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家娇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沈家有女

宁家娇妻 尽长欢 1262 2019.06.09 23:17

  一个貌美的婢女手上拿着一件白色绣花披风,匆匆忙忙的往不远处的寄月亭赶去,到了寄月亭后,又一改急躁的脚步,轻手轻脚的拿起披风帮睡在亭中的女子盖上。

  “夏芩,快来看看我的画画的如何。”婢女听到有人轻声细语的喊自己,便转了过头,发现果然是表小姐又在拿她家小主子入画。

  夏芩对表小姐此举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表小姐这个人有个癖好,便是画美人。

  她的主子荣国公夫妇二人的相貌自然是不必说的,而睡在亭中的女子,他们的女儿凤陵郡主沈然兮,可谓是完全继承了他们夫妇二人的优点,甚至对比起他们来说,更要出色上几分。

  如若不是小主子的背景过硬,拥有这张足以让百花失色的脸,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夏芩刚想回答表小姐的话,却被另一匆匆赶来的貌美婢女给打断了。

  “夏芩姐姐,宋家小姐来信。”从远外赶来的婢女,喘着气说道。

  夏芩看着喘着气的婢女,无视了她手上的信,打趣道:“扶桑,我平时没事叫你多动动,你不听,现在可好了。”

  沈然兮的身边有两个一等贴身婢女,四个二等婢女,三等婢女则不计其数,而用沈然兮的话来说,“作为我的婢女,可以什么都不会,但是必须貌美如花。”因此,沈然兮的每一个婢女都是有上几分颜色的。

  而夏芩和扶桑皆是沈然兮的贴身婢女,但由于夏芩乃临安长公主所赐,所以实际上便比扶桑的地位还要高上些许。

  扶桑还在喘着气,没法回答夏芩的话,将手上的信在夏芩的面前扬了扬。

  夏芩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这信你先收着吧。”

  夏芩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宋家小姐,她总觉得这个人心计太多,奈何小主子却对这个宋家小姐喜欢的紧。

  趁她们在说话的时间,被夏芩喊做表小姐的女子再在画上添了几笔,收笔后,说道:“你们两个快来瞧瞧,看看我画的姣姣如何。”

  姣姣是沈然兮的小名,只有极其少数的人知道,也只有亲密的人才会这样叫。

  被称做表小姐的女子是荣国公府姑奶奶,荣国公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的女儿,也就是沈然兮的表姐,当然有资格直呼沈然兮的小名。

  当年,荣国公府的嫡女下嫁给一个白丁,可谓是引起了全金陵的轰动与非议。

  所幸的是当初所嫁的穷书生现在已经官拜礼部尚书,没有给荣国公府丢脸。

  当年还是个穷书生时的尤溪,便是凭借自己出神入化的画工赢得了荣国公府嫡女的倾心,作为女儿的尤常茹,画工虽然还达不到父亲的造诣,却也是极好的。

  自然不必说她刚刚画下的这画定是极好的。

  夏芩与扶桑还未回答,便被人抢先了。

  “表姐,你画的画当然是要让我先看。”沈然兮迷迷糊糊的醒来,便注意到了尤常茹手中拿着一副画,她敢肯定,那画画的定是她无疑。

  沈然兮想着自己睡觉的样子会不会不很丑?这种东西怎么能让别人先看到呢!便赶紧起身坐到了尤常茹的身旁,接过了她手中的画。

  沈然兮看了一眼画后,放心了,却故意说道:“表姐,你又把我画丑了。”

  内心却想着,画的还行,真的只是还行,然后再偷偷瞄多几眼,原来自己睡着了还是这么好看啊。

  “因为我家姣姣的美是画不下来的啊。”尤常茹自然知道这个表妹就是一病娇,要别人顺着她夸她给她顺毛,不然后果很严重。

  沈然兮听了十分满意,心情大好。

  后又想起自己在睡梦中好像听见过什么,“扶桑,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芷姐姐给我写信了。”说着,伸出了手,示意扶桑呈上。

  扶桑做了个鬼脸后,说道:“小姐,这你都能听到,你怕刚刚不是在装睡吧。”说着把信交给了沈然兮。

  沈然兮看了信后,让扶桑拿着信,然后把画卷了起来,很自然的交给了夏芩后,站了起来说道:“表姐,芷姐姐约了我今天寅时在沁旋楼相见,时辰快到了,我就先走了,不招呼你了。”

  尤常茹还未反应过来时,沈然兮就已经伴随着禁步的响声走远了。敢情她这表姐还没有一个外人重要?等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就说觉得哪里怪怪的,赶情,那丫头既然又把自己画的画给带走了。

  ******

  “话说自从魏延夺取了北方的政权后……”说书人的声音抑扬顿挫,十分的精彩,引起了底下的人的一片喝彩,甚至还有不少贵公子往台上扔些碎银以示打赏。

  这说书人是沁旋楼为了招揽客人而特意请来的。

  楼上阁楼里的宋芷对这地方感到十分的满意,只有在如此嘈杂喧闹的地方下手才不会太过引人注目不是?

  “李嬷嬷,你等一下可别让人跑了,不然等一下伯爷怪罪下来,你可不要怨我。”说完,宋芷便悠然的品起茶来。

  承安伯此人对宋伶倒是真心的,昨日见宋伶在府中哭的可怜,那般苦苦的哀求他,便答应了宋伶换人的提议。但思考再三,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派了自己的心腹李嬷嬷前来看看那女子是否真的如宋伶所说般的比宋芷还要貌美。

  倘若不是康王已经踏上了返回金陵的途中,承安伯还定会让宋伶把她所说的那女子画下来,呈给康王过目。

  李嬷嬷并没有理会宋芷。

  且不说李嬷嬷是承安伯已故的母亲的婢女,从小看着承安伯长大,就凭李嬷嬷是货真价实的苗族人,会苗族的催眠术,承安伯就不会轻易的弃了她。

  毕竟这几年来,每每向康王“进贡”一些貌美少女,承安伯便需要李嬷嬷的帮忙。

  站在窗口的竹澜看到了沈然兮已经到达,便向房中的人使了个眼色。

  沈然兮因为出门出的急,还是夺着众人偷偷从后门跑出来的,便仅带了夏芩和扶桑两个贴身婢女前来。

  因这里人流复杂,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两个貌美的婢女和被护在中间的带着帷帽的女子。

  沈然兮十分的不喜这嘈杂的环境,这沁旋楼在锦州境内也不过是二流的酒楼,她琢磨不懂为何宋芷要约自己来这种地方相见。

  夏芩和扶桑也十分不喜这地方,便赶紧护着沈然兮上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