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神仙哥哥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787 2019.06.16 23:21

  外面的刀剑声把沈然兮从睡梦中吵醒。

  当外面的声音停止了,沈然兮才敢小心翼翼的掀开车帘去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李嬷嬷和那两个粗使婆子被一个相貌普通,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用绳子绑在一起,此人还不忘拿布把三人的嘴巴都给堵上。

  而另一个同样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则两手执剑,剑分别架在了两位侍卫的脖子上,两位侍卫跪在地上不敢乱动。

  当沈然兮的眼睛转移到白衣男子的身上时,便再也离不开他了,这神仙是谁啊!是专门下凡来救自己的吗?

  宁珩简看到沈然兮看着他,冰冷的脸瞬间融化,向沈然兮露出了笑容,说道:“我救了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飞渊和轻一都惊呆了,这还是他们的主子吗?主子的嘴里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说他们这是在梦里,一切都不是真的。

  宁珩简的声音像是在引诱着沈然兮般,让人不忍心拒绝他。

  沈然兮因他一言,红了脸,转移了视线不敢再去看他,便看向了那位身穿玄色衣服,手持双剑男子。

  此人正是暗卫首领,飞渊。

  此刻,飞渊十分的肯定,他感受到了来自主子的杀气。

  宁珩简的暗卫共有六人,各有所长,除了首领被宁珩简赐了飞渊一名外,其余的九人皆以轻字外加数字命名,而他们十人统一穿着玄色的衣服。

  刚刚那拿绳子绑人的便是轻一。

  沈然兮庆幸自己带了面纱,不然让这神仙哥哥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多羞人。

  沈然兮不去看宁珩简就是想要平静一下,然而宁珩简却不给她平静的机会,直接上了马车把人给抱了下来,说道:“你先乖乖的睡会,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沈然兮的脸更红了,闻着宁珩简身上的檀香味,感到十分的熟悉与安心,便放心的睡了过去,沈然兮坚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好看的骗子,就算真的有,那她也认了。

  宁珩简看着被他抱着的沈然兮既然真的就这样睡了过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中又夹杂着些许无奈,如果他是坏人该怎么办。

  但同时他也知道这确实不能怪沈然兮。他知道她有瞌睡症,贪睡。如果有药的话还能克制些许,但被拐的这几天药肯定是断了的。

  “把他们带回去去审问。”宁珩简对着飞渊和轻一一眼,又恢复了以往冷漠无情的样子。

  ******

  让侍女帮沈然兮沐浴,更衣后,宁珩简便抱着沈然兮,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然后细心的帮她盖好了被子。

  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宁珩简定然不乐意让侍女看到沈然兮的身子。

  一旁自认为自己一直都很安分守己的婢女素央看到主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感到十分的害怕,向后退了一步,再退一步,努力往门口方向前进。

  “以后你便是女主子的贴身婢女了,下去吧。”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素央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素央还未反应过来宁珩简刚刚说了什么,得到了宁珩简让他出去的命令,如获新生,赶紧夺门而出。

  宁珩简看着沈然兮,觉得沈然兮定然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了,便检查了一下被子有没有盖好,然后出门去处理些琐事。

  宁珩简一走,沈然兮就睁开了眼睛,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哪里?神仙哥哥的动作这么温柔,我跟神仙哥哥莫非是认识的?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沈然兮边想着边站了起来,因为没有鞋子,便光着脚在这屋子里走动着。

  幸好现在正值夏季,就算是光着脚在屋子里走动,也无大碍。

  于是乎,宁珩简处理完事情回来时,便看到沈然兮光着小脚,站在一幅画面前入了迷。

  宁珩简轻轻的咳了一下。

  沈然兮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是宁珩简后,说道:“神仙哥哥,你回来啦。”说完,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蹲下,让裙子挡住了脚。

  娘亲说过,脚只能让她未来的夫君看。娘亲?她的娘亲是谁?她好想好想她啊。

  沈然兮不知道她的一声神仙哥哥让宁珩简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相见。

  那时,姐姐的心里只有复仇,与当时还是三皇子的皇上达成了协议,她愿自贱为妾,助他夺得王位,而他在登基后要赦免卢阳侯族人,替卢阳侯平反造反的罪名。

  姐姐不愿他看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痷脏,便把他送去了棉姨那里居住。

  棉姨有个女儿,小名姣姣,那年,他八岁,荣国公府的下人在锦姨和彦叔不在时欺负他。

  四岁的姣姣,挡在了他的面前,她说,神仙哥哥这么好看,你们谁也不能欺负姣姣的神仙哥哥。

  这句话宁珩简永远记住了,并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有一天能有能力,把这句话变成我的姣姣这么好看,谁也不能欺负我的姣姣。

  宁珩简的思绪回来时,看到神情难过蹲在地上的沈然兮,便走到了她的旁边,也蹲了下来,摸了摸宁珩简的头,说到:“可是想家了?”

  沈然兮的眼睛亮了起来,说道“神仙哥哥果然知道我是谁,我的家在哪的,对不对,神仙哥哥,姣姣想回家。”

  姣姣?原来自己叫姣姣啊!

  宁珩简当然不愿意这么快送沈然兮回荣国公府,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之前也不认识你,但是如果等一下药送进来了,你把药乖乖的喝完,我就帮你找你的家。”傻瓜,家不用找,有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好,我们拉钩!”沈然兮开心的说道。

  宁珩简满脸黑线,上次跟姣姣拉钩是九年前。

  那次,姣姣偷吃贡品桂花糕被他看到了,姣姣可怜兮兮的跟他拉钩让他保证不能告诉别人。

  结果刚拉钩完,这丫头一转头就跑去找棉姨,说偷吃桂花糕的人是他,害得他被棉姨教育了一顿。

  “这幅画画的真好,画这画的人是谁啊?”沈然兮指着这幅画问到,她好像记得她也认识一个画画很厉害的人。

  宁珩简看了这幅画一眼,说道:“当今丞相。”这幅画虽然不知道是自己何时画的,当确实是自己画的无疑。

  沈然兮听了,说道:“丞相可不是什么好人,想不到他还能画出这么高洁的竹子。”

  宁珩简想起了,他让飞渊派去的婢女的回报,沈予安从小就给妹妹灌输将来要娶走他妹妹的那个人不是好人的概念。

  确实因为如此,沈然兮对丞相是坏人的印象根深蒂固。

  “你以后就会知道丞相是个好人。”无妨,他可以先不告诉姣姣自己的身份,反正按那个姓李的婆子的招供来说,姣姣这两个月暂时会失去记忆,他可以让姣姣先了解自己,然后再告诉姣姣自己的身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