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辞行温府

宁家娇妻 尽长欢 2003 2019.07.17 20:20

  沈然兮醒来时,发现自己抱着宁珩简紧紧的,一起躺在了床上。

  昨晚,宁珩简抱着沈然兮在池中泡了半个时辰,见沈然兮无异后便赶紧带赶她回封正院,让素央帮她沐浴,换衣,而自己则顾不上身上湿漉漉的,先跑去熬了一碗姜汤,送去了沈然兮的房间后才回房沐浴。

  沐浴完,擦干净头发后,又因为不放心,再次回到了沈然兮的房间。

  一进门,便看到他可怜的小姣姣正拿着被子裹着自己,缩在床上的一个角落里颤抖着。

  看到宁珩简,沈然兮就把矜持什么的完全给抛在脑后了,直接光着脚,跑下了床,抱住宁珩简,哭了起来。

  宁珩简看沈然兮哭的这么伤心,心在滴血,想着今日害了姣姣的人,自己定当一个都不会放过。

  宁珩简看沈然兮光着脚,怕这样会让今晚已经在池中泡了半个小时身体已经够着凉了的沈然兮更加雪上加霜,便抱起了沈然兮,坐到了床上。

  沈然兮抱着宁珩简一直在哭,直到哭累了,闻着宁珩简身上的檀香味安心的睡了过去。

  宁珩简见沈然兮睡着了,便把沈然兮抓紧自己衣服的手松开,让她好好的躺在床上,不料刚帮她盖好被子,想离开,沈然兮却从梦中惊醒,拉住了宁珩简的衣袖,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走。

  宁珩简只好留了下来,坐到了床边。

  这次,沈然兮紧紧的拉住了宁珩简的手,确定他不会再走了,才安心的又睡了过去。

  后来,两个人为什么抱着睡在了一起,宁珩简是真的不记得了,更不必说有宁珩简在,觉得十分安心,睡的迷迷糊糊的沈然兮。

  沈然兮看着宁珩简就睡在自己的身旁,见他还没醒,便近距离观看起他的盛世美颜来,边看着还忍不住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宁珩简的额头和鼻子。然后往下看,看到了宁珩简的唇,突然想到了昨天自己想干却没有干成的事情,脸猛地一红。

  赶紧闭上了眼睛,躺下,翻身,睡到了一旁不敢再去看他。

  宁珩简其实早就醒了,在沈然兮翻身时便睁开了眼睛,看着沈然兮的小举动,笑了一下,下了床,说道:“我让人去准备早膳,顺便收拾一下行李,我们中午就离开,出发去梅花庄。”

  沈然兮被宁珩的话吓了一跳,莫非神仙哥哥知道自己刚刚的小动作?不会的,肯定不会。沈然兮闭着眼假装自己还没有醒,不去回答宁珩简的话,心里却暖暖的。

  ******

  玄机子自然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恐怕他这徒儿是连温家所有人都记狠上了,他说中午要走,自己自然不敢反驳。

  但出了这种事情,玄机子觉得他还是要安慰一下自己的老友的。可是没想到却被温太爷不想见他,让人把自己给挡在了门外。

  温太爷觉得自己教子无方,出了这种事情,特别的丢脸,所以不愿见玄机子。

  玄机子只好留下了一封信,让仆人转交,然后离去。

  这信是玄机子写来邀请温太爷下个月前往梅花庄参加自己妻子的寿辰宴的。

  玄机子来到门口时,众人已经在等他一人了,而出乎意料的是温大爷和温浩竟然亲自前来送他们离开。

  引得门外的百姓纷纷在推测车上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值得温家家主和温家少主亲自恭送。

  温大爷和温浩看着他们一行人的马车走远了,已经见不到踪迹了才转身回府。

  ******

  前往梅花庄的行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自然是要补充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的。

  宁珩简让沈然兮坐在马车上等他,自己则带着轻一去置办些干货。

  路边正摆着摊的一个老婆婆看到向这边方向走来的公子的装扮,非富即贵,出声道:“这位小相公,来看看老身自己做的簪子吧,给家里的夫人捎一个回去,保证尊夫人会开心。”

  宁珩简对老婆婆的称呼很是满意,扔下了一颗小小的夜明珠,示意轻一全部带走。

  这可把老婆婆给吓了一跳,这夜明珠虽小,却是可以买下整条街的了,连忙道:“用不了这么多,用不了这么多。”

  轻一自然是知道主子的脾气,给了出去的就断没有收回来的可能,说道:“老人家,你便收下吧,拿去开一间铺子,以你的手艺铺子肯定会大红大火。”

  老婆婆听了特别的感动,这年头,好人不多了,想着,从摊子的暗格里拿出了一个青白瓷印花卉盒,交给了宁珩简说道:“这并蒂莲指环是我家的家传之宝,花开并蒂莲,人结百年好,可惜我此生并无婚嫁,这对指环如今便赠与小相公,希望小相公和尊夫人白首契,共偕老。”

  宁珩简觉得手上的盒子的分量很重很重,微鞠躬,道了声谢,方离去。

  每走多久,便有一小乞丐故意撞了过来。

  只见小乞丐快速的将一封信塞进了宁珩简的衣袖里,说了一句,“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然后就跑了。

  街上的人便当这是个疯疯癫癫的小乞丐,没有过多的在意。

  而宁珩简和轻一的脸色却有些凝重。莫不是金陵出了什么事才好。

  原来,这小乞丐刚刚说的话实则是一暗号。

  宁珩简有一组织是专门为了收集情报,发送情报所建,平日里便由尹初负责接头和暗中培养人才,再分散去各地,以防各地有什么重大的灾情发生,却被当地的昏官给压下,知情不报。

  组织里的人交接信息的暗号则正是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

  这次小乞丐此举是因为上头有人吩咐他,把这封信交到宁珩简的手上。小乞丐已经在这出关的必经之路等了五天了,才发现了上头给他看过画卷之人。

  信是尹初写的,尹初除了想告诉宁珩简他交代自己的事已经办妥了外,还想向宁珩简禀告华阳夫人一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