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破损的圈椅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29 2019.06.21 16:36

  “那是一套圈椅,是洛川市里一户人家祖上传下来的,能有一百多年了吧。你看看,都坏了,喏,这三个上边的圈都得修,还有个缺条腿的,这两个下边的托泥也掉了,得补上。”

  说到托泥,他指了指一把圈椅下边贴着地面连接椅子腿的木条,叶小池便明白那是什么了。

  尽管对叶小池的转变满肚子疑问,罗向东还是认真回答了外甥女的问题。

  “没想到你还会修这些旧家具?”叶小池知道她这位小舅是木匠,只是没料到这种古董家具他都能修,还有人愿意找他做这种活,那就不是一般的手艺人了。

  “当然会啊?修这个挣得多,讲究也挺多的,就是可惜,这种活不常有。”

  罗向东说着,轻轻挪过来一个坏得不太严重的椅子,指着上边那一圈木头说道:“看着这上边的圈了吧?它不是一根木头用热压法做的,你看看,这里有接口,是几根木头连接成的,因为有这些接口,一摔就容易坏。”

  “哦,那这木材是不是很名贵啊?紫檀我看着不像,会不会是黄花梨或者是鸡翅木做的?”

  “紫檀?黄花梨?鸡翅木?呵,你知道的还挺多。”罗向东摇摇头,告诉叶小池:“那种名贵木材哪是随便就能有的?这几个并不是,就是槐木做的。有点年头了,修好了也挺值钱的。”

  甥舅两个刚开始都有意消除彼此之间的生疏感,就没话找话的说着。

  闲聊了一会儿,再说话就自然多了。说到木材这个事,罗向东顺嘴提了一句:“你说的那个鸡翅木家具,我在咱们村还见着过……算了,说这些干什么?”

  罗向东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便及时打住了话题。

  叶小池便抗议了:“你怎么说到一半不说了,在咱们村怎么了?怎么就不能说呢?”说话说一半,听话的人很难受的。

  “行,你要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就是去年我在咱们村一家下屋里看到了一套鸡翅木做的家具,有火盆架、香几、一桌两椅,坏是坏了,可修一修还是好东西。比这一套还好。真的,他们不识货,都白瞎了,就乱七八糟地跟锄头铁锹放在一堆。”

  这里的人家经常在居住的房子周边盖个简单的小房子,放杂物农具,习惯叫下屋。

  “那有什么不能说的?哦,我明白了,那家人不会是姓薛吧?”叶小池一想就想明白罗向东为何在刚开始说到一半就打住了?是怕提到薛家她听到了不开心吧?

  叶小池这样说倒是让罗向东奇怪,提到薛家,她没什么特别反应,如果不是装出来的,那就说明她已经从这件事里走了出来。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绝对是大好事。

  “是啊,你都猜到了,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都过去挺长时间了。”叶小池把这事含糊地带了过去,已经换了个芯子,薛家对她能有什么影响呢?瞅一眼都嫌多罢了。

  叶小池这时候拄着拐,走过去仔细查看圈椅靠背上的透雕螭龙纹,念叨着:“怎么这么好看?太精美了……”

  罗向东看着她的腿,眼里觉得有些刺痛,想到早上从箱子里拿出来的东西,他想着,该抽个时间去把那东西卖了,再好的东西,总没有她的腿重要。腿坏了,这一生真的要多出太多坎坷了。

  “秋秋,我这里有个东西你要不要看看?”他想在卖掉那东西之前让叶小池看看,至少让她知道知道她祖上曾经传下来这么个物件。

  叶小池抬头,她知道这个小名,是因为原主生于秋天,小时候大家都这么称呼她。只是长大后她跟人说不喜欢这个小名,慢慢大家就不怎么叫了。罗向东一提,她就想了起来。

  “什么东西,当然要看看,在你这吗?在的话拿出来呀。”罗向东的话成功地挑起了叶小池的兴趣。

  罗向东看了看窗外,并没有人来,便拿了钥匙,打开那老式箱子,从里边拿出他刚放进去不久的木盒。

  那种举动,让叶小池一下子联想到了鉴宝节目里的嘉宾们小心翼翼把自己带来的宝贝拿出来的样子。

  罗向东刚才说这是他爸爸传下来的,又能卖钱,难道是个古董?

  这时罗向东已经把木盒打开了,用双手托出一个带着双耳的瓶子,月白色,大概有三十厘米高。瓶身上有纵横交错的无数裂纹,这个她倒是知道的,应该叫开片。

  “这是贯耳瓶,道光年间做出来的,仿的宋朝哥窑的做法。能卖不少钱。”

  还有很多话罗向东没有说,他没告诉她想要卖了这个瓶子,也没告诉她他爸爸的爸爸,也就是他的爷爷小时候家里光是贯耳瓶就有好几个,那时候那位还是个孩子的爷爷是把这些贯耳瓶当成玩具的,他经常用这瓶子模仿古人玩投壶射箭。

  这些话是他父亲告诉他的,之所以不跟叶小池讲,也是不希望她心理上产生太大落差。家道中落这种事想起来多少会有点失落的。

  外甥女情绪刚好转,没必要再给她增加心理负担了。

  “我,我能不能拿起来看看?”叶小池心里有个声音让她把那瓶子拿到手里。

  “拿吧,拿出来就是给你看的。”叶小池听了便伸手握住瓶子,一边仔细观察,一边跟罗向东念叨:“这个真是道光年间的啊?”

  “当然是真的,传了多少年了,又不是在外边地摊上瞎买的。”

  “哦,没想到你这还有这样的好东西,要是真的那肯定值钱啊。小舅,你不会想要卖了它吧?那可不行。又不是活不下去,卖了干什么?真卖了那叫败家子,留着当传家宝啊。”

  听到叶小池这句话,罗向东竟无言以对,他要是真卖了,叶小池会不会怪他?说他是败家子?

  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会不会因此变差呢?

  可是不卖的话,她的腿要什么时候才有钱治?他去年买的车,这时候手头没多少钱。叶小池父母那边这几年送走老人又盖了房子,然后给她治腿用了一些,现在还欠债呢。不卖哪里有钱?

  罗向东脑子里争斗着,听到叶小池在跟他说话。

  “啊?怎么了?”

  “我刚才问你,那盒子里的照片我能不能看看。”叶小池这时候已经把那清代仿哥窑贯耳瓶放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