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全能世界架构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镐爆鸡丁

全能世界架构师 梦回田园t 2410 2019.09.08 23:00

  在发现自己刚刚与一具被剥皮的死尸擦肩而过时,饶是阿卡莎因为心理障碍而远比常人冷静,此时也不由得心跳加速。

  “如果只是尸体的话,我在其他的恐怖世界中见过很多了,根本就不会有特殊的感觉。”

  “但在《逃生》里就完全不一样。”

  “无处不在的黑暗造成了压迫的感觉,勾起了我的联想,哪怕是树枝和岩石也会在黑暗中让我联想到危险的怪物。突然出现的死尸,其恐怖程度就更是数倍提高了。”

  “无处不在的黑暗、摄像机……这些设计真是开创了恐怖世界的一个先河。”

  阿卡莎走过了马车夫的尸体,又走过一个山隘,借助月光能看到山脚下有教堂的高塔,山下好像有个村庄。

  布莱克发出了声音:“一个镇子?琳可能就在镇子上,我得去找她。”

  阿卡莎深深吸了口气。

  马车夫的尸体就在附近,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容易想象这个村庄可能会有些古怪,但为了完成找到琳的任务,她也只能操纵着布莱克继续向前走了。

  而每向村庄靠近一步,月光就因为山峰的遮挡而微弱一些,四周就越发的昏黑,这让阿卡莎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向着怪物的血盆大口中走去。

  等到她小心翼翼地来到村庄边缘时,一阵腥臭的味道从村庄里传出来,像是腐烂的牲畜的味道。

  这时候四周已经全黑了,阿卡莎拿出摄像机,打开夜视模式后感到有些不妙。

  “电池的电量已经消耗了一半还多了,我得想办法补充一点电池才行,不然之后要寸步难行。”

  她咬咬牙,摸到一个没亮灯的房子外面,打开了房门。

  里面是一片黑暗,不开夜视模式的话,阿卡莎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阿卡莎在夜视模式的诡异画面下摸了进去,好在里面没人,确切地说是没有活人。

  在餐桌旁边趴着一具死尸,这个人好像是自杀的,还留下了一张纸条。

  阿卡莎眼尖地发现餐桌上有一节电池,连忙过去将电池收了起来,这才感到一丝安全感,然后在夜视模式下阅读起了纸条的内容。

  只读了几行,阿卡莎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寒意。

  “宗教?而且是一种我没有听说过的宗教,安德烈先生自己设定的么?”

  “这个纸条上写着关于性和同性恋、繁衍相关的内容,我的天,虽然很多东西看不明白,但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阿卡莎也想起了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十字架,十字架上钉着一个男人。

  “受难的人,十字架……”

  “在恐怖世界中加入宗教的元素么,确实相得益彰。”

  阿卡莎搜索了一番房间后,就继续向着村庄里面前进。

  她本来以为这个村庄可能没人,或许是一些鬼物占据其中,但她很快就改变了想法。

  有的屋子里面亮着灯火,明显是有人的。

  阿卡莎在开着夜视模式的时候,路过一个窗口的时候,还明显看到一个人影从窗口一晃而过。

  一晃而过的是一个男人,用一种凶狠的眼光看着她。

  在夜视模式下,这个男人的眼睛好像都在发出冰冷的光,跟人形的怪物没什么区别。

  这让阿卡莎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看来跟《闪灵》一样,《逃生》中的主要敌人也是人类。”

  “《闪灵》里面的温蒂都能用刀刺伤杰克,《逃生》里虽然我操控的布莱克不是战士,但好歹是个男人,找个武器说不定还有一战之力?”

  但很快,阿卡莎的这个想法被打消了。

  在她经过一具流血的羔羊尸体后,一个让人厌恶的声音念诵着疯狂的经句,向着阿卡莎在靠近。

  “在羔羊被屠宰的生命之书中,弯曲的刀刃,和军团里每个被脚镣拷住的人。”

  “这把刀为了那只长着多只眼睛的羔羊而接受洗礼。恶劣精·子的播种者……”

  这充满了危险暗示的经文让阿卡莎感到不妙,开始缓缓向后退去。

  在夜视模式下,只见到在黑暗中,一个扛着十字镐身材高大的女人走了出来。

  她就像是手持镰刀的死神一样,向着阿卡莎快步走来。

  这个扛着十字镐的女人正是前世《逃生2》中被玩家称为镐姐的剧情人物,不知道多少玩家在这里交出了一血并且留下心理阴影。

  在镐姐出现后,阿卡莎看到她手中提着的巨大的十字镐,还有镐尖的血迹,连一瞬间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就扭头向后面跑去。

  当镐姐拖着十字镐追上来的时候,一种紧迫的感觉在阿卡莎的心里升腾。

  跑,跑,必须要跑。

  这么大的十字镐看起来可不像是吃素的,要是被她抓到,恐怕可没好果子吃。

  问题是在一片黑暗中,阿卡莎要找到路就必须打开摄像机,而要开摄像机就会拖慢逃跑的速度。

  而不打开摄像机的夜视模式的话,四周都是一片黑暗。

  黑暗中的篱笆、房子什么的好像都差不多,尤其是有着镐姐的追赶,阿卡莎慌乱之中根本就分不清方向。

  浓郁的黑暗再加上镐姐的追杀,不断加强着阿卡莎心中的紧迫感,这就是《逃生》的魔力。

  你不但要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还要躲避黑暗中的威胁,再加上你手无寸铁,被抓到的话就是死路一条。这些元素相结合,造成的恐怖感觉立刻就会成几何倍数增加。

  第一次体验《逃生》世界,哪怕阿卡莎因为心理疾病,情绪的波动远比常人要小,这个时候也已经在黑暗之中慌不择路。

  左兜右转之下,阿卡莎发现自己居然撞到了一条死路里。

  “糟了,这下子逃不掉了。”

  阿卡莎心中一惊,后面镐姐已经拖着十字镐堵住了阿卡莎的退路。

  阿卡莎还想试着挥舞拳头看能不能反抗一下,但她忘了《逃生》刚开始的提示,《逃生》中的角色并不是战士,他们没有丝毫的战斗能力。

  在面对镐姐这样体力惊人手持杀器的敌人时,阿卡莎的反抗只是在加速自己的死亡进程。

  瞬间,死亡动画接管了阿卡莎的视角。

  镐姐一把抓住布莱克,用长柄十字镐的柄将布莱克打翻在地,然后怪笑了一声,调转十字镐狠狠插了下去。

  这个过程中,出于对体验者的保护,安德烈大量削弱了痛觉,所以阿卡莎并没有感受到过多的痛苦,也就是感觉轻微的被针扎了一下罢了。

  但是那种视觉冲击力着实让她的心跳不断加速。

  尤其是镐姐的十字镐居然是冲着布莱克小腹再往下一点插过去的。

  哪怕阿卡莎没有那个零部件,看到这个画面也还是感觉下面一凉,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然后镐姐插也就插了,狠狠捅下去以后还不算完,居然还握着十字镐用力一扭。

  单单是听到布莱克的惨叫,看到他抽搐的样子,阿卡莎就知道这感觉肯定痛苦到爆炸了。

  随着布莱克的死亡,画面渐渐陷入了黑暗,阿卡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前浮现了一条提示。

  “检测到您的体征大幅偏离平均值,将暂时禁止您体验《逃生》世界。”

  “请好好休息,平复心情后再度进入《逃生》世界体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