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华阳夫人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529 2019.06.30 22:27

  第二日,尹初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昨日被安排在的小院子的床上。

  如果不是因为后脑有痛觉,被人包扎过,尹初都要怀疑自己只不过是做了场梦罢了。

  站在床旁的于公公看着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的尹初说道:“哼,咋家都让你别乱跑,你还胆大到给咋家下药,如果不是华阳夫人心善,恐怕你的命早就没了。”

  尹初听到自己昨日只看到了背影的妇人就是华阳夫人后,原本微睁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些许。

  原来,世间的传言都是假的。

  世间传言,先皇建在时,独宠于华阳夫人一人,华阳夫人宠冠后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却无人知道华阳夫人的真正来历。

  世间还传言,华阳夫人原本仅是一农妇,与他的丈夫琴瑟和鸣。

  先皇在外微服私访时,借宿于这农夫的家中,见其妻子异常貌美,便动了心思,用重金向这农夫买下了华阳夫人,带她进宫,给予万般宠爱。

  而太后因为常年独守空房,嫉妒先皇建在时独宠于华阳夫人一人,于是在先皇驾崩后,不顾先皇让华阳夫人去皇陵替自己守墓的遗旨,立刻派人将华阳夫人给关押进了掖廷令。

  更为甚者,宫里的人常把晚上冷宫里时常飘出的哭声说成是华阳夫人鬼魂在哭。

  “跟咋家走吧,皇后娘娘可是等了你很久了。”于公公等尹初回过神来,穿好鞋子后,说道。

  见尹初站了起来,于公公便走在前方给他带路,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于是还在走神的尹初便撞到了于公公。

  “哎呦,痛死咋家了。”于公公揉了一下自己被撞的背,生气的转身翘起了兰花指,指着尹初说道:“你走路怎么不知道小心点,咋家可警告你,走路是要带眼的,还有你可给咋家跟紧了,别再乱跑,不然这次定让你小命不保。”

  ******

  昨日尹初发现的较为朴素的屋子内,两个中年妇女对坐着,坐在小木凳上的一人在煮茶、泡茶,而另一人则在细细的品茶。

  不难看出,品茶的中年妇女,年轻时绝对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佳人。

  “主子,为何不杀了他,如果他把这件事说了出去,那该如何是好。”煮茶的妇女问道。

  煮茶的妇女,便是昨日拿烛台打晕尹初的人,在她刚拿出了匕首,想把尹初给处理了时,却被华阳夫人给阻止了。

  而品茶的妇女,自是不必说,便是当年享有盛名的华阳夫人,这煮茶人的主子。

  华阳夫人看着眼前已经不再年轻,唯一一个陪她一路走到现在的婢女,说道:“他是那孽种身边的人,不会乱说。而且,我相信欣儿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听了华阳夫人的话,煮茶人安心了些许,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她知道,少主一直是主子心中的禁忌。

  主子对少主是又爱又恨。

  少主虽然是主子十月怀胎所生,但当年,主子在被玷污的情况下怀上的少主,连生下少主也完全是出于那人的威胁。

  只要是事关少主的,主子便会失去理智。她知道主子这么多年来的苦,她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

  ******

  于公公带领尹初到达了正殿,跟掌事宫女打了个招呼,掌事宫女进去通报了一声后,才领着尹初进内。

  皇后宁悦欣看到尹初来了,便看了他一眼,仅是一个眼神过去,尹初便有种忍不住想要下跪的冲动。

  这是尹初在宁珩简的身上也不曾感受到的上位者的气息。

  “愚弟看中你,想必定是因为你有些过人之处。有时,耳朵听见的眼睛看到的,都未必是真的,我想,你这么聪明,应当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说是不是。”皇后慵懒的说道,听起来似乎不过是在开一个玩笑,但尹初知道,如果他敢说一个不字,自己下一秒的下场,便是让人给带下去处以极刑。

  “小人明白。”这等宫廷秘密尹初自然是知道不能乱说的,他可珍惜自己的性命了,而且他家中还有一个貌美的妻子在等着他回去。

  当然,主子是例外的,他定然是要禀告主子这件事的。

  皇后不置可否的再次看了尹初一眼,接着便问了些宁珩简的日常,之后再问起了宁珩简现今究竟身处何处。

  尹初对于皇后知道主子并不是真的在家养病并不感到诧异,但他并不敢真的透露主子的去向。

  如果告诉皇后说主子是因为要去救女主子才装病,万一皇后认为女主子是个红颜祸水那就真真不妙了。

  于是,尹初想了想,撒谎说道:“主子去了梅花庄。”

  皇后对这个回答倒是真的相信了,没有半点起疑。

  成王是先帝一不知名的低级妃嫔所生,成王老来得子,膝下只有一庶妃所生的一对庶出的双胞胎,分别名曰萧晓初和萧晓琪。

  那庶妃因为母凭子贵,已经被请封为侧妃,每次命妇进宫时,她都能看的到她,一看便知道是好生养的,而且也确实是有上几分颜色的,不怪成王对这侧妃动了几分真心。

  成王就只有一儿一女,自然是宝贝着,不仅把那对双胞胎当做嫡子,嫡女来对待,还上奏皇上为他们请封郡王、郡主之位。

  皇上念在这个皇兄向来安分守己,不足为惧,且当年是真心的对他好,便答应了他请封的这一请求。

  上个月,萧晓琪离开金陵前往梅花庄,便是因为阿简的师娘,梅花夫人的生辰快到了。

  阿简回梅花庄替她师娘祝寿,确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行了,退下吧,记住你的职责与本分,不然别怪本宫不客气。”皇后这是在提醒尹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宁珩简称病并不在府中一事。

  至于华阳夫人一事,她知道尹初肯定会告诉阿简,不然她也不会示意于公公特意在尹初面前谈及华阳夫人这一名号。

  阿简长大了,也是时候知道当年不堪的真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