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创造至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1:妄图窃取果实

创造至高 自然·卷 2009 2019.11.05 22:08

  第三次进入牛头酋长的帐篷,徐婷暗自提醒自己,如果这次再找不到的就该撤退了。

  她刚一进入,帐篷内刺鼻的腥臭气味有涌入她的鼻腔,让徐婷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牛头酋长帐篷里的空间很大,但里面却没有多少东西,多是这巨大的石块和木头,徐婷忽略了这些大物件,开始仔细搜寻一些小角落。

  在她的意识里,牛头酋长身为整个牛头人部落的首领,那珍惜的东西一定就藏在这里面。

  徐婷在帐篷里寻找着,坐在外面打量牛头人部落建筑的张华腾却是眼神微微凝重,看向了从高坡上缓缓走下来的顾觉生。

  “是他,那个引走牛头怪物的人。”张华腾注视着顾觉生走来,有些惊讶对方竟然能从牛头人大军中活下来。

  他不知道顾觉生的计划,徐婷并没有告诉他关于顾觉生的事,所以他不知道顾觉生是在用生命在地精和牛头人这两根钢丝上跳舞。

  他一直以为,顾觉生是为了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心态救下他们一伙人的。

  毕竟,当时若是没有顾觉生,除了徐婷外,他们这些早就被社会掏空的身体恐怕在跑一会就会被牛头人追上,拿在手里玩捏了。

  总的说起来,顾觉生也应该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

  见顾觉生迎面朝自己走来,张华腾主动上前打招呼,他虽然久居高位,身上自然带着一些上位者的威严,但在这时,他却不得不将这份威严收敛起来。

  在什么地方,该做什么事,该怎么和人相处,用什么方式和人相处……这些都是他在成功路上总结出来的经验。

  张华腾一走上去,他身后的保镖亦是跟在身后,注意着顾觉生的一举一动,双手保持紧绷状态,能让他随时出击。

  这除了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外,还有一点是此时的顾觉生让他感觉非常危险。

  作为一名退役后成为保镖的军人,他的第六感向来都很准。

  此时他两边太阳穴在疯狂跳动,警示他离开那名少年。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张华腾走到顾觉生面前,开心的说了句。

  顾觉生微微抬起头,打量了一眼张华腾,只觉得面前这人有点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可偏偏又想不起来。

  “没事。”顾觉生冷冷回了句道。

  他记起来了,眼前这人不就是徐婷叫做张叔的人吗?对方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在这炫耀还是真的感激他?

  要知道,一开始他可没打算让徐婷救他们。

  见顾觉生态度有些冷淡,张华腾不以为意,表情依旧热络,想要继续于顾觉生攀谈,可还未等他开口,顾觉生变摆手打断了他。

  “让开。”

  “这……”

  连张华腾自己都想不到。他第一次这么笑脸迎人,结果换来的却是对方冷漠的一句“让开”。

  打击有些大啊!

  这下,连张华腾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了。

  他身后的保镖察觉到这微妙的气氛,毅然决然站到了张华腾面前,挡住了顾觉生。

  顾觉生看了保镖一眼,心里思索了一番,觉得没必要再这里和对方纠缠浪费时间,他现在的目标是徐婷,哦不,应该是牛头人部落的宝物。

  如果徐婷拿到了牛头人部落的宝物,他就会让徐婷把宝物交出来,如果没拿到则更好,直接省去中间一番事情。

  绕过张华腾,顾觉生直接朝着牛头酋长的帐篷走去,他有白皮书的提示,知道牛头人部落的宝物藏在哪里。

  见顾觉生无视自己,从旁边绕开,张华腾脸上终于露出来一丝怒容,回头想还对顾觉生说道说道,可在他身旁却伸出一只手将他抓住。

  是他的保镖。

  张华腾有些疑惑的望着保镖,却见保镖朝自己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要再去追问顾觉生。

  看着心腹保镖的眼睛,张华腾这时冷静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不正常,没了以往的沉稳。

  “奇怪?”张华腾皱着眉头,努力回想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突然做出一反常态的举动,简直就跟降智了一样。

  顾觉生手中的白皮书此时则是叹了口气,有些怀疑起自己晋级二阶后获得的能力。

  它明明在张华腾身上施加了负面光环,怎么不管用?

  顾觉生来到牛头酋长帐篷前,路上看到几名存活下来的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他们怎么还不走,要是牛头人回来了怎么办之类的话。

  走入牛头酋长帐篷内,顾觉生一眼就看到了徐婷,这时徐婷正趴在一个大石头上往里面看,丝毫没有注意顾觉生的到来。

  宽松的校服外套被徐婷系在腰间,上半身是一件印有小熊的T恤,露出不俗的傲人身段。

  顾觉生看了一眼,眼里没有任何波澜,他走上前,脚下没有发出声音,来到徐婷身边,空出一只手捏住了徐婷的后脖颈。

  后脖颈被突如其来的大手捏住,徐婷瞳孔瞬间收缩,眼睛瞪的老大,呆呆站在原地,也没有反抗,身躯开始有些发抖。

  “学……学长……”

  徐婷颤抖着声音,不敢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敢动,根本不敢扭头去和顾觉生对视,因为她知道,顾觉生这时一定在看着她。

  此时的徐婷犹如一只没经过主人允许就想偷吃餐桌上鱼的小猫,在被顾觉生逮到后,立马怂了。

  “你做这件事之前,经过我的允许了吗?”顾觉生语气冰冷,如雪山上的寒风吹进徐婷心里。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知道你带牛头人去地精营地会非常危险,所以我就想帮你一把。”

  “帮我什么?”顾觉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带着淡淡杀机问道。

  他用生命在牛头人和地精间周旋,要不是有白皮书的话他说不定早就死了,而现在突然有人想趁他不在摘他辛苦种出来的果实,他又怎么能不气。

  徐婷知道自己这点心思估计早就被顾觉生看穿了,与其撒谎让顾觉生更加愤怒,不如实话实说,或许还能逃过一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