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剑灵之问心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命运的巨轮

剑灵之问心曲 一纸巟年 2164 2020.10.18 07:58

  .

  这个时候,那个水蓝色的剑影已经进入到了江良的身体之中。

  在水蓝色剑影和洪玄公的通力合作之下,江良身上的幽光才慢慢淡化,终于幽光被再次压缩进了江良的心脏之中。

  这个时候,洪玄公已经有些脱力,不是他修为不够高深,而是他曾经收的疮伤实在是太重了。

  就像刚才,为什么是那道水蓝色的剑影先发现了江良的异常而不是洪玄公先发现,因为那时候洪玄公大部分心神都在压制内伤。

  这也是洪玄公为什么常年坐在阁楼里闭目养神的原因,他受的伤已经不是人力能够治得好的了,可以说若是不压制的话洪玄公早就死了。

  然而,尽管如此洪玄公还是会经常分出心神来教导弟子,甚至江良总是以为师父不愿意教他修行,其实洪玄公总会在夜深人静,江良睡着了的时候去江良住的房间为江良压制体内的浊气。

  因为实力受损太过严重,洪玄公有心为江良根除体内的浊气,却也只是有心无力,徒叹奈何。

  这些洪玄公从来没有对江良说过,所以江良才总以为是师父不愿意教他修行,其实是他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修行。

  浊气污体听起来好像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其实哪有那么简单,浊气,魔族之源气也,怎么可能简单。

  当然,江良因为不知情而有所怨念,这本就是人之常情,再说他也只是口花花而已,心中还是很感激和尊重师父洪玄公的,所以这没什么可抨击的。

  而这个时候,为了给江良压制被激活的浊气,洪玄公终于还是压制不住自己的内伤了,所以才会昏倒在江良身边。

  那个水蓝色的剑影也就是鬼天剑的剑灵,在将江良体内的浊气压制回心脏中之后,同样进入到了江良的心脏之中,然后又穿过了心脏内的浊气穿过了神异之地,找到了江良。

  然后这才有了,剑灵刺伤黑龙救下江良的事情。

  之后的事情发展却有些出乎预料,江良的意识回归之后,剑灵同样出现在了江良的身体之中,剑灵并没有就此离去,因为剑灵似乎是和浊气有着难以释怀的仇恨。

  然后剑灵便和浊气在江良的体内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战,剑灵想要镇压浊气,浊气想要吞噬剑灵,两者有来有往,最终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按理来说剑灵其实是克制浊气的,但是浊气在江良体内生根,早已与江良不分彼此,剑灵却是外来的无根之物,所以才会僵持不下。

  剑灵自然很不甘心,一言不合就直接吸收起了江良体内的能量,奈何江良不是修行者,体内并没有什么能量存在,未有那未曾觉醒的混杂血脉多少还算是能量。

  然后,剑灵便吞噬起了江良体内那混杂的血脉之力,浊气自然不甘心看着剑灵变强,尽管那股血脉之力很微弱,它以前都不屑于吞噬,但是处于对剑灵本能的畏惧,它便与剑灵争相吞噬起了那混杂血脉之力。

  最后,江良体内那未曾觉醒的混杂血脉被剑灵和浊气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然而,江良体内的血脉之力实在是太微弱了,根本无法支持剑灵将浊气镇压,最后剑灵似是发生了奇妙的变化,竟然也在江良体内生了根!

  这个时候剑灵也不再是无根之物,但是这个时候剑灵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镇压浊气了,因为它和浊气都吞噬了江良的混杂血脉,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者竟然成了同根同源!

  这个时候,浊气也因为吞噬了江良体内的混杂血脉出现了一丝奇异的变化,原本就算吞噬了江良的血脉它也有能力干净而不受影响,但是现在剑灵吞噬了一半,它吞噬了一半,而且剑灵似乎还在江良体内变成了新的血脉!

  这样一来它竟然也无法完全消化江良那混杂的血脉之力了。而且,因为剑灵的存在它更是不敢肆意作乱了,这就很尴尬了。

  一场争斗最后竟然便宜了江良,这是剑灵和浊气都始料未及的,这也是洪玄公始料未及的。

  洪玄公虽然不知道江良体内发生的神奇变化,但是在江良意识回归将洪玄公唤醒之后,洪玄公便发现鬼天剑的剑灵并没有回归。

  所以醒来之后洪玄公才一直让江良扶着,而并没有马上去拿拐杖。

  一来洪玄公是为了查看江良的身体状况,二来也是为了查看剑灵的下落。

  这一查探,洪玄公震惊了,首先江良那混杂的几乎难以觉醒的血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鬼天剑的剑灵变成了江良新的血脉,而最让洪玄公震惊的是,江良体内的浊气似乎是完全被镇压了。

  这个时候,原本那从不安分的浊气异常的乖巧安静,似乎再也没有了兴风作浪的意思。

  想想也对,鬼天剑,神剑也,鬼天剑的剑灵又怎么会镇压不了浊气。

  所以洪玄公晚上才会这么失态,并表示要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江良身上,因为剑灵血脉的出现,他想赌一个未来……

  然而,洪玄公却不知道,早在鬼天剑剑灵觉醒的那一瞬间,距离无日峰数千万里外的东方大陆上一座幽冷大殿中,一个长的很漂亮但却如同万年寒冰一样的女人却是感应到了鬼天剑的气息。

  然后那个女人甚至都不顾她准备了数十年的一项对她极其重要的计划,急忙离开大殿,马不停蹄的向着无日峰所在的方向赶来……

  虽然,那个女人在离开大殿向无日峰所在的方位赶来的途中突然失去了对鬼天剑的感应,但她并没有放弃,依然还在向着大概的方向疾驰……

  那个女人之所以会失去对鬼天剑的感应,乃是因为鬼天剑的剑灵化作了江良的血脉,对此那个女人毫无所知。

  ……

  同样,没有人知道,无形的命运巨轮便是从这一刻开始骤然运转了起来,关于那个女人的,关于洪玄公的,还有关于江良的命运,终将纠缠在一起,至死不休。

  一段被历史掩埋的真相也将因此而被揭开。

  曾经的恩怨情仇终将是要被清算的,这是谁也逃不开的宿命。

  这个时候江良还在安然沉睡,这个时候洪玄公也才终于在释放完情绪之后准备休息。

  命运悄然轮转,却是一夜无话。

  直到朝阳再次升起,红霞再次洒遍人间,师父师兄师姐们都已早起,江良却是罕见的睡了一个懒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