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下次,还愿做你妻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220 2019.07.09 12:05

  到了晚上,下午的微微细雨已经转成了大雨,还伴随着吓人的雷声。

  宋伶醒来时,已经身在前往大凉的马车中。

  宋伶有点恍惚,突然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猛然掀开了车帘,见外面只有一个在架车的人,而那人却不是他。

  “你这是打算带我去哪?把我像她们一样卖了吗?”宋伶流泪,颤抖的问道。

  听了这话,正在驾车的侍卫没有回答。

  “你回答我,快点回答我啊。”宋伶咆哮道。

  驾车的侍卫却依旧只顾着赶路,没有回答她的话。

  宋伶流着眼泪,跳下了马车。

  马车的速度很快,宋伶掉落时,摔倒了在地上,手上流的血,随着雨掉落了在地上。

  侍卫停下了马车,拔出了剑,架在了宋伶的脖子上,吼道:“你可知道你的命是伯爷给的!”

  宋伶睁大了眼睛,迷茫的望着他,他在说什么?

  侍卫拎起了宋伶,把她扔上了马车,转了一个方向驾驶。

  对不起,主子,我真的做不到,让这个你甘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她后半生的女子,不仅什么都不知道还一直在怨你。

  ******

  一座荒山上,有着一座墓碑,看着这土的颜色便知道这人刚被埋下去不久。

  雨,无情的把墓碑上用血写的字冲刷的模糊,依稀可以分辨出顾珉二字。

  埋葬这人的人刚准备自杀殉主,却听到了远方传来了脚步声。

  他警惕的拿起了剑,看着远方依稀可见,正在往这边走来的两个身影。

  当看清来人时,他推了到来的男子一把,把他推到了地上,“你疯了,你既然违抗主子的命令,你把夫人带来这里干什么。”

  到来的女子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石碑上写的顾珉二字,跌落了在地上,伸出了手想去抚摸那墓碑上的字,却又害怕的不敢真的去摸。

  已经分不清她脸上的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

  被推倒在地上的人不理推倒他的人,开口到:“主子三天前便知道皇帝下了一道圣旨……”

  三天前,承安伯便知道皇帝下了一道圣旨:承安伯剥爵,终身监禁,承安伯夫人赐白绫一条,而府上其余人等皆发卖为奴。

  从康王被弹劾,返回封地那天开始,承安伯便知皇上定不会放过自己。

  确实,皇妹的请旨,沈然兮的事只不过是火上添油罢了。

  承安伯能接受自己的命运,接受所有人的命运,却唯独不能接受自己心爱的女子的。

  于是,从三天前开始他便像换了一个人。

  他想让宋伶相信自己是真的变心了,真的不在乎她了。

  这样,就算她以后知道自己死了,也定不会觉得难过,说不定还会觉得解恨。

  他在大凉替她准备了一座宅子,据他安排的人说,那里很美。

  他已经在宅子里安排好了人服侍她,人都是他精心挑选过的,他很放心。

  就算……以后她决定改嫁,他连嫁妆都替她准备好了,这样他就不用担心她会被未来的娘家看不起了。

  “你个又胖又丑的死傻猪!”听了侍卫的话,宋伶彻底的放开大哭。

  没有了你,晚上,谁会偷偷的来我房里给我盖被子?

  没有了你,谁会傻傻的买下整个云衣阁的衣裳,只为了哄我开心?

  没有了你,谁会在我生辰时特意为我下厨,给我煮一碗长寿面,带我去放烟花?

  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宋伶哭着拔下了头上的簪子,没等两个侍卫反应过来,便往自己的脖子插去。

  顾珉,你怎么知道我不愿随你而去?

  顾珉,来世,你再娶我可好?

  顾珉,我便当你答应了。

  伊人已去,对酒当歌,强乐无味。

  

举报

作者感言

尽长欢

尽长欢

觉得这章让人有点难过   想知道究竟有没有人在看

2019-07-09 1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