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特殊的胶和漆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41 2019.07.09 17:03

  杨国伟抬头看了看墙上圆形的挂钟,才九点,有点热,一时半会也睡不着,便继续在电话里跟他妈交代:

  “对了,妈,河马跟车去了北边,明天或者后天他能回洛川,他要回市里去办点事。我跟他说了,让他去看看你,给你带点东西。另外家里有什么活你跟我爸干着费劲的不用跟他客气,让他给干了。你像通下水、换煤气罐、挪家具什么的跟他说一声就行,他有的是力气。”

  “啊,知道了,你把电话挂了吧,挺费钱的,有什么话等你回来再说。”

  “行,我挂了,哪难受了吱声,别硬挺着。”杨国伟说完,把电话放回去。窗台上的蚊香在铝制三角形插台上慢慢燃着,他注意到叶小池住的隔壁房间一直没什么动静,可能是睡了吧?

  罗向楠坐在堂屋里,看着杨国伟那屋的灯熄灭了,心下稍定,似乎姓杨的这个同学没想别的,就是来做生意的。何况叶小池腿还没好利索,应该是她多想了吧?

  她倒没觉得这个杨国伟有什么不好的,就是他总在外边跑生意,手里有钱还不怎么在家。这一点就让罗向楠有顾忌,希望女儿跟他保持距离。

  次日天还没亮,不知道谁家的大公鸡喔喔地叫起来,罗向东被叫声唤醒,又躺了一会儿,然后才睁开眼睛起来穿衣服。

  厨房里挂面吃没了,大米白面倒是都有,就是一个人不爱做。要他做木工活,可以做得很细致,可是让他切土豆,只能说是瞎切,炒菜也总是差点味。反正他不饿的话就经常想不起来吃饭这个事。

  早上七点刚过,叶景涛跑过来一趟,给他带了几张刚烙好、还热乎的面饼,还有酱和炒好的土豆丝。

  进来之后,看着他舅果然在干活,叶景涛就把东西放下,然后跑到厨房掀锅盖看碗柜。罗向东正在用刨子刨一块木条,见他转了一圈又跑出来,就问他:“你去看什么?现在没啥好东西,我还没做饭呢。”

  “不是我要看,是我姐说你十有八九没做饭没吃饭,肯定在凑合。所以她让我给你送点吃的,说怕你饿瘦了,变丑了以后没人跟你。”

  罗向东:“……”这是外甥和外甥女该说的话吗?他这个舅舅是不是太没威严了?

  罗向东一瞪,叶景涛就跑了。他放下刨子,洗了洗手,走过去卷了一张饼吃了。叶小池不说他还不觉得,她这一说,他也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确实糙了点,有一顿没一顿的。

  头天李二派个小孩让他去商店回个电话,他打回去之后才知道来电话的是老侯。

  老侯告诉他有个朋友要带个家具让他修一修,如果做得好的话,以后活不会少。别的并没有多说。至于他自己,就不过来了。

  罗向东也知道为什么,薛大家那套家具肯定是让老侯收走了,这时候确实不方便出现在六道沟村。

  快十一点的时候,罗向东看到赵永海那小子骑着自行车路过他家院子,然后停下来,看着他身后跟来的皮卡车里坐着的司机朝院子里指了指,说了两句话就又骑车走了。

  罗向东便拍了拍手上和身上的木头碎屑开门出去,那皮卡车也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高一矮的两个年轻人。

  那两人往他这边瞅了一眼,便关上车门走了进去。“你就是罗师傅吧?”

  师傅?还很少有人这么称呼他,罗向东对那高个子说道:“叫我罗向东就可以。”

  “哦,老侯给你打电话了吧?”

  “嗯,家具带来了吧,先看看再说。”罗向东没有过多客套,看到后边的车厢盖着布,便当先走过去。

  左煜诚对这人第一印象还可以,且看看他手艺如何吧。便跟在他身后,俩人一起把布揭开。

  罗向东朝那少了一条腿的翘头案看过去,并没有第一时间说修还是不修,而是绕着那案子转了一圈,连侧面板上的图案都看了看,然后才说道:“这一件坏得不严重,倒是能修。不过我这里没合适的木料…”

  屈小五听了把翘头案旁边用毡毯包裹捆扎好的东西打开,可以看到里边正静静躺着一根木头。

  罗向东走过去,拿起木头在手里掂了掂,又翻转着观察了一下纹路,说了句:“老板挺舍得啊,这么好的木料,就不怕我把活做毁了吗?”说着他把木头轻轻放下。

  “不用叫我老板,我就一跑腿的,叫我诚子就行。”左煜诚说着,拿起那木料看了看,又说道:“老侯说你做的活不错,他说的话我信的过,你尽管修。”

  罗向东很久没用这么好的木材做过活了,还真的有心一试,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他还等什么,便说道:“行,把车开到院子里吧,地方大,够停车了。”

  屈小五就过去把车倒进院子,几个人合力小心地抬着翘头案跨过门槛进了屋。

  东西都搬进来之后,左煜诚说道:“能不能说说这案子你都打算怎么修,大概得多长时间吧?”

  这些罗向东早在预料之中,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怎么也得一个来月吧。”

  他说到这,观察了一下那诚子的表情,见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才继续说下去。要是不懂行的人可能会无法理解。他们可能会想,修一个案子而已,怎么要用一个月呢?

  “得先清洗,最好是能熏蒸一下,这样以后不易被虫蛀,清洗后光是阴干就得一个礼拜……修好后还得上漆,做这个用的胶和漆,不能随便从市面上买,这你应该知道吧?”

  “哦,那就按你说的做吧。胶和漆我带来了,你看看。”左煜诚示意屈小五去车上拿。他当然知道,市面上常见的化学漆要是往上一刷,这古董也就算毁了。

  罗向东说道:“我这倒是还有点鱼螵胶,漆用没了。”说着把剩的那点胶和空的漆桶拿过来。

  左煜诚朝那桶底瞧了瞧,又闻了闻味,觉得自己这一趟应该是来对了。

  叶小池正在家里帮忙扫地,赵永海就跑过来跟叶景涛说话,叶小池在门里边看见叶景涛回来,便随口问了一句:“说什么呢?”

  “姐,他说我舅家来人了,开车来的,车上还拉着东西。”

  来人了吗?叶小池放下笤帚,说道:“走,咱俩看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