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转学生她声甜貌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找江也补习

转学生她声甜貌美 旖桜 2020 2022.01.03 17:55

  戚宁听见林婳拒绝了他,心里没多惊讶,“唉,弟弟,别说了,人家拒绝你很正常。”

  听见她这么说,秦安更难过了。

  回到家,饭都没吃,就进屋了。

  林素看他这幅样子,有点纳闷,“宁宁,他抽什么风?”

  戚宁,“……他这次没考好有点难过。”

  林素呆愣了片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喃喃自语,“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秦安竟然会因为成绩的事难过?

  成绩她早就知道了,鸡毛掸子都准备好了,结果他整了这么一出,看样子也不像是装的,真准备“浪子回头”了?

  秦安殊不知,因为戚宁的这一句话他逃了一顿毒打。

  他此刻躺在床上,逼迫着自己不去想白天的那一幕,但是她说的话却一遍一遍的在他脑海里回响着。

  “秦安,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我以前不喜欢你,以后也是。”

  “离我远点。”

  “……”

  “……”

  秦安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盯着手机通讯录最上面的那个他念了好几年的号码。

  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打过去。

  他开了一局游戏,有些心不在焉。

  “我靠,那对面都漏视野了你还上。”听筒里传来林卸的声音。

  “艹,你他妈上个der啊,你个dog basket!”

  林卸被气急了,他的晋级赛。

  秦安看着自己屏幕上右上角1-7的战绩,说了声抱歉,等游戏结束就下线了,全然不顾林卸的信息轰炸。

  [you a dog,你会玩游戏吗!]

  [赔老子的钱!!]

  [可恶的dog秦安!]

  [……]

  [……]

  林卸骂了他两句,他一直没回信息,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给戚宁发信息。

  林卸:【秦安咋啦?给他发信息一直不回。】

  林卸:【我靠,我刚才骂他,他没骂我,我有点害怕了。】

  林卸:【卧槽卧槽,他怎么回事???!!救命!这样的秦安好吓人。】

  戚宁觉得秦安自尊心那么高的人肯定不想别人知道他被拒绝了,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戚宁拉开抽屉,从最里面找出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

  中间站着一个个小小的女孩,女孩看起来刚上幼儿园的样子,粉雕玉琢。

  旁边的父母牵着女孩的手,眼里满是笑意。

  看着这张照片,戚宁神色平静,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看着那一对父母。

  最终,将照片撕成了碎片,扔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她醒来时,秦安早就走了。

  一连好几天,秦安都是一大早就去了学校,放假也不打游戏了。

  他的小弟都一脸惊恐。

  红,“哥,你被人魂穿了?”

  黄,“哥啊,你别吓我。”

  绿,“我知道一个好点的驱魔大师,哥......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

  秦安半分目光都没有分给他们,开始死嗑数学题。

  最终面无表情:吐了,这他妈什么玩意,证明个锤子。

  ……他隐约记得江也数学成绩好像不错。

  ——

  “卧槽——!!”林卸瞪大眼珠子,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屏幕出现的一行字。

  是许久不见人影的秦安发来的。

  “江哥,秦安那小子又要跟你约架。”林卸连忙将手机递到他跟前。

  江也只是看了一眼。

  【秦安:告诉江也,六点钟,留香奶茶店不见不散,谁不来谁孙子。】

  “去吗?江哥?”林卸搓了搓手,他想去。

  江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就在林卸以为他不答应的时候,看见他薄唇轻启,慢悠悠地吐出一个字,“去。”

  林卸激动了一天,一听见放学铃声响起拿起手机就兴冲冲道:“哥,走走走!”

  江也微微颌首。

  戚宁不理解他俩为什么这么激动,就算明天放假也不至于这么兴奋吧。

  因为是周五,奶茶店聚集了好多人。

  桌子上摆着几杯冷饮,秦安坐在位置上,看着这么多人有些后悔。

  等江也出现在奶茶店连忙站起身,“在这!”

  他的声音很大,不少人都看过来。

  看清他的长相,周围的女生脸色有些微红,下意识的整理好自己的仪容。

  但是秦安看都没看她们一眼,看着杵在门口江也,有些不耐烦,“快点过来啊。”

  等他走近,才看见他身后跟着一个跟屁虫,没好气道:

  “我让江也过来,又没叫你。”

  林卸顺势坐在他对面,“要不是我,江哥还不乐意来呢,你就偷着乐吧,有我这么个优秀的爸爸。”

  秦安懒得跟他斗嘴,从书包里掏出几本书,还有几张卷子。

  “教我做题!”尽管是求人帮忙,他的语调依旧很拽。

  话音刚落下,江也有些茫然,他看向同样一脸茫然的林卸,这是秦安?

  林卸摇了摇头。

  “你......是秦安吗?”林卸试探性的问道。

  秦安冷着脸,像是谁欠了他八千万一样,“我是嫩爹。”

  江也这才认真的看向他。

  秦安也任由他打量。

  良久,江也才应了一声,“好。”

  秦安立马从黑色大包里掏出一块小黑板,还有一个黑板擦。

  看他准备的这么齐全,林卸呆愣了好一会儿。

  他有点头疼,这个世界变了。

  江也虽然嘴贱,长得没他帅,但是他讲题讲得还是很清晰的,但是架不住秦安脑子笨。

  “你不适合做题,你适合坐牢。”

  “实在不行,我托关系,让我二舅把你弄厂子里拧螺丝去吧。”

  “你他妈瞎,函数函数!!”

  “……”

  换作以前的秦安早就骂了回去,这次他被骂了只是脸色有些不太好,一直没骂回去。

  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江也给他讲了讲卷子,从第一题讲到最后一题。

  他只对了几道选择题,还是比较难得两道。

  讲完已经八点了,秦安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林卸已经快要睡着了,桌子上摆了很多小吃。

  第一天,江也以为秦安太无聊了才找他学习。

  结果一连好几天,都收到秦安发的信息。

  【学习去吗?】

  【有道题不会。】

  【奶茶店?】

  【去书店吗?】

  【第三道题不会。】

  在路上碰见,还会主动跟江也打招呼,全然不顾他身后小弟惊恐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