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追月节(下)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994 2019.06.22 19:31

  沈然兮满足的把最后一个丸子吞下后,便再也吃不下了,看着桌子上还有这么多东西,对他们说道:“你们快吃啊,别浪费。”

  飞渊三人泪流满面,女主子终于吃完了,他们看着女主子吃的这么开心,忍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动手了。

  宁珩简带着沈然兮站了起来,说道:“你们在这吃吧,我跟姣姣出去走走。”然后果断的把飞渊三人给抛下了。

  追月节的灯会十分的热闹,街上人来人往的,宁珩简怕沈然兮走丢了,便紧紧的牵着她的手,把她护在身后。

  突然沈然兮停了下来,盯着前方不愿意走了。

  宁珩简顺着沈然兮的眼光望去,发现了沈然兮在看那个兔子灯笼,便说道:“姣姣想要?”

  沈然兮抓住了宁珩简的手臂,眼睛亮了起来,问道:“可以吗?”

  这兔子灯笼长的可爱,又应节,想拿下它去哄心仪之人开心的男子有很多,但这摊主的脾气古怪,标价是连发十箭,皆中靶心,就算给他再高的银两,他也不卖,因此至今还未被人带走。

  宁珩简宠溺的看着沈然兮,说道:“当然没问题,姣姣要相信我。”

  宁珩简牵着沈然兮的手,走到了摊前后,放开了沈然兮的手,然后举起自己的双手放在沈然兮的嘴前,说道:“姣姣吹吹,给我点运气。”

  沈然兮听了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宁珩简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

  沈然兮轻轻的往宁珩简的手上吹了一下,吹完,宁珩简就拿起了弓箭,连发十箭,果真是百发百中。

  不知几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他们看到宁珩简真的做到了,在欢呼着,赞扬着。

  “公子真是好箭法,这灯笼,小老头我逢上的心甘情愿。”摊主是一个白发老人家,他把兔子灯笼取了下来,开心的递给了宁珩简。

  沈然兮得到了兔子灯笼甚悦,听到有人夸她的神仙哥哥更悦。

  “你老人家过奖了。”宁珩简跟白发老头客气完,便打算带沈然兮离开,不料却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子给拦住了去路。

  “这位公子,我喜欢这个灯笼,你可以送给我吗?”突然冒出来的女子羞答答的说道。

  沈然兮听了,便打量起眼前的女子,肤如凝脂,一对柳叶眉,一双含情目,还有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可真真是一个佳人。

  沈然兮边打量着边不自觉的把宁珩简的手抓紧了几分。

  宁珩简看着沈然兮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还把他的手抓的紧紧的,便附在沈然兮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她不及姣姣的万分之一,姣姣看她,还不如看我。”

  沈然兮听了便放松了手上的力度,瞪了宁珩简一眼。

  女子看宁珩简不理他,脸白了几分,后又十分自信的说道:“公子怕不是本地人吧,我在青州出生、长大,对青州很熟悉,我可以做你们的向导,给你们说说当地追月节的风俗。”说完女子低下头故作娇羞,“我是真心喜欢这兔子灯笼,只希望公子可以把它给我,我还可以拿其它灯笼跟公子的弟弟换。”

  温怡姿是当地的世家温家的庶女,虽是庶女,但她的相貌不像生父温三爷,而像生她的姨娘,比嫡出的小姐长的还要好,她对自己的相貌是十分的自信的。

  但是即便她凭着这副相貌在家颇受宠,也摆脱不了她庶女的身份,门户高的不愿意娶她为妻,门户低的她自己又看不上,于是便造成了及笄两年之后仍未婚配的情形。

  今日出来游玩,看到眼前这位公子后,温怡姿第一次感到心动,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便借着自己喜欢这兔子灯笼为由上前,希望可以引起这位公子的注意。

  沈然兮看了一下自己,比神仙哥哥矮了一个头,只到他的肩膀,还穿着男装,是挺像神仙哥哥的弟弟的。

  宁珩简听了这话才去看了一眼温怡姿,一本正经的说道:“姑娘,谢谢你的好意了,这灯笼是我要送给我家夫人的,如果让给你,我就无法向我家夫人交代了,想必姑娘定会明白的。”

  温怡姿在这青州也是有头有面的人物,定然不敢再纠缠下去,尴尬了一下,便露出了一个纯真无害的笑容,仿佛刚刚真的只是喜欢那兔子灯笼,“原来是公子打算送给夫人的,那怡姿是怎么也不好意思向公子讨要这兔子灯笼了,希望公子与小弟弟玩的开心。”说完,便优雅的退下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沈然兮的心情,沈然兮拿到了自己喜欢的兔子灯笼,笑着打趣宁珩简,“神仙哥哥不是说要送给你家夫人吗?你家夫人呢。”

  宁珩简听了从背后抱住了沈然兮,深情款款的说道:“那姣姣是否愿意当我家夫人。”

  沈然兮听了,咯咯地笑,脱离了宁珩简的怀抱,欢快的跑在前面,“我才不要当神仙哥哥的夫人呢。神仙哥哥快来,我们一起去放河灯。”

  宁珩简看的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沈然兮,有点无奈。

  可是姣姣啊,你迟早都会是我家的夫人,这辈子是,下辈子也是,下下辈子也是。

  宁珩简跟上时,沈然兮已经放了河灯,握着双手在许愿,一副虔诚的样子。

  “姣姣许了什么愿?”宁珩简好奇的问道。

  沈然兮想着刚刚买河灯时,那个卖河灯的老婆婆明确的告诉过她,如果把愿望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便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告诉你,它就不灵了。”

  宁珩简听了便不再问了。

  后来,沈然兮才知道,宁珩简让人把河灯都搂了上来,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字。

  那盏上面写着沈然兮要与神仙哥哥一辈子在一起的河灯被宁珩简一直当宝贝珍藏着。

  宁珩简坐在了河岸上,示意沈然兮也坐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笛子吹了起来。

  沈然兮坐下,便这样闭着眼静静的听着,直到困了,躺在宁珩简的肩上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