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弄扁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弄扁舟 料峭庭前 2095 2019.09.24 20:03

  “不是,”姚尤担心谢云逸以为自己在质疑他的建议,所以做了一长串的解释,“可能是因为昨晚入睡前想到小说里‘闹鬼的森林’,导致我睡觉的时候,潜意识从我的记忆里寻找素材加工了个VR版的闹鬼森林。”

  看谢云逸仍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姚尤又添了句:“民宿人气足一些,人多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谢云逸点点头,然后拿眼睛注视着姚尤。

  姚尤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站在洗浴室门口,连忙离开,让出洗浴室的通道。

  谢云逸把门落锁了,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打热水的声音。

  听到声音,姚尤改走为跑,最后跳上了床。

  钻进棉被里,姚尤一边脱着睡衣,一边懊恼自己怎么睡一觉就忘了将衣服带进洗浴室里更换这件事。

  早餐还是在民宿解决的,依然是谢云逸掌勺。

  事实再次证明了姚尤的慧眼识人。

  同样早起的一家四口美国人,两个小女孩本来因为起床气在那里绝食抗议,最后被谢云逸做饭的香气诱得放弃了对自己权利的争取,交换条件则是谢厨师要为她们做早餐。

  饭后,姚尤和谢云逸为了消食,绕着街道走了好几个来回。

  这一行为引得整个街道两侧屋子里的人频频往窗口外打量,导致姚尤他们提前钻进租来的车里,眯眼又睡了好一会儿,才驱车前往姚尤神往的绿山墙景区。

  他们先到的是接待中心,工作人员给他们拿了张中文版的介绍,上面是简单的景点导览图和景区介绍。

  姚尤许是有些情怯,没有直奔目的地,而是先拉着谢云逸往礼品店跑。

  精挑细拣了几件小礼品,抱走了一摞原著小说和一件龙虾毛绒玩具进车里,姚尤才按图索骥,奔着绿山墙小屋而去。

  小屋绿顶白墙,门窗边缘也是绿色。屋子围着白色的栅栏,内里花草葱茏。

  小屋再往后是绵延的森林,看不见穷尽处。

  绿山墙是完全按照露西·莫德·蒙哥玛丽小说所描绘的那样布置的,姚尤可谓一饱眼福。

  这似真似幻的场景,使得姚尤第一次主动拜托谢云逸,让他帮忙拍摄自己站在防护隔离带外的游览照片。

  姚尤在安妮的小房间里流连忘返。她凝视着工作人员摆在床头三脚圆桌上的那盆绿植良久,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出了屋子,谢云逸又陪着姚尤走过情人的小径、穿过闹鬼的森林、欣赏了闪光的小湖,站在铁丝筑起的围墙外眺望了眼彩虹幽谷,才又折返到了绿山墙前。

  这时,那些扮演书中人物的工作人员正在向游客分发冰淇淋。

  姚尤第一次排队时,是从有着黑长卷发的安妮好友——戴安娜手上接过冰淇淋的。

  她转头就递给了谢云逸,然后又一次排队,这次终于从安妮手上拿到了冰淇淋。

  甫一接过安妮手中的冰淇淋,姚尤连忙转头看向等在一旁的谢云逸。

  后者叼着盛冰淇淋的小圆盒,晃了晃手上的相机,表示已经为姚尤捕捉下了这历史性的时刻。

  姚尤满意地点点头,竖起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

  一次一小勺,慢条斯理吃完冰淇淋后,姚尤从长椅上起身,拉着谢云逸继续逛谷仓和博物馆。

  午饭他俩是在景区内的咖啡馆就地解决的。

  精力充沛的姚尤吃完饭连午间小憩都免了,直接带着谢云逸往林间小道上钻。

  等相机的存储卡告急,姚尤又给谢云逸换上自己的手机,直到日落时分,两人才回到景区的停车场,驱车回民宿。

  姚尤在归程中也不见半点疲惫,坐在副驾驶座上,絮絮叨叨地和谢云逸讲述安妮系列后面几部的故事:“所以,我看到《风吹白杨的安妮》就没看啦。再后面一部《梦中小屋的安妮》也尝试去看,但是我对婚后生活的描述不太感兴趣,看了一章就弃了。”

  姚尤喝了口安妮的周边饮料,开始剖析自己的心理:“我猜可能是因为我当年翻开《绿山墙的安妮》时,只是把它当做儿童文学来看,根本没有把它当作《简·爱》、《蝴蝶梦》这种爱情故事来对待。至于《女大学生安妮》和《风吹白杨的安妮》,虽然有爱情的描写,但是一来篇幅不多,二来我作为一名憧憬大学生活和工作生活的人,更关注的还是安妮生活中,除爱情外的其他方面。”

  姚尤顿了顿,犹豫了下,还是将真实想法托出:“而安妮结婚后,即使描写的还是那些家长里短、生活琐事。但是她已经不是那个我最初记忆里的女孩了。她成了某个人的妻子,她不再是那个所有秘密都能分享的伙伴了。我大概是因为这种想法,所以迟迟不愿翻开,看看她婚后的生活是怎样。”

  “你想安妮成为永远长不大的彼得·潘?”谢云逸这样解读姚尤的观点。

  “不不不,我希望她是属于自己的小狐狸。”姚尤这样总结自己的思考轨迹。

  “可即使结婚了,她依然是安妮,依然是你熟悉的安妮。”谢云逸不太能理解未婚安妮和已婚安妮在姚尤心里的区别。

  “大概就是社会属性变了,”姚尤在谢云逸的疑问中深入挖掘自己心灵幽暗处的想法,“以前安妮始终是安妮,可现在她变成了吉尔伯特的妻子。”

  “可是,吉尔伯特也成为了安妮的丈夫,这不是相互的吗?”谢云逸有点摸着姚尤反感的缘由了。

  “但是,社会上只会默认安妮是某个人的妻子,某个孩子的母亲。”姚尤依然紧蹙眉头,“而一般不会默认吉尔伯特是安妮的丈夫。”

  姚尤表达得有些模糊,但谢云逸还是理解到了她的核心意思。

  “那是社会的整体氛围造成的,”谢云逸分出方向盘上的一只手,摸上姚尤搭在椅座边缘的手,轻轻捏了捏,安抚道,“但作为社会中两个独立的个体,我们或许无法完全改变外人的看法,但我们可以从内部消解这种一贯的模式,以我们认可的方式开展婚姻生活,这不就是我们结婚以后准备做的事么?”

  谢云逸这番话,缓解了姚尤心中的焦虑,她点点头,拿起搁在腿上的饮料瓶,一饮而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