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真是白瞎了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290 2019.07.06 16:12

  “爸,妈,四叔,这是我们单位领导孟总。”薛大虽然不知道儿子突然带个领导回来是要做什么,可不管怎样,笑容可掬的领导开着桑塔纳跟着儿子一起到他们家,这总归是个长脸的事。

  他便放下手头的活,热情地跟那位孟总握手寒暄。一番客气过后,薛少军才问她妈:“妈,你把下屋门钥匙给我。”

  房秋香自然很惊讶,要下屋门钥匙干什么,里边除了农具和杂物,没什么好东西。

  尽管疑惑,她还是把拴在裤腰上的钥匙串解下来递给儿子。那领导则笑吟吟地看着薛少军去开那小屋的门。

  薛大家今天上午也收了很多菜,这时候正在装车。虽然来送菜的人有不少已经回家了,可还是有几个闲着没事的和装车的在大门外有意无意地注意着下屋门口的动向。

  薛少军知道他爸妈对这事肯定很奇怪,便一边开门一边解释道:“孟总听说咱们家有几个老家具,要过来看看,他家里有老人就喜欢这个,要真是合适的话,孟总想把这家具买下来。”

  对薛少军来说,他们家现在已经生活无忧,不差钱了。那些老家具反正原来也是当成破烂放着的,甚至打算扔掉。卖多少钱倒无所谓,要是能藉由这些原以为是废品的家什拉近他跟孟总的关系,那就最好不过了。

  所以孟总一提起这事,他便第一时间带着领导过来了。也怕时间长了,他妈收拾东西给处理掉。

  薛大听了,心里的想法跟儿子差不多,这几年他赚的钱不少了,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能有个好前程。薛少军领导要是真看上这套家具的话,就算半卖半送也得把这家具给出去。只是没想到,那些缺胳膊少腿有划痕的家什居然还能有人愿意要?他这时候还是有点怀疑的,还是先让那位孟总看看再说吧。

  房秋香一听傻眼了,连忙拉住他儿子的手:“少军,你说什么家具?”

  薛少军见他妈拦着他,便跟她解释了一句:“就是放下屋那一套嘛,总共有六个吧。有的不是腿都坏了吗?修修还可以用的。”说着继续开锁。

  那锁是经常开的,并无锈蚀,所以他把钥匙插进去,轻轻扭了一下,门锁就开了。他摘下锁头,顺手放到旁边小窗台上,然后打开门,率先走进了有些阴暗的小屋里。

  房秋香站在门口欲言又止,肚子里满是苦水,徒劳地伸出手想去拦住儿子。这时候薛家老头来了,还是戴着那草帽,穿着胶鞋过来的。平时房秋香不怎么待见他,看到他来了,都不怎么给好脸。这回看到他却没说什么,她还没想好接下来她该怎么说呢。

  “老大,这是……”薛老头指着薛少军的领导看着薛大问道。

  “哦,这是少军的领导,想来咱家看看那套旧家具。”院里院外的人挺多,薛大简单地回答了一句,便背着手跟在他儿子身后走了进去。

  这时薛少军已经适应了小屋里幽暗的光线,朝着平时放旧家具的地方看过去,那里空空如也,包括平时堆在小屋里的旧书本和塑料废铜废铁全都不见了。薛少军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才想起来,刚才他妈表情不对。

  他几步走出来,问房秋香:“妈,家具呢?”尽管他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声音里还是能听出些许焦急的意思。

  “我…之前来了个收破烂的,我,我卖了。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值钱……”房秋香小心翼翼地看着儿子的脸色说道。

  孩子小的时候,可以对他吼着说话,随着孩子越长越大,开始工作之后,房秋香对着孩子说话也变得比较小心了。现在又是这样的状况,说起话来更是底气不足。

  薛大闻声在小屋里来回看,心里的怒火则往上涌,要不是孩子的领导在这儿,他说不定就当场发火了。

  他转了好几圈,捡到了一个落在角落里的椅子腿,拿着那根木头,走出来,问房秋香:“什么时候卖的,卖给谁了?”

  经常来收破烂的那几个人,薛大自信他基本都能找着他们。却没想到随着房秋香的回答,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那人以前没来过。头一回看着他,说他是收购站直接下来收废品的,给的价格比别人高。我就……”

  薛大在外边跑动了好几年,经验丰富。听到这,已经听出了可疑,这人只怕就是盯着他们家这套家具来的。当着薛少军领导的面他不好再继续问下去,看着儿子尴尬的脸,觉得他到底是社会经验不足,应变能力不够,少不得还得他这个当爸的来打圆场。

  当下他微笑着走到那孟总身边说道:“孟总,你看这事,我媳妇她没出过门,不知道这些事,家里这不是正收拾老房里的东西吗?她以为那东西没用就给清了。让领导您白跑了一趟。不过我倒是认识几个朋友,改天我问问他们那边有没有这样的老家具,有的话领导您再去看看。”

  他已经打算好了,为了儿子的前途,就算他自己花钱买也得买上一套,然后想办法送给那位孟总。投其所好他自然是懂的。

  那位孟总摆手道:“那倒不用了,我就是听小薛说起这事,临时起意过来看看。到底是身外之物,卖就卖了吧。”他说着,低头瞧着薛大手里拿着的那根木头,已经认出来那妥妥的就是鸡翅木,上面特有的纹样他不会认错。卖给收破烂的,想来也卖不了几个钱,真是白瞎了。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跟薛少军说道:“小薛,单位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要不你今天放假,明天再去上班吧。好好安慰安慰你母亲,别让她太上火了。”说着,便朝着薛家人点了点头,回身就跟那司机上了桑塔纳。

  领导已经发话了,薛少军也只好留下来,眼看着那车子绝尘而去。

  下午,薛大若无其事地踱步往商店走了一趟,他知道这时候肯定有很多人议论着他家这件事。他走这一趟也是想让人看看,这点事对他薛大来说不算事儿,家具那点钱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钱。

  他先买了一条烟,跟商店里的人谈笑风生地聊了几句,给别人的感觉就是这两天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对他都全无影响。然后他才拿着那条烟走出商店,却见到叶小池拄着拐棍一个人慢慢走过来。平时常用的那个拐杖果然象别人说的那样不见了。

  薛大眯着眼看着越走越近的女孩子,他有一种直觉,总觉得他家家具被人糊弄走的事跟这个丫头片子有关系。虽然她跟薛少军处的时间不长,没来过他家几次,可备不住什么时候,让她看到他家下屋里的东西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