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下次,不要遇见我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534 2019.07.08 21:25

  这雨突然就毫无预兆的下了起来,对已经在太阳底下跪了两个时辰的婢女来说却是种解脱。

  趟在贵妇椅上的宋伶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被雨打湿了全身,湿漉漉的头发遮住了她原本那张勾人的脸,现在只剩下了狼狈的女子,心情甚悦。

  没过不久,婢女便真的承受不住了,晕了过去。

  “夫人,这怎么办好。”一老嬷嬷担心的说道。

  她担心的自然不会是这个已经晕了过去的婢女,她担心的是自己的主子,承安伯夫人宋伶。

  她是不赞成夫人这么做的,这婢女不过是脸长的好看了些,伯爷最多就稀罕一段日子,也就过去了。

  而夫人却趁伯爷不在府,把伯爷昨日才临幸过的婢女叫过来受罚,只怕伯爷知道了,会引起伯爷的不爽。

  “怎么,难道我连处罚一个婢女的权力也没有吗?”宋伶用手撑着头,看不出她的心情如何,质问道。

  “妒妇,是谁让你碰我的人的。”宋伶刚说完,便有个人大喊道,只听声音,便能知道这个人现在很生气。

  只见有一小伺给这人撑着伞,而这人利索的脱下了外裳,用外裳包住了已经被雨淋湿了衣裳,勾勒出了身体的线条的婢女,把婢女抱了起来。

  本应该是一副英雄救美的场面,但因这人身躯肥大,与怀中纤细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有一丝怪异。

  “来人,笔墨伺候,本伯爷要休妻。”此人,便是承安伯。

  听了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伯爷向来独宠于夫人,即便是夫人不大爱搭理伯爷,伯爷也甘之如饴,从不纳妾,收通房。

  可是,三日前,伯爷便向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时经常往夫人院子里跑的伯爷既然没有踏入过夫人的院子一步。

  昨日,承安伯独宠夫人已经成了一个笑话,而现在,竟然甚至还要休妻。

  “顾珉,你敢!”宋伶指着承安伯喊道。

  承安伯看着宋伶癫狂的样子,说道:“宋伶,当初嫁我,并非你之所愿,这么多年来,本伯爷是如何待你的,你心里清楚。而你呢,你是如何对待本伯爷的?如今,本伯爷不喜欢你了,有了另一个喜欢的人,愿意放你离去,你应该感激本伯爷才是。”

  “你现在喜欢这贱婢是吗?”宋伶顺着承安伯的话,看向了被承安伯抱在怀里的婢女,泪从她的眼里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生气的问道。

  当初,宋伶还未嫁给承安伯时,有个青梅竹马,且两人早已暗生情愫,甚至去到了交换生辰八字的地步。

  但承安伯却以宋伶所喜欢的人的性命做威胁,逼宋伶嫁给了他。

  起初宋伶确实是怨他,恨他的,但宋伶的心也不过是肉做的,并非由石头做成。她早就被承安伯对自己的好所感动了,只是她自己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是。”承安伯坚定的回答道。

  小伺很快就把笔和纸给拿来了,承安伯让小伺捧着纸和笔,自己则一直把那婢女抱在怀里,走进了屋内,把婢女放到了靠椅上,然后直接拿起了纸和笔,写起了休书来。

  耳边突然传来了宋伶的歌声,让承安伯停顿了一下,后又更加坚定的下定决心去写这封休书。

  当初,承安伯第一次见到宋伶,便是宋伶在溪边玩水,嘴里还哼着小曲,那时,承安伯便动心了。

  屋外的宋伶见自己唱着这曲子,而承安伯竟然毫无反应,跌坐在了地上。

  以往,哪怕他再生自己气了,只要自己一哼这曲儿,他便定当会来哄自己。

  “伯爷,荣国公世子带了一群带刀侍卫来访,还说,要召齐所有人宣读圣旨。”一仆人无视了宋伶,着急的跑了进来说道。

  “张礼,带侍卫先拦着他们。”承安伯对刚刚替自己撑伞的小伺命令道。

  宋伶只注意听到了荣国公世子这五个字,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喊道:“顾珉,荣国公世子是我未来妹夫,你不能休我,你休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宋伶还未知道妹妹已经“自杀”了一事。

  承安伯知道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便直接打晕了宋伶,把休书交给了自己最亲信的侍卫,让他收好,说道:“带夫人去我之前已经安排好了的地方。”

  “那主子你怎么办?”侍卫接下休书跪下问道。

  “别管我,走,快走。”承安伯坚定的说道。

  看着侍卫真的带着宋伶离开了,承安伯的眼泪才流了下来。

  宋伶,如果这辈子,你没有遇见我,是不是,你会很幸福,可以和你喜欢的人,厮守一辈子。

  宋伶,下一辈子,千万不要再遇见我。

  承安伯替康王做孽无数,拐卖过不少良家少女是真的,可是,他喜欢宋伶却也是真的。

  不知几时,已经有人帮那晕了过去的婢女换上了只有伯爷夫人才能穿的衣服。

  沈予安见过承安伯,却从未见过宋伶。

  承安伯抱起了换好衣服的婢女,在雨中慢慢的前往前院。

  承安伯一离开,侍卫便开始屠杀剩下的婢女和嬤嬷。

  按主子的命令,知道他怀里不是宋伶的,都得死。

  前院里,承安伯的人早就被沈予安的人给拿下了。

  沈予安看着抱着一女子前来的承安伯,说道:“你没有必要做无所谓的挣扎。”

  承安伯听了,笑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挣扎不过,但是,只要能保住她不就好了吗?

  承安伯拿起了剑,故意大声说道:“啊伶,我们来世在做夫妻。”然后便对着两人的心脏,一剑刺了下去。

  剩下的侍卫除了还有承安伯的命令在声的,纷纷选择自杀殉主。

  一日间,承安伯府便不复存在了。然而却没有一人道荣国公世子心狠手辣。

  而是称赞荣国公世子为他们出了口怨气。那些家里的姑娘被拐走了却苦于没有证据的百姓甚至把沈予安吹捧成了救苦救难的神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