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追月节(中)

宁家娇妻 尽长欢 2051 2019.06.21 22:16

  沈然兮回到房里时,素央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澡豆和猪苓。

  宁珩简除了在金陵的丞相府外,在外共有四个别府,而每个别府在置办时,宁珩简皆留有给沈然兮住的院子。

  院子的主房里更是拥有宁珩简向皇后讨了恩典,花重金请宫里的巧匠建设的只有宫里的妃子才能享有的四季常热的浴池。

  沈然兮走到浴池旁脱口而出,说道:“夏芩姐姐,你跟扶桑姐姐出去,我自己来。”然后便开始解衣服。

  素央往四周看了一下,她确定,这里除了她并没有其他人,小姐这是在喊谁?难不成小姐能看见些不干净的东西。

  沈然兮脱下了外衣,抬头看见素央还在这,然后才反应过来,说道:“素央,刚刚的事情我大气,不跟你计较了,你快出去。”

  素央听了,感到十分委屈,她骗主子喝药,除了害怕主子,除了为了她那可怜的月钱,也确实是真心为小姐好啊。

  看到素央瘪着嘴走了,沈然兮心情大好,开始解衣沐浴。

  沈然兮把自己浸在水里,想着好像就算她什么都忘了,不记得家在哪,不记得谁是夏芩,谁是扶桑,就这样跟神仙哥哥呆在一起,看着他也挺不错的。

  “主子,更换的衣服我已经准备好放在外面了。”素央把衣服放下后说完便退了出去。

  沈然兮沐浴完,穿上里衣,走到外面,拿起素央放下的衣服感到十分的奇怪,这可明明是男装啊,素央这是在干什么。

  因为这里除了素央放下的男装也实在是没有其它干净的衣服了,沈然兮只好先穿上素央放下的男装,然后打开房门。

  看到的既然不是素央,而是宁珩简。

  宁珩简仍然穿着一身白衣,他即便是静静的站在那,也自成一画。

  “神仙哥哥?”沈然兮出声道。

  宁珩简回头看到了穿着一身男装打扮的沈然兮,眼色深沉了几分。

  看来,他让姣姣换上男装是对的,姣姣穿男装尚且如此瞩目,如果真带着穿着女装的姣姣出去,怕姣姣定被这青州的男子给惦记上,自己到时定吃味的紧。

  宁珩简很自然的牵起了沈然兮的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尝尝青州的美食,逛你想去的灯会。”

  沈然兮就这样傻傻的被宁珩简拉着到了门口。

  门口已经停着一轿子,飞渊,轻一和轻二已经站在轿子旁等着。

  沈然兮是见过飞渊和轻一的,看到轻二倒是新奇的紧,便多看了几眼。

  宁珩简果断遮住了沈然兮的眼,不让他看,说道:“赶紧上去。”

  宁珩简扶着沈然兮上了轿子后,看了一眼轻二,说到:“回来后,自己去领罚。”然后上了轿子。

  轻二有点懵,他干了什么,要受罚,难不成因为他可爱,女主子看多了他几眼,就是他的错?昨天他把李嬷嬷的口供交给主子的时候,主子还说要赏他来着。

  飞渊和轻一幸灾乐祸的看着轻二,上次飞渊和轻一在随主子救女主子时,因为女主子看多了他们几眼被罚时,轻二可是嘲笑过他们,竟敢惹主子的不快。

  至轻二被罚后,宁珩简的暗卫们都知道了他们从加入那一刻起便被告知是他们的女主子的沈然兮,多看他们一眼都会被主子罚,当然,这是后话。

  与轿子外看起来的普通不同,轿子里的布料皆是最好的,坐起来十分舒服,甚至轿子里的用具也十分的齐全。

  沈然兮看宁珩简一进轿子便拿起一本书在看,便没有出声的打扰他,好奇的看着外面的行人和景色。

  宁珩简看了一眼好奇宝宝,笑了一下又看回手中那本乏味的医术。

  他的确是讨厌学医,但姣姣的身边需要专业的大夫,而他不放心姣姣的身体由别人调养,只好抽空学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到了目的地翠香楼。

  翠香楼是青州最著名的酒楼,而里面的菜饶虽然名誉天下但也是最贵的,所以闲杂人等甚少。

  宁珩简下了轿子,然后扶着沈然兮也下了轿子,便牵着沈然兮,带着飞渊,轻一和轻二三人一起走进了翠香楼。

  已经有侍从在等候着他们,亲自带他们上提前预定好的包间里。

  宁珩简和沈然兮坐着,而飞渊三人却站在一旁。

  沈然兮看着他们站着,觉得不大好意思,说道:“你们坐啊。”

  轻一和轻二看着老大,示意他表态,于是飞渊便代表三人拒绝了沈然兮的好意。

  宁珩简喝了一口茶,盯了他们一眼,三人连忙坐下。

  至此,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主子的命令不能反抗。

  宁珩简试完被子里的茶温,便把所泡的茶放到沈然兮的跟前,这时门被推开了。

  “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人了,想不到还真是丞相大人。”来人正是是岭南郡王萧晓初。

  萧晓初看着眼前的宁珩简对一个男子这般贴心、暧昧,萧晓初就觉得生气。

  亏他那被誉为金陵双珠之一的妹妹这么喜欢宁珩简,还因为被他拒绝而哭过好多次,我就说这厮是瞎了什么狗眼看不上我的妹妹,原来竟然是一个断臂之袖。

  宁珩简对眼前突然闯进来的人十分不悦,说道:“阁下肯定是认错人了,飞渊替我送客。”姣姣还没放下对丞相的偏见,他还不能让姣姣知道他是丞相。

  飞渊熟练的用手捂住了萧晓初的嘴,扛着他出去。

  沈然兮对宁珩简的话深信不疑,他的神仙哥哥怎么可能是丞相那个坏蛋呢,拍了拍宁珩简的背说道:“神仙哥哥别气。”

  被飞渊扛出去的萧晓初并没有见过宁珩简的暗卫,此时他感到十分的疑惑,难不成真的是他认错人了?

  想着等一下跟踪他们不就知道了,萧晓初便走回翠香楼想在一楼等着。

  结果飞渊堵在了门口,飞渊见这厮不死心,果然又回来了,便直接打晕了萧晓初,把他给扔到一巷子里。

  飞渊想着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自找的。

  扔完后,便跟翠香楼的管事打声招呼,切记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事都没有看见。

  虽说萧晓初不知道为什么跑来了青州,但这厮毕竟好歹是一个郡王,成王又是一个护短的,追究下来,还是有点点麻烦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