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师父来访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502 2019.06.27 23:11

  尹初看着这若大的丞相府,感到空虚、寂寞、冷。

  “丞相生病了,不准任何人打扰,我可警告你们,不准给我放一只苍蝇进入丞相的房中。”尹初颇有大总管的样子跟守在院子里的侍卫说道。

  轻四坐在石椅上看了尹初一眼,怪他说话太大声打扰了自己看书,然后又低头开始看手上的书。

  尹初走到轻四的身后,熟练的帮轻四揉起了肩膀,却被轻四推开了他的手。

  “你别在这里妨碍我看书,自己一边玩去。”轻四毫不客气的嫌弃道。

  尹初装做很痛心的样子,望着眼前身穿一身玄色衣裙的妻子说道:“我被自己的妻子嫌弃了,完了,我的妻子不要我了,我真可怜。”

  轻四和尹初在两年前已经成亲了。

  三年前,尹初在轻四被追杀时,救下了轻四,还把她引荐给了宁珩简,才有了今天这个能坐在这里享受着阳光,看她喜欢看的书的轻四。

  轻四拿尹初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亲了尹初一下,“我的夫君,可满意了?”

  尹初没有回答,只是傻呵呵的笑着。

  轻三来到时便发现了这两人的小动作,看这两人恩爱看的暗卫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有一天两个人吵架了那才稀奇。

  不过怎么说都好,看着尹初对自己义妹好,轻三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也放心。

  “便宜妹夫,皇后果然召见你了。”刚刚于公公前来宣读懿旨,说是皇后要见尹初,现在于公公便坐在前院等着带尹初进宫复命。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尹初摸了摸轻四的头,以示对轻四不用担心,然后带着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跟着轻三去见于公公。

  ******

  午后,浮云把阳光给遮住了,外面还刮着小风,很是舒爽。

  沈然兮在花园里荡着秋千,素央则在寻找刚刚沈然兮不见了的耳环。

  这个败家的,不见了的那只耳环,至少是她半年的月钱了。

  看着素央在找,沈然兮一点也不愧疚,那只耳环并没有不见,是她偷偷的取了下来,放在了荷包里。

  她如果没有借口,素央肯定会让她回去喝药的。她还想多玩会,而且这随风飘落的桃花多美。

  沈然兮自然不知道宁珩简知道她喜欢桃花,便花重金栽培下了这一片桃花林,还想尽了办法让它们四季常开。

  玄机子在远处看着沈然兮,便像是一个不听话偷跑出来玩耍,不知人间世事的仙女,很是满意这个徒媳。

  宁珩简看着这老头盯着沈然兮看,倒是十分的不乐意了。

  “老头,你再不认真点,你就该输了。”棋面的胜负已经一目了然,宁珩简出声提醒道。

  “你这个坏小子也不知道要让让为师,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我看一眼徒媳怎么了,前天如果不是我,你哪里来的机会在徒媳的面前展示一下你自己。”

  原来,那天那个白发摊主便是玄机子假扮的,而宁珩简当时便认出了玄机子。

  “少来废话,说吧,这次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宁珩简绝对不相信这老头肯舍得抛弃师母来找自己,真的只是因为想见见姣姣而已。

  “追月节来了,你以为离你毒发的日子还远吗?什么时候跟我回梅花庄。”玄机子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严肃的说道。

  玄机子也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碰巧对这个小子身上所中的苗族的毒感到有兴趣,便救下了这个小子。

  后来这个小子对他的胃口,婉婉又特别喜欢这个小子,他便收了他做自己的徒弟。

  自己与婉婉膝下无子,对于他和婉婉来说,说宁珩简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为过。

  因此宁珩简便是梅花庄的少庄主。

  “我也确实是该带姣姣去见见师母。”好让师母别再派人给他送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的画卷,除了姣姣,他对谁都不感兴趣。

  “萧晓琪那丫头,半月前已经亲自带着寿礼去给婉婉提前祝寿了,现在还在庄里住着。”玄机子是真的好奇,难道他这徒儿是真的对这好称金陵双珠之一的美人儿一点也不感兴趣。

  成王的三女儿,清河郡主萧晓琪上年在皇帝的寿宴上,凭借一舞轰动金陵,人美,舞姿更美,成功的被那些才子们灌上了金陵明珠的称号。

  而那日皇帝赞扬了萧晓琪的舞蹈后,照例询问萧晓琪想要什么奖赏。

  谁也没想到,萧晓琪竟会大胆直言,希望皇帝能为她赐婚。而这赐婚的对象,自然是丞相宁珩简。

  宁珩简却丝毫不为所动,称自己已有婚约。世人自然是不相信的。

  而皇帝自然是知道宁珩简和沈然兮婚约的,断不可能再赐婚,便模糊了过去。

  美人确实是伤透了心了,宁珩简也背上了不懂得怜花惜玉的名声。

  最令玄机子敬佩的便是这清河郡主被他这徒儿伤的这么深,既然还未放弃。他都怀疑是不是当初他这徒儿曾经对人家做过些什么,所以才让别人如此的痴情。

  送给婉婉那千山牡丹刺绣图,他看过了,也知道,定然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而且至少绣了有半年以上。

  “与我何干?”宁珩简边说,边毫不留情面的吞下了玄机子的最后一颗苟延残喘的白子。

  就算师母再喜欢那个叫萧晓琪的女人又能如何,谁也不能阻碍他的决定,他只喜欢一人,也只会娶一人,那人便是沈然兮,他的小姣姣。

  沈然兮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难道是她家里人想自己了吗?看着素央那忙碌的身影,想着自己也玩够了,沈然兮便把她藏起来的那只耳环从荷包里拿了出来,下了秋千,慢慢的从素央的背后走到她的前面,说道:“素央,你看,我找到了。”还不忘放在素央的面前展示展示。

  素央叉起了腰,表示很生气,我看你就是故意在耍我玩的。

  素央刚想开骂,沈然兮便跑了,

  “你来追我呀。”

  素央在后面生气的追着,大喊:“你给我站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