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你们是谁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686 2019.06.14 21:57

  地牢里呈现着时起彼伏的惨叫声,里头的阴森痷脏令人窒息。

  狱卒正在对犯人行刑,不料血竟溅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人的身上,白衣上的那一点红,红的显眼。

  站在这白衣的主人旁边的尹初觉得十分的心疼,这衣服乃天然雪丝制成,这天然雪丝非机遇不可得,这次琉璃国进贡,也就仅有这么两匹。

  而其中一匹经由皇后之手落入了主子的手中。

  皇后娘娘作为一国之母,却特意用这天然雪丝给弟弟做了一件衣服,做为姐姐送给弟弟的生日礼物。

  主子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尹初知道主子心里还是欢喜的。

  可惜依就主子的洁癖,恐怕是要浪费皇后娘娘的一番心血了,这染了血的衣服,主子肯定是不会再穿的。

  宁珩简看着自己身上被染上了血迹的衣服,很是不爽,但此刻他是来办正事的,只好暂且压下心里的恶心。

  “可招了是谁派他们来的?”宁珩简看着眼前刚受劓形的犯人,没有一丝的同情,对狱卒冰冷的说道。

  但即便是宁珩简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温度,整个人让人觉得十分的冰冷,他的声音听起来却如天籁之声般,仿佛能让深处黑暗之人得到救赎,让人忍不住去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狱卒听了这个声音,才抬起头来去看这身穿白衣之人,发现这真真是一他无法形容的男子,好看的过分。

  即便是什么面如冠玉,傅粉何郎用在他的身上都是侮辱了他。

  “还没有。”狱卒有点惭愧。他觉得眼前这人,定然是身份非凡、不能得罪的那类人,便老实的回答到。

  刺杀太子一事明眼人都知道是康王干的,但苦于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拿他如何。皇后派弟弟宁珩简来走这一趟,自然是希望能得到一些有用的证据。

  只可惜宁珩简对这些权力纷争并不大敢兴趣,而且那个只比他小四岁的太子外甥还活着好好的,昨天又跑来折腾他,让自己陪他下了半天的棋。

  自己爱下棋不假,却不爱跟这勉强算得上已经入门了的太子外甥下。

  宁珩简到是真心希望太子能受点小伤,别一天到晚往他这跑。

  碍于姐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宁珩简便勉为其难的走了这一趟。

  “有什么消息便派人去丞相府告诉我。”宁珩简把皇后交给自己的正事变成了极其简略的两句话,然后一盏茶的时间都没呆够就离去了。

  “好,小人晓得了。”狱卒感到十分的激动,他一个小小的狱卒,既然看到了传说中的丞相大人,还跟丞相大人近距离说话了,这说出去,足以让其他同僚嫉妒了。

  宁珩简刚出门便看到了飞渊在外等他,在看到飞渊那一刻,宁珩简的眼里一改刚才的冷漠,掀起了一丝温情。

  “可是姣姣又闯祸了。”宁珩简的嘴角上扬,脸上浮现了平时实属罕见的笑容。

  飞渊是宁珩简所组织的暗卫的首领,宁珩简让他在荣国公府安插了两个婢女,及时汇报沈然兮的一举一动。

  飞渊琢磨了一下用词,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姐被承安伯所拐,那群人一路上拿着康王的令牌通行无阻,属下推断,承安伯这是想把小姐献给康王。我已经派人去截住他们了。”

  沈然兮是宁珩简的逆鳞,康王得罪太子,得罪皇后也就算了,冒犯沈然兮,这次康王是真的彻底玩完了。

  宁珩简十分的生气与担心,他的小姣姣娇气的很,被那群胆大包天的人拐走,肯定要吃很多苦,“尹初你留下处理后事,飞渊带路,我要亲自去接姣姣回家。”宁珩简骑上了马,便飞奔了起来,想着他越早去到娇娇身边,姣姣便能少受一份苦,连自己身上无法忍受的血迹都忘了。

  飞渊特别想说人家还没嫁给你,家应该是荣国公府,当然他是不敢说的。他乖乖的上了马,追了上去。

  被留下的尹初心里十分的糟糕。

  沈然兮和宁珩简是卢阳侯府还未出事时,候夫人与临安长公主在机缘之下定下的娃娃亲。临安长公主在侯府出事时,并没有选择退婚。

  当年,宁珩简和如今的皇后能顺利逃脱,免去一死,离不开临安长公主的帮忙。

  宁珩简幼年时还曾经被临安长公主接去荣国公府住过一段日子。

  女主子出事男主子去救她,尹初能理解。可是,总共就两匹马,飞渊骑走了他的,他又不会武功,他要怎么回丞相府?主子走时的交代,不就是让自己弄死那个作死的康王和让自己替他请病假吗!想想,尹初便觉得头疼,康王的罪证好说,只要收集好了,交给那些一向正义感很强的言官,他们便会自行处理,但帮主子请病假这件事,到时候皇后娘娘定然会召见他,问东问西,他是说实话好还是怎样。

  ******

  李嬷嬷带着康王的令牌,一路上畅通无阻,因着下雨便在一客栈留宿。

  要了一间客房,把沈然兮安置在床上后,李嬷嬷和另外两个粗使婆子就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守着,外头则是有两个侍卫把守着。

  一粗使婆子不满的说道:“会不会太过谨慎了些,五个人看守一个根本没有逃跑能力的商女。”

  另一个粗使婆子也附和道如此。

  李嬷嬷自然是知道二人的心思,于是说道:“你们想自己去开间客房好好休息,那便自便,但是,后果你们可得自负。”

  另两个粗使婆子十分的不爽,大家不过都是下人罢了,伯爷给你几分面子,你倒把自己当主子了。

  “能有什么后果?就不劳烦李姐姐担心了。”两个粗使婆子讽刺到。

  争吵声把沈然兮从睡梦中吵醒了,沈然兮觉得有些头疼,睁开眼却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她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们是谁?”沈然兮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充满了疑惑。

  沈然兮的突然一言把三个在争吵的人都吓了一跳,这,这,这不对劲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尽长欢

尽长欢

小姣姣失忆了哦

2019-06-14 2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