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雅克和他的贴身翻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关蕾

雅克和他的贴身翻译 肆晓月 3853 2021.09.30 19:42

  离开翻译机构之后林溪直接回家,那是她在东四环租的公寓。

  这天是工作日,年轻人都去上班了。正直中午,阳光火辣,小区内非常的安静,连溜达的老头老太太都少。林溪喜欢这样的安静,这也是她选择这个小区的原因。

  门口有家兰州拉面,正好是午饭时间,店里面坐了不少在附近上班人。

  “毛细,加肉。”

  林溪每次来都是吃这个。

  来北京之后她才知道原来拉面是可以自己选择粗细的,根据粗细程度可以分为:毛细、二细、三细、韭叶、大宽等等。

  林溪喜欢吃细的,因为嚼起来不费劲。

  拿着收银员打印出来的小票,林溪走到拉面间,将小票递给戴着白色回族帽子的小哥。那小哥冲着内间的拉面师傅喊了一声:“毛细~~”,随后回头跟她说:“你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林溪没说话,冲他笑了笑,她是这家拉面馆的熟客。北方人喜欢有劲道的拉面,很少人像她每次来都要毛细的,前台收银员和小哥对她印象深刻。

  林溪这次又将拉面吃得汤都不剩,热乎的拉面加上热辣的天气,即使拉面馆内开着冷气,林溪依然吃得额头香汗涔涔。

  她正往外走,关蕾发来微信:“六点半东来顺,完了去V-STAR。”

  林溪还没来得及回复,关蕾又加了一句:“你买单!”

  林溪白了一眼,回复了个“OK”的表情。

  走出拉面馆,想到昨晚没来得及洗头,林溪揉了揉略微油腻的头发,向离拉面馆不远的发廊走去。

  中午人少,不用等待。林溪躺在洗头床上,给她服务的是她熟悉的技师。

  技师拿着花洒一边轻柔的往她头上喷水,一边问:“林小姐,好久没见你了,前阵子又出差了?”

  “嗯。”林溪淡淡的回答。

  “真羡慕你,不像我只能守着这个发廊。”

  林溪闭着眼睛,没说话。

  技师知道林溪一向不喜欢闲聊,也就没再说什么。

  填饱了肚子又洗了头,林溪觉得精神了许多,回去的路上顺便拐进便利店买了点水果和酸奶。回到自己的小屋已经是三点了。离跟关蕾越好的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林溪走进工作间,开了电脑。

  登录自己的社交账号“爱旅游的小溪”,开始刷评论。

  经过几年的运营,她的社交账号已经积累了几百万的粉丝,不少商家看中了“爱旅游的小溪”这个号的垂直度和专注度,自动联系上门,将自己家的产品邮寄给林溪,让她在旅途中晒图的时候能带上自家的产品。墨镜、丝巾、衣服、鞋子、包包、首饰、口红、护肤品等等,她会分享产品的下单链接,从而获取交易佣金,这也是她的收入来源之一。

  林溪有个习惯,放在社交账号上的照片从来不会露真容,要不戴着宽大的墨镜,要不丝巾半遮面,要不侧脸,要不就是低头。

  在巨大的网络流量面前,她想尽量保护好自己的隐私。

  林溪回复了一些粉丝的评论,再打开私信,发现一个自称“穹游”旅游网站的工作人员给她发的邀约,询问她是否有计划自驾游,能否给他们提供自驾的游记。

  林溪知道这个网站,跟其他网站卖跟团产品不同,这是一个专门做自驾游的网站和自由行的网站,刚拿了风投。

  林溪在北京没有车,在北京上车牌需要摇号,外地车牌进入北京又有诸多限制。

  作为一个旅游达人,她参加过几次朋友搞的自驾游,有时候开朋友的车,有时在当地租车。

  虽说自驾游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但像她这种一出去就要个把月的,自己一个人开车会很累。朋友们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想要找个能长时间一起自驾游的伴侣不容易。

  林溪关掉账号,打开编辑器,准备继续编辑她前几天刚结束的东南亚之旅游记。

  下午五点半,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小时。

  林溪合上电脑,到卧室找了件印花T需和牛仔短裙穿上,简单的化了个淡妆,齐肩的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拎着个小包就出门了。

  但她又忽略了一个事情,现在是下班高峰,车极其难打,打车软件显示排在她前面的还有53人。

  她掏出手机给关蕾发了个信息:“晚点到,打不上车。”

  刚发完不久,关蕾就给她来电话了。

  “溪溪,你不用打车了,王远正在来的路上,应该也快到东四环了。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顺路去接你。”

  “他也来?”林溪瞬间觉得有点头疼。

  王远是大她们两届的师兄,国际贸易专业,北京人,毕业后在燕郊开了个贸易公司,现在小有成就,上大学的时候王远就喜欢林溪。

  林溪当时有男朋友,而且是异地恋,王远毫不掩饰自己对林溪的喜欢,时常嘘寒问暖。可是直到林溪异地恋结束,王远也没能撬得动这个墙角。

  “这不你生日嘛,我就告诉他了,多点人热闹。”

  林溪叹了口气,“还有谁要来?”

  “还有陈浩、菲菲、安德鲁和莉娅。”

  陈浩和菲菲是他们以前外国语学校的同学,安德鲁和莉娅则是林溪之前外企的同事,法国人。毕业之后,林溪和关蕾进了同一家公司,和他们两个关系甚好。林溪辞职之后关蕾还在原来的公司待着,因此跟他们也保持着联系。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北京实在太大,想要聚一次也不容易。喜欢攒局的关蕾就爱借着节日、生日的机会把大家召集出来聚会。

  早在半个月之前,林溪还在马来西亚,关蕾就打电话来提醒她别忘记自己的生日,一定要在生日之前赶回来。本来她打算在新加坡待一星期的,总是被关蕾催促着,行程压缩至四天。

  “行了,你就在小区门口待着别动,我这就打电话给王远,让他去接你。”

  “别......”

