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找到姣姣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508 2019.06.18 15:27

  自夏芩与扶桑从醉清楼被送回来,把沈然兮不见了那日的情形说了后,荣国公已经让管家派人去调查宋芷。

  幸而醉清楼背后的主人正是荣国公,那是荣国公平时用来收集情报的地方,而鸨母辛娘自然是认得扶桑这个侄女的,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荣国公正坐在大厅中,神情恍惚,连管家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跟前的都不知道。

  “国公爷,丞相来信。”管家把信双手奉上交给荣国公。

  荣国公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没心情去看宁珩简那小子写的信,想着保不准这小子还是在这紧要关头来催婚的,便说到“你先放去书房。”

  管家听了却没有领命,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送信的人说,他家主子说了,如果荣国公不看这封信的话,以后一定会后悔的。”看来这丞相真的有先见之明啊。

  荣国公听了生气的拿过了管家手中的信。

  好啊,我到要看看你这丞相大人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告诉我,重要到我不看能让我后悔。

  荣国公撕开了信封,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起来。

  荣国公看信时由原来的生气变得十分激动,看完信后竟然喜极而泣。管家看着荣国公的反应,特别好奇信里究竟写了什么。

  而荣国公却不顾管家那好奇的眼光,拿着信跑去找妻子。

  一打开房门就大声的告诉妻子:“啊棉,姣姣找到了。”

  看着窗外,双眼无神,哼着以前哄沈然兮入睡的小曲的临安长公主听到了荣国公的话后,楞了一下,然后泪流了下来,夫君说,她的小姣姣找到了。

  “是宁珩简那小子救下了姣姣,他刚刚来信说他会护送姣姣回来。”荣国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临安长公主的身后,自然的搂住了妻子。

  “夫君,看来慧敏大师没有骗我们。”说完,脸上还挂着眼泪,却在笑着的临安长公主虚弱的晕了过去。

  临安长公主因为女儿不见了一事已经两天没有合过眼,吃过东西了。现在得到了沈然兮平安的消息,放下了心中的执念,自然是支撑不下去晕了过去。

  当初临安长公主定下女儿的这门婚事,让女儿低嫁,除了因为临安长公主与卢阳侯夫人是自小的手帕交外,还皆因慧敏大师一言。

  慧敏大师是得道高憎,受世人敬重。

  慧敏大师曾跟临安长公主说过,“宁珩简的命格能够与令嫒的命格相补,保令嫒长命百岁,欢乐无忧。

  即便是后来卢阳侯府全府被父皇以谋反罪处死,临安长公主偷偷的救下了那两个可怜的孩子,也有一半是出于慧敏大师的一言。

  其实那时八岁的宁珩简来到荣国公府暂住时,荣国公夫妇两人都是打算着把宁珩简培养成上门女婿的,这样女儿就能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了。只可惜事与愿违,宁珩简这小子是越来越出息了。

  荣国公把妻子抱了起来,抱到了床上,用手轻轻的把她的碎发别到了耳后,然后自己也趟下,搂着妻子睡了过去。

  这么多天以来,为了找姣姣,他也累了。

  ******

  阳光通过墙上的一个小洞照了进来,给了李嬷嬷生的希望,但很快两个粗使婆子的惨叫声又把她拉下了无边境的深渊。

  她已经什么都招了,为什么他们还是不肯给她个痛快?

  一个不过十岁左右的少年拿着一个铁笼子,调皮的跟李嬷嬷说道:“老婆婆,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李嬷嬷看了一眼那铁笼子,眼睛睁大了些许,赶紧恐惧的往后退,直到撞到了墙上,后又一直摇着头,说道:“不要,不要,我真的什么都告诉你们了。”

  这笼子里的老鼠常年用鲜肉喂养,在对犯人行刑前,先让它饿上几天,放出来时的效果可想而知。

  昨日李嬷嬷便亲自见识过了一犯人的脸被这老鼠给啃没了,鲜血淋漓,接着这老鼠还不肯就这样放过那个犯人,在一点一点的啃那犯人的脑髓。

  那犯人惨叫的声音,求饶的声音,到现在都还在李嬷嬷耳边回响。

  少年笑的十分无害,说道:“看来,你是想尝尝它的厉害,那我便成全你。”说着少年慢慢的掏出了铁笼子的钥匙,打开了一个小口,假装打算往李嬷嬷的身上里倒去。

  轻一看着眼前这个跟他同样穿着玄色衣服,却比他年少了这么多的少年,感到头皮发麻,轻二这家伙所想出来的种种酷刑,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只是一个十岁左右少年,连他都感到害怕。

  李嬷嬷看着轻二离自己越来越近,是真的害怕极了,连忙说道:“不要,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大不了自己便把族里的催眠术也交出去,求求你们,让我死个痛快吧。

  轻二挥了挥手,向轻一示意快把笔和纸拿来。

  ******

  一白衣男子和一白衣女子坐在亭中下棋,远远忘去两人便像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而近看实则不然。

  沈然兮落下了一白子,待宁珩简打算落子时,又反悔了,拿起了刚落下的那颗白子,又重新放过一个位置。

  宁珩简看着沈然兮的举动,嘴角微扬,不说话也不阻止她悔棋,反正怎样,她都输定了。

  沈然兮看着自己这么短时间内已经被宁珩简的黑子包围了,便对宁珩简多了一份敬佩,同时也有一丝难过。

  “你输了,就不能去参加追月节的花灯会了,乖乖呆在这里。”宁珩简语气冷硬的说道,不给沈然兮一点商量的机会。

  沈然兮听说追月节有花灯会,便开心的跑来找宁珩简说她要去。

  宁珩简听了沈然兮的要求,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让沈然兮陪他下棋,说如果沈然兮赢了他的话就带她去。

  沈然兮自然是不知道宁珩简的棋艺已经连他的师父玄机子都比不过他了,便答应了跟他下棋,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沈然兮不开心的应承了宁珩简的话一声,真是的,神仙哥哥不知道要让一下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