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家国难同顾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501 2019.07.08 12:25

  荣国公府内,临安长公主站在院门处张望。

  往日,沈然兮在时,总会在这个时候来向临安长公主请安,而临安长公主,则会亲自在院门处等着女儿来找自己。

  而如今,就算是临安长公主在院门处守上一天,变成了一块望女石,也不可能等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欢欢乐乐的来到,甜甜的喊自己一声母亲了。

  沈予安看着母亲失落的样子,说道:“这个姓宁的,他肯定是故意留下了妹妹,说不定还把妹妹给软禁起来了,我看他根本就没有把妹妹送回来的打算,还是让我亲自去接妹妹回来为好。”

  荣国公惊奇看着儿子,这次自己的这个行动派儿子竟然没有说走就走,还站在这等着自己发表意见。

  荣国公一副看白痴的样子,轻轻的说道:“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荣国公一句话便让沈予安彻底焉了,他确实不知道。

  临安长公主一转头,便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而儿子像是被丈夫给打击到了的样子。

  临安长公主走到了沈予安身旁,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乖乖,你下午替我去一趟承安伯府。”

  自从那日儿子从暗室回来,不久后就传来了宋芷自尽身亡的消息,自从经历了这件事后,儿子成熟了不少,临安长公主既感到心痛又打心底里的高兴。

  她相信这件事情交给儿子,儿子肯定能办好。

  那些胆敢欺负自己女儿的人,临安长公主定然一个都不会放过,只不过出于不想勾起儿子的伤心事,那个什么宋知县的,临安长公主便安排让管家去解决。

  听着母亲喊自己小时候的乳名,沈予安有点不好意思。

  待他反应过来时,有点懵,他虽然也很想弄死这个承安伯,可是,他又不是皇帝舅舅,想弄死谁就弄死谁啊,对方怎么说都好,都是一个有爵位在身的伯爷。

  荣国公看出了儿子的疑惑便进入了房内一趟,出来的时候将手上的一道圣旨扔给了沈予安。

  荣国公夫妇放这个承安伯苟活这么多日,便是因为在等这道圣旨。

  当年,临安长公主出嫁时,先皇所赠的其中一份最为珍贵的嫁妆便是六道空白圣旨。

  只要非叛国谋逆,有损社稷之事,一律应允。

  当然,需要有皇帝的玉玺盖章,这六道圣旨才能真正有效,所以最终应不应允这圣旨所求的内容,还要看皇上。

  皇帝在收到临安长公主这道请旨时确实是被吓了一跳,在细看来信后,气的不行,这小小的一个承安伯既然敢欺负他的小外甥女。皇妹的请旨也太仁慈了,然后自己默默的改了一下,再派人给快马加鞭的给送回去。

  沈予安拿到圣旨后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爹娘。看了一下现在的时辰,嗯,现在正值午膳时候,让他们做个饱死鬼,自己下午再去也不迟。

  ******

  县衙外,一中年男子正在拼命的敲鼓,然而他却并非是因为自身有多大的冤屈,当然也不是纯粹觉得好玩。

  不一会儿,衙役便开了门。

  衙役见眼前前来鸣鼓的人身穿布衣,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民百姓,却毫无看不起的心思,客客气气的对眼前的人说道:“大哥,你来的不太是时候,昨日鸟馨河水涨,大人带了一批人赶去治水,救济百姓,至今未归。不过,你可以先报案,我替你录案,等大人回来了,他定会马上替你申冤。”衙役在说起他家大人时,满是钦佩。

  宋知县被当地人称为宋青天,因不愿巴结他人,这县令一职一当便是二十年,深受当地百姓爱戴。

  此人从未因公徇私,当初连埋葬爱妻的银两都是百姓自发为他募捐而来。

  而此人竟然把这些银两一笔笔的给记录了下来,每月发放俸禄时亲自上门一家家归还。

  “不用了,待你家大人归来,让他来荣国公府一趟。”说完,敲鼓的人拿出了荣国公府的令牌给衙役看,证明自己的身份。

  敲门的人正是荣国公府的管家。

  荣国公有命,如果这宋县令真的如百姓说的那般是个好官,那便请他去荣国公府走一趟,相反,如果这宋县令与传言不符,那便直接斩杀。

  看这一路以来百姓对这宋县令的赞扬还有他这手下的人对待自己一个“平民百姓”的态度,管家便知这宋县令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官。

  只可惜自古家国难同顾,养出了这样一双女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