  林溪话还没说完,关蕾就挂断了。再回拨过去,已经是在通话中。

  没一会儿,关蕾又打来电话:“王远还有10分钟到你那儿,你等等吧。”

  林溪还能说什么,人都差不多到了,总不能让人家掉头回去。低头看看打车软件上的提示,前面还有38个人排队,林溪叹了口气,点了“取消用车”。

  林溪站在门口,脑中想着那篇未完成的游记,还需要增加哪些内容,用哪张图片,过了大概10分钟,一辆宝蓝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她旁边。

  “林溪。”

  王远将右边的车窗放下来,冲着正在出神的她喊了一声。

  “嘿,王远。”林溪回过神来冲他打招呼,才发现他换车了。

  林溪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王远看着她系好安全带,这才缓缓的启动车辆。

  “麻烦你了,还专门拐过来接我。”

  “这有啥麻烦的,顺路,而且这不是来给你过生日吗?”

  “哎,关蕾这人......我都说不用过的。”

  对于生日,林溪没有太大感触,过于不过都无所谓。她的生日是8月30日,以前读书的时候暑假没开学,生日就跟家里人一起过了。毕业之后工作了,每年都是关蕾给她操办。

  “怎么,你不想见我们?”王远双手把着方向盘,扭头看了她一眼。

  “不是,别误会,只是大家都挺忙。”

  王远笑了笑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王远又说:

  “听关蕾说你这次又去东南亚了,刚回来?”

  “嗯。”

  又是一阵沉默。

  高峰期车多,王远的车开得很慢,好不容易挪了一两百米,又赶上红灯。

  “林溪......”

  趁着等红灯的时间,王远扭过头看着她,他的双手依然搭在方向盘上。

  “嗯?”林溪感受到他的目光,却不看他,而是直直的看着前面的车辆。

  王远犹豫了一下,说:“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

  “为什么?”这回,林溪终于转过头看他了。

  “你一个女孩子,经常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跑,多危险。”

  “我会保护自己。”

  最近这两年单身女子外出出事的新闻时有报道,有被网约车司机杀害的,有失踪的,有被强暴的。这些新闻她有关注,外出的时候对身边的人也会多留些心眼,她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也不会招惹别人。

  看着王远欲言又止的样子,林溪主动问道:“怎么,有话说?”

  王远想了想,这才开口:“我们公司现在开拓欧洲市场,缺个会说法语片区的负责人,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呵呵,你怎么不说你缺个老板娘呢?”林溪调侃道。

  王远愣了一下,才说:“如果你愿意......”

  林溪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转移话题:“你的这个片区负责人,一个月给多少钱呀?”

  王远想了想,说:“如果你能来,好说。”

  林溪笑笑不说话,王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心里知道她不会来的。

  他们赶到饭店时,关蕾、陈浩、菲菲、安德鲁和莉娅已经坐在包厢里面等着了。

  看到林溪打开包厢门,关蕾倏的站起来冲她跑来。

  “啊啊啊......亲爱的,你又晒黑了!”

  “没事,过俩月就白回来了。”

  “哼,我就说那家的防晒霜不好用吧,你还给他家带货!”

  防晒霜只是防晒伤,可不是防晒黑。就东南亚那猛烈的阳光,如果没有涂防晒霜,林溪早就被晒掉一层皮了。不过林溪皮肤底子好,只要在家养两个月就能白回来。

  “林溪,好久不见!”

  安德鲁和莉娅用他们特有的打招呼的方式,跟林溪抱了抱。

  林溪和关蕾都喜欢吃川菜,只不过关蕾为了照顾两位不能吃辣又对中国火锅超级着迷的国际友人,而选了这家火锅店。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朋友们从各自的椅子上拿起包装好的生日礼物,递到林溪面前。林溪笑着收下,并一一道谢。

  还好大家送她的礼物都是小巧精致没有大块头的,不然她两只手都不知道怎么抱。

  可奇怪的是大家都送完了礼物,唯独缺关蕾那一份。

  “喂,你的礼物呢?”林溪手伸向关蕾。

  关蕾神神秘秘的凑到她跟前,放低了声音说:“等一下再给你。”

  “怎么,你的礼物拿不出手?”林溪又揶揄。

  “哪里的话!”关蕾向她挑了挑眉,贱兮兮地说:“你当真现在要?”

  “拿出来!”林溪伸出手,催促着。

  关蕾拉着林溪的衣角,暗示她转过身。

  关蕾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然后打开,里面是一个比美妆蛋还小的小玩意,还有两个耳朵,像个兔子的形状,却又不是兔子。

  “你家破产啦?这什么破玩意,难怪拿不出手!”林溪一脸嫌弃的看着关蕾手中的小玩意。

  “什么破玩意,这可是进口的,贵着呐!”

  说完,关蕾按了一下小玩意底下的开关,那小玩意就开始抖动起来。

  关蕾凑近林溪的耳朵小声说道:“这是情趣跳蛋,这是说明书,英文的,你看得懂,拿回去好好研究。”

  说完关蕾将那小玩意重新装回盒子里面,将盒子塞给林溪,不容林溪拒绝。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菲菲看着两人背对着大家不知道在搞什么,便问道。

  “我就问她在马来西亚有没有艳遇,她说没有。”关蕾坏坏的随便编了个理由。

  “滚!”林溪气得推了她一把。

  一桌子笑得嘻嘻哈哈的,只有王远一人表情怪怪的,时不时看向坐在对面的林溪。

  林溪假装没看见,一边跟大家说笑,一边默默的吃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