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覆霜之坚冰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千里轻袖

覆霜之坚冰至 自出天 2397 2019.06.14 17:10

  “是啊,很累。”他侧过脸去,低下头,在自己身旁的女孩额上轻吻一下,“但是有你就不一样了。”

  “更累?”女孩轻笑。她格外清秀,五官精致,长发倾泻如瀑,并非人们想象中那种“狐媚偏能惑主”的倾城绝色,而是如邻家少女般可人。

  “轻袖,别逗我了。没有你,这族长之位,我可一天都指望不下去。”千里慕容道。

  “不要想多。”轻袖正色道,“玄冰气象,父皇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弟弟肯定不如你。”

  “那这更要操心啊。不过天地似乎不认可他继承玄帝之位,我会把族长交给他,赫赫他没你脑袋灵活,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小公主叉腰:“这是你和母后、还有那一群将来的顾命大臣们商量的结果吧?你和母后隐居、弟弟继位、我撑台面。可是我想出去玩啊!你给我找个驸马不好吗?我不喜欢这些东西!”

  “你是长公主啊,不能没有你。”

  “那妈妈呢?她就一定要跟你走吗?不能陪着弟弟?”

  玄帝摇了摇头。“你还不懂。我这么安排,自有我的道理。这样吧,只要你弟弟坐稳冰原,你爱怎样怎样,我不干涉你。”

  “那我想做女皇呢?”

  “就等你这句话了!袖袖你终于想通了吗?下个月就继位吧?”

  千里轻袖气得小脸通红:“讨厌!这苦差事我才不干!”说完,长公主转身跑下高塔去。

  又一个女声出现在千里慕容的旁边:“那孩子像你。能做得很好,可这不是她的本意。”这个声音温柔而稳重,随着声音出现,一个贵妇人站在他身旁,跟他并肩而立。

  千里慕容皱眉:“怎么回事?今天你们怎么都上来了?袖袖下去了没有?”妇人点点头。

  “所以我没有强迫她啊。我想她可以快快乐乐地过完这一生。生于权力之家,总要接受权力的传承,这权势者的后代们就是在无限荣光之下的无尽诅咒。但是……”

  “你想打破这诅咒。但打破诅咒唯一的办法,就是发下权柄。你是玄帝,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族人动乱、北域动荡、兽潮爆发,无数人流离失所、丧失生命。我是玄帝,这些我怎么就不知道呢?但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吗?总有人喜欢坐在这个位置的,比如我们的儿子。”

  “但千里赫他做不好。他没有他姐姐会领导大局。这样做只会在将来导致混乱。如果轻袖真的像她刚刚说的那样,想做女皇,在台上的赫赫会怎么办?会怎么样?”妇人反问。

  “你也知道,族内就这两个孩子最适合继承家业,其他庶出、旁系,根本比不上他们。如果真的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办法。至少目前的局面是我们的共识。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也应该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们要恨我的话,我也毫无怨言。总有人要去尝试,去探索新的道路啊,不是吗。”玄帝平静地说,“谁都有私心。你这么担心,为什么还要跟我一起隐居呢?当你的太后不好吗?你……”

  “别说了。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席婉溪捂住千里慕容的嘴,“反正你又不是明天就走。你的责任感还在。而且,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现在不是最终抉择时刻,以后事情,以后再说吧。”

  千里慕容把席婉溪搂在怀里,“至少,我会履行族长的职责,直至他们都到了具有独立判断能力的年纪。袖袖才十六,赫赫更小。再过十年吧。”

  千里轻袖坐在一家酒馆里,酒馆外就是繁华热闹的冰雀大街。这家酒馆的装饰是典型的北域风格,原木饰件,水晶吊灯,有两个吧台,方便客人们边喝酒边和调酒师侃段子。美貌的调酒师不时机灵回答,引发阵阵爆笑声。玄冰帝国的长公主就坐在这么一家普通平民酒吧里,感受着这种她无法触及的底层生活。北域男子十五岁成年,女子十八岁成年,千里轻袖这种未成年少女能坐在酒馆里,完全是靠她的伪造证件。她没有蒙面,只是端着一杯“冰暴”混合烈酒,坐在角落里。没有人靠近调戏,一种无形的气场使旁人只能欣赏她的美丽,而不敢亵渎。这朵骄傲的雪莲花四下打量着,忽然发现一个陌生的身影:“嗯?有新人。”这家酒馆是熟客居多,甚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专属位置”,那张空着很久的高脚椅上此时坐了个人,于是千里轻袖一眼发现。

  高脚椅上的那个男人是个矮人,应该是从北方来的。不过在矮人中他算得上高个子,目测他比自己还要高一点。这么高的“矮人”,千里轻袖可从来没见过。“他是哪个种族的?”小公主不禁暗暗好奇。作为通读皇家图书馆书籍的博学少女,小公主观察着那个矮人的特征,却沮丧地发现他跟自己的知识库长得并不比配。“难道他不是北域人?”小公主的好奇心更重了,她抬腕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小时的“安全时间”,应该可以跟他聊上一会儿。千里轻袖当然是偷偷跑出王城的,不过从来没被发现过,玄帝对这个机灵的女儿有时也是头疼不已。连最顶级的跟踪大师,跟踪她也会跟丢。玄帝对皇后打趣说:“我们的女儿至少没有被暗杀的可能。”

  千里轻袖端着酒杯坐到矮人身边去。嗯,看得更清楚了。他只是远看像矮人,近看……什么也不像。但是很帅啊!他长着一张斯文的脸,正在专心地喝着一杯蜜酒。

  “哈哈!”千里轻袖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你一个大男人来这里喝蜜酒?”

  矮人好像被这个美丽的少女吓了一跳:“怎么?蜜酒既然出售,就肯定是有顾客需求啊。”

  “嘁。”千里轻袖不屑,“我一个女人喝的都是烈酒。”

  矮人看了她一眼:“就你?还女人?你还没成年吧?”

  “哪有!没成年我能进来喝烈酒?你要不要看我的证件?”千里轻袖瞪大眼睛,音量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

  “那你那么激动干什么?”覆霜杰轻笑,“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您盯着我看半天了。”

  “啊?”千里轻袖感到棋逢对手,居然有人能察觉到她的目光!“没有,应该是您感觉错了,说不定是对面吧台哪个美女看上你了呢,小老弟。”

  覆霜杰摇摇头:“算了。我要出去转转,再见。”说着他将蜜酒一饮而尽,转身走出酒吧。

  “喂!等等我!”千里轻袖跳下高脚椅,拖着长裙快步赶上,“看你是新来的吧?要不要向导?玄冰城很大的哦。”

  覆霜杰心里一震:“这个姑娘居然能发现我是新来的?玄冰城果然藏龙卧虎!”

  两人对立而视。千里轻袖抓起覆霜杰的手腕:“走啦。本姑娘不劫财也不劫色,就是想让你陪我玩玩,敢吗?”

  覆霜杰点点头:“那走呗。”

  没等他反应过来,千里轻袖就抓着他往外跑。“那你可是跟对人啦!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玄冰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