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残酷真相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713 2019.06.23 09:58

  荣国公收到宁珩简送来的罪证时已经是四天后,他一看气的直发抖。

  原来先前自己怀疑宋芷,派人去调查她是没错的。

  派人去把沈予安给叫来书房后,荣国公便把宁珩简送来的罪证狠狠的扔在了地上让沈予安自己看,然后出了书房,顺带让人把书房门给锁上了。

  出于不放心,又叫多了两个侍卫在门口把守着,留意里面的动静,然后便带了两个粗使婆子前往横芜院。

  自从临安长公主得知女儿在宁珩简的身边时,便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再加上宋芷来了,横芜院内便比前几日多了一份生气,甚至还不时有说笑声传出。

  “公主这么年轻,看起来就像是芷儿的姐姐,哪里就老了。”宋芷坐在下方不满的说道。

  刚刚袁嬷嬷从临安长公主的头上发现了几根白发,临安长公主便打趣自己,说自己老了,于是便有了宋芷的这一说法。

  临安长公主听了,心里甚是高兴,说道:“啊芷的嘴巴这么甜,难怪安儿这么喜欢你。”

  “这么说来,只有安哥哥喜欢我,原来公主不喜欢我啊。”宋芷装作不高兴的样子,惊讶的说道。

  临安长公主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喜欢才是最重的,况且第一次见儿子这么喜欢一个姑娘,自然是爱屋及乌,喜欢宋芷的,“喜欢,喜欢,如果不是姣姣不在,我都恨不得你跟安儿明日就成亲,快点嫁过来给我做儿媳了,这样,兴取明年我便能抱上孙子了。”

  原来那日沈予安去醉清楼找到夏芩和扶桑后,一问,她们也是稀里糊涂的,什么有用的消息都得不到,于是便去了沁旋楼。

  宋芷也不是蠢的,她知道沈予安一定会来找自己的妹妹的,为了消除沈予安对自己的怀疑,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沈予安来到时便正好看见了宋芷策划的一幕。

  宋芷的手脚被人绑住了,嘴巴也被人紧紧的封住。

  一满脸麻子的中年男子把她扛在肩上,正准备带她往外走。

  可是沈予安却果真是上当了,在看到这情形后立马接过了宋芷后,打晕了那中年男子,替宋芷松绑,用手帮宋芷擦去了眼泪。

  宋芷哭着,抱住了沈予安说自己好害怕,醒来时,便面对如此情况,如果沈予安晚来一步,自己便真的不知道会被带去哪。

  沈予安至此对宋芷是无辜的深信无疑,安慰了宋芷后,还直接把宋芷带回了荣国公府,告诉了宋芷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确实把宋芷吓了一跳,原来她一直以来想嫁的高门就在自己的眼前,只是以前自己不知道罢了。

  宋芷一直都知道沈予安喜欢她,于是便稍稍谋算,设计了一下,沈予安那个傻子果然就真的跟她表白心迹了,还跑去跟临安长公主说要娶她。

  后来临安长公主召见了宋芷,见她谈吐优雅,落落大方,长的也不错,是个佳人,而且女儿经常在自己面前提到芷姐姐这三个字,以后姑嫂之间定不会产生什么矛盾,便打算让宋芷先在横芜院住下,再观察她多一段时间,在做决定,于是乎便有了荣国公刚进院子看到的宋芷在陪临安长公主说话的一幕。

  “把她给我抓起来。”荣国公一来,就让身后的两个粗使婆子把宋芷给拿下。

  荣国公突然的这一举动,把正在说话的临安长公主和宋芷两人都给吓了一跳。

  临安长公主知道荣国公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便问道:“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误会?”

  荣国公见粗使婆子已经捂住了宋芷的嘴不让她说话,把她带了下去,才开始告诉妻子他刚刚知道的事情。

  临安长公主听了十分震惊,留下了泪,说道:“她年纪小小,心思怎么能这般歹毒,亏姣姣把她当姐妹,安儿还这么喜欢她。”想想自己的一双儿女被她玩弄在手上,连自己都被她骗了,后怕不已,同时,对宁珩简这个准女婿又喜欢多了几分。

  ******

  沈予安看完荣国公撒在地上的罪证后,呆滞的坐在地上,他的心很痛。

  他知道宁珩简没有必要骗他们,这些罪证都是真的,可是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后,她还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宋芷。

  可是他清醒的知道这不可能是梦,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女子是真的这般的歹毒,如果没有宁珩简,自己的妹妹便真的毁在了她的手上。

  沈予安颓废的坐在地上,突然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他要去问问她,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姣姣对她是这般的好。

  沈予安想推开门那一刻,却发现门被锁了,沈予安苦笑了一下,父亲这是怕他会去救她吗?

  她害的可是那他都舍不得让她受一点伤害的亲妹妹。

  “放我出去!”沈予安的声音几乎在咆哮。

  门外的两个侍卫听了无动于衷。

  “安儿,忘了她吧。”荣国公安抚好妻子后,便回来了,站在书房门口,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好。

  沈予安强忍着眼泪,红着眼说道:“父亲,我想最后见她一次,问问她究竟为什么。”

  荣国公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罢了,安儿长大了,有些事情他也的确需要学会自己去面对了。

  荣国公让人开了锁,看着眼睛很红,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的儿子,满是心疼。

  昨日儿子还曾找自己陪他喝酒,开心的喊自己老头儿,跟自己骄傲的说芷儿终于答应嫁给他了,他快就能够和心爱的女子永远在一起了,以后一定会像自己和阿棉一样恩爱幸福。

  沈予安不敢去看父亲,他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母亲,更对不起妹妹。

  沈予安接过荣国公给的暗室的令牌后,便往暗室的方向走去,但是他走的很慢,很慢,每走一步便是像在他的心上插了一刀般,很痛,很痛,压的他快喘不过气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