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全能世界架构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少女莫得感情

全能世界架构师 梦回田园t 2804 2019.08.10 18:47

  《闪灵》宣传位上,安德烈看着源能数值的上涨幅度,微微点了点头。

  今天的展览才开始这么一会,源能上涨的势头已经相当猛了。

  到现在已经增加了20多点源能值,等到今天结束,说不定源能值的上涨幅度能够到达300点甚至更多。

  “不过照这个架势,就是再经过一天的口碑扩散,也不一定能够超越《骑士传说》。位置的劣势还是太大了。”

  安德烈的目中露出无奈之色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是他宣传位上只有一台世界共享仪,现在不少体验者都得排队等着。

  要是能够有多台世界共享仪的话,源能上涨的速度还能再快一些。

  就在安德烈脑海中闪动着这些念头的时候,一个少女在宣传位上坐了下来。

  “好冷的人……”

  在看到这个少女第一眼的时候,安德烈就莫名的有了这种感觉。

  这个少女就像是游离在世界之外一样,好像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她的表情有所变化。

  她身上散发出的优雅气质也表明,这个少女恐怕来头不小。

  “这样的人来这里做什么?”安德烈心中闪过疑惑。

  “我要体验《闪灵》世界,谢谢。”

  少女礼貌地和安德烈说了一声,然后就进入了《闪灵》世界之中。

  “可能是因为好奇吧。不过到目前为止,愿意来体验《闪灵》世界的还是男性比较多,女孩子好像天生就对这种世界不太感冒,也不知道他能够支撑多久。”

  “可能在丹尼出现幻觉的时候就会被吓到退出吧。被血水淹没的感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撑得住的,就连一些胆子小的男性都在这里被吓得退出来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安德烈静静等待着。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数分钟过去了,这个少女竟然还没有被吓出来。

  而当安德烈看到世界共享仪上的源能数值时,错愕的表情在安德烈面上浮现。

  从刚才到现在,上面的源能数值没有任何变化。

  这也代表着,直到现在,《闪灵》世界中的一切都没有对这个少女造成任何惊吓!

  “这怎么可能!”安德烈的目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到现在恐怕已经经历了数个惊悚点了吧,怎么会一点数值变化都没有?

  难道是世界共享仪坏了,导致这个少女体验到的世界跟别人不太一样?

  这时候,一旁的戴维斯对安德烈解释道:“这位小姐是阿卡莎·丘吉尔,丘吉尔家族的唯一法定继承人。”

  “但很不幸,从小时候开始,阿卡莎小姐就患有一种奇特的心理疾病。她无法感受到恐惧、高兴或是别的情感,这对她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阻碍。”

  “这并非生理性的病变,心理医生也只能建议她寻找一些强烈的情感刺激。只要能开始感受到情绪的变化,温蒂小姐应该就能够逐渐恢复正常人的生活。”

  “阿卡莎小姐这次来就是为了试试,看你的《闪灵》世界能否让她产生恐惧。”

  ……

  而此时,在《闪灵》世界内。

  蓝衣小女孩正向着丹尼招手,面上挂着扭曲的笑意。

  丹尼看到她们的尸体横在通道之中,吓得发出惊叫。

  但从丹尼视角体验这一幕的阿卡莎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

  她甚至脱离了丹尼的视角,像幽灵一样行走,近距离地来到了蓝衣小女孩身边,摸了摸她们躺在地上的尸体。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没有任何恐惧的情绪。

  “这个闪灵世界已经很不错了,这样也不行么?”

  阿卡莎皱了皱眉头,静静地体验着剧情。

  很快,杰克说出了让无数人毛骨悚然的台词。

  “丹尼,我要你陪我,陪我在这里玩。”

  “永远,永远,永远!”

  阿卡莎冷眼看着这一幕,淡淡地点了点头:“有点意思了,但我能感觉到,这还远远不够啊。”

  接下来一连串的剧情发生。

  一系列的惊悚情节足以让常人吓得魂不附体,但阿卡莎却摇了摇头。

  这样的惊悚程度比之前杰克说出台词的时候还要差一些,更不会对她有什么刺激。

  “如果那就是最吓人的部分,那还有必要继续体验么?”

