说道,“好了,该教训一下这个小动物了……”

  黑雾已经完全形成一个清晰可见的人样,黝黑的皮肤,脸上有五六处用针缝过的伤口,仅有的几缕头发搭在肩膀上,身上数不清的被撕咬过的痕迹。

  “wow~wow~wow,看来死的时候很痛苦呢,那这次,就让你死的痛快些吧”。

  黑色的怪物已经向阿尔伯特展开了攻击,六七只手伸向阿尔伯特,阿尔伯特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猎人,自然的躲开了手臂的攻击。

  阿尔伯特迅速换上老人给他的特殊子弹,“来吧,老伙计,让我看看你的威力…”,“砰!”一声巨响如几十年前那声枪响差不多。

  “要是当时…中枪的不是你……”在阿尔伯特分神的一瞬间,人形烟雾重重的抓了一下阿尔伯特,阿尔伯特胸口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傻孩子,打哪不好!”阿尔伯特拿出重型左轮“月”放在不断流出血液的伤口上,直到整把枪被染黑,变对准人形烟雾头部造成了一击重创。(那个……放伤口上纯装b,各位就别意淫些有的没的了233)

  烟雾人形的头部被打散,幸运的是他并不能愈合……

  阿尔伯特掏出匕首一直追着烟雾人形砍,同样,阿尔伯特也多了很多处伤口……

  半个时辰后……

  “能起来嘛?”阿尔伯特低着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亨利,“嗯…应该可以”

  阿尔伯特背着玛丽朝着来的方向走,亨利跟在后面,走之前,阿尔伯特将整个村子烧了……

  ……

  ……

  “查尔斯怎么没来?”亨利在后面好奇的问着,“他走了!”“走了?”亨利明显很吃惊,“嗯,当时查尔斯正准备离开拉迪亚斯,却刚好遇见了你们”

  “当时他看见你们倒在荆棘林,就把你们带去旅馆去休息了”“在靠近我背上的这个女孩的时候,他的水晶球一直闪着危险警告指示,查尔斯就把他带到先知那去了”

  “什么先知?我没记错应该是巫医啊!”亨利不解的问到,“那是骗你的,先知担心某些问题,所以……之后伪装成被袭击……”

  “那个先知什么来头?”亨利越来越多的疑问,就像之前面对玛丽一样。

  “我也好奇,据说这个先知已经上百岁了,我刚到拉迪亚斯的时候,他说他在拉迪亚斯住了一百多年,他甚至说过,以前在老拉迪亚斯的广场救过几个人,很扯淡”

  “巫医…哦不,先知,先知和查尔斯走了吗?”(亨利说的,怕有的分不清233)

  “嗯,先知在你和查尔斯去寻找龙血的时候就走了,后面你们遇见的只不过是一具傀儡”

  亨利渐渐觉得后背发凉,他不清楚这个先知到底有多强,以后会是友军吗?

  “这封信是先知留给你的”亨利接过信的同时,他们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旅馆。

  “你们可以休息会儿,你们随时可以离开继续你们的冒险,两个小毛孩哈哈哈”

  “您不和我们一起吗?”亨利惋惜的问到,“我离开了,谁还来保护这?虽然有士兵,但他们只为皇家做事,人民得不到好的保护,所以我不能走……”

  “嗯……谢谢你的帮助,真希望您能和我们一起!”

  “下次一定”说完,阿尔伯特就离开了,但亨利还是听到了一个声音传来“阿尔伯特·塔姆”

  次日一早……

  “亨利,走吧!”玛丽活蹦乱跳的叫着亨利,“来了,你看你急得跟猴似的”“你才是猴”

  远处传来阿尔伯特的声音,“你母亲没教过你吗?这里不能乞讨,要乞讨去城北,你在这乞讨是想被砍么?”

  “亨利,那个人好霸道啊,没人管吗?”“呵呵,你管好自己吧”亨利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拉迪亚斯,那个表面人民都很幸福的城堡。

  “再见了…阿尔伯特先生…”“嗯…阿尔伯特是谁啊?亨利”“一个真正的人民英雄,”“奥~那他一定很温柔吧,要是他在的话,一定会好好教训刚刚那个恶霸的,哼”

  ……

  “亨利,我是你之前见到的巫医,相信你已经知道我真实身份了吧?哈哈,一定是阿尔伯特告诉你的,你的朋友身体里的那个人……我认识,我的出生地就是那个村庄,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物”(信封后面部分被撕掉了)

  ……

  ……

  一个人慢慢合上了书,“朋友们,这就是他们几个刚开始相遇的故事,啊!”

  看了看周围……

  “呵呵,看来,只有我一个人了啊~”眼泪从这个人的眼角中流出……

举报

作者感言

泪的归途

泪的归途

急着更,可能错别字一堆,还有我的小学文化水平的标点符号用法,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至少我对我的水平还是有点B数233(小声bb)

2021-03-02 00: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