  “如果还是这样,我不准备再浪费时间了,该退出了。”

  阿卡莎有些失望。

  “或许我永远无法成为正常人了吧。”

  “无法体验到爱的话,也就只能勉强找个异性,延续丘吉尔家族的血脉了呢。”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情节也进展到了高潮。

  温蒂来到了大厅中,翻阅着杰克的手稿,发现上面全是在重复一句话——全是工作没有休息,杰克将会发狂!全是工作没有休息,杰克将会发狂!

  “你喜欢吗?”

  杰克的声音响起,温蒂抬头看去,杰克就出现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

  哪怕是作为法医学徒解剖过尸体的戴维斯,在遇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恐惧。

  而两天时间里,在数百体验者中,能见到这一幕的也只有戴维斯一个而已!

  阿卡莎的心跳稍微加速了一瞬。

  她打消了要退出的念头,自语道:“这样么?有点意思了。”

  温蒂被杰克吓得发出大叫声。

  “你喜不喜欢?”杰克笑着逼近。

  温蒂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

  “你在这里干嘛?”杰克的声音竟透出几分温和。

  “我……想要……找你谈谈。”

  “好,谈就谈。”杰克翻翻文稿,“你想谈什么?”

  温蒂始终抓住那根棒球棒,双眼惊恐地盯着杰克:“我……我忘记了。”

  “是丹尼的事吗?”杰克的声音回响着,“好像是关于他的事。”

  “我们该谈谈丹尼的事。”杰克的声音回荡着。

  “我想……我们该谈谈怎么处理他?”杰克笑着向温蒂逼近,“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处理他?“

  温蒂哭着向后退:“我不知道。”

  “不会吧,我想你有一些非常好的想法,关于如何处置丹尼,我想知道是什么。”杰克头发蓬乱,眼睛紧紧地盯住温蒂,眼珠仿佛马上就要从眼眶里跳出来。

  “我……我想也许他应该去看医生。”温蒂可怜地说道。那孩子精神紧张,伤痕未褪,到现在一言不发,他需要离开这里,全家都需要离开这里!

  “应该去看医生?”

  “是的。”泪水顺着温蒂的脸颊不停地流下来。

  “什么时候该去?”

  “越快越好,求求你!求你!”

  “你觉得他健康有问题?”杰克向前迈了一大步,温蒂渐渐被逼到了墙角。

  “是的。”

  “你很关心他。”杰克说,“你关心我吗?”

  “当然!”温蒂叫着。

  “当然?你想过我的责任吗?”杰克叫起来。

  “你说什么?”

  “你曾想过我的责任吗?你想过,我对我老板的责任吗?你想过,我同意照顾旅馆的一切到5月1日吗?你觉得这整件事重要吗?老板对我非常有信心,而且我也签了合约,答应接受这份工作,这整件事,你觉得重要吗?你知道什么是职业道德吗?”杰克发狂般地叫起来。

  温蒂却已经无路可退,只有登上身后的台阶,那台阶通向二楼的平台,约有四十几级台阶。

  “你想过如果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吗?你想过吗?”杰克又向前了一步。

  温蒂退到楼梯,她开始做最后的挣扎,她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丈夫,而是她和儿子的伤害者。他疯了!

  温蒂挥着棒球棒大喊着:“走开!”

  而这却激怒了杰克,他最讨厌女人在他面前指手划脚。

  “为什么?”

  “我只想回我的房间。”温蒂恳求着。

  “为什么?”

  “因为,我很困惑,我需要好好想想。”

  “你已经有够多的时间思考,现在多几分钟有什么好处?”杰克狰狞地笑着。

  “走开!求求你,别伤害我!”温蒂眼看就要接近失控的边缘,她手中的棒球棒痉挛似地抖动着。

  杰克看着温蒂受惊吓的面容,张开手,向温蒂做出了一个要抓住她的手势。

  “走开!”

  温蒂双目圆睁,挥动球棒击中了杰克的手臂,杰克感到一阵疼痛,缩回了手。

  就在这一瞬间的停顿中,温蒂不受控制地又向杰克挥去了重重的一棒。

  咚!

  沉闷的声音响起,杰克护住自己,惨叫着,从楼梯的顶端向下仰头摔去,滚落在了一楼的地板上,额角流出血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