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给你的人设添一笔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63 2019.07.07 16:47

  薛大看着叶小池缓缓挪到他面前不远的地方,他夹住刚才在吸的烟。吐出一个烟圈,然后看着叶小池。他知道他的眼神会对某些人造成压力,他倒想看看这丫头看到他会不会慌。

  只是他并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叶小池站住脚淡淡看着他,不喜不怒也不跟他打招呼。

  薛大又吸了一口烟,喷着烟气对叶小池说道:“你倒是变了,怎么,腿见好了?”

  “没错,见好了,而且以后会更好。”叶小池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冷诮。这是个久经历炼的人,他的心理素质不是薛少军能比的。前后出了这些事,他看上去仍然好好的,也难怪能成为六道沟村最先富起来的人。

  薛大冷冷地探身向前,小声地跟叶小池说道:“那就恭喜你喽,以后小心着,可别再摔坏了。”

  商店里的人透过玻璃看到他们俩在说话,可就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抓心挠肝地想出来听听,可是碍于面子,终是不好走出来围观。也不知道那薛大刚才微笑着跟叶小池说了什么?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你也当心着点,开着这么大的车,出门可别出事了。”叶小池说话时用拐棍轻轻地把旁边的一个土块碾碎。

  薛大听了她的话,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臭丫头这话对他产生了影响。出门在外就得图个吉利,就为了吉利,他在车轮上和车内的把手上都绑上了红布条,看着心里就觉得稳妥些。这臭丫头!薛大在心里咬牙切齿。

  想了想,他便说道:“没想到你嘴巴变得这么厉害,不过叔有句话要告诉你,女孩子,还是要温柔点,太强势了小心没人要。”

  叶小池听了却笑着对他说道:“我就算没人要,有我爸和我舅管我呢,我怕什么。倒是你自己加小心吧,听说你这几年赚了不少钱,前几个月在外边养了个小的,你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其实谁都知道了,就你家房秋香还不知道。我倒是想看看你家里那位知道这事会怎么办?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管好你自己那点事吧,我的事轮得着你操心吗?”

  听到她这话,薛大急忙回头往商店里瞅瞅,发现好几个人隔着玻璃往他这边看呢。他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思再跟叶小池斗嘴了。这事他觉得自己做得很隐蔽,真的以为别人都不知道。现在再回头看到别人,总觉得那些眼神里多了什么东西。

  他现在领教到了,再跟这臭丫头在这斗嘴,她就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听说上个月她病得差点死掉,可能是死过一次的人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在看来,她就是这样的,跟以前那个内向软弱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薛大哆嗦着手把嘴里刁着的烟甩到地上,错过叶小池的身子离开商店。叶小池估摸着他是想辙去了。

  她上这边来,并不是要买东西,而是走动走动,锻炼身体。所以跟薛大在商店街对面对峙了几句之后,她便要折回去往家那边走。

  这时商店里却走出来俩人,像是出来要回家一样,叫了她一声,其中一个正是绰号狗剩大名赵永海那个男孩的妈妈郭凤英。

  “小池,你不去买东西啊?”郭凤英拿着几根蜡出来,问叶小池。这边晚上有时候会停电,所以一般人家里都备着蜡,油灯已经没人用了。

  “不买东西,我来走走,腿没劲,太长时间没活动了。”

  “哦,小池,你从哪儿找的药方,还挺好使的呢。大夫给你开的药都没你自己找的药方强,真厉害。”另一个妇女说道。

  “是运气吧,我翻了医书找的,没想到误打误中。”叶小池打着马虎眼,这事儿没法讲真话。

  “好了就太好了,看这半年把你爸妈给急成什么样了。对了,刚才薛大跟你说什么了?”郭凤英说到后边两句话,压低了嗓门,总算问出了她想问的话。

  “他呀,他告诉我出门小心点,别再把腿给摔坏了。还说姑娘家别太强势,小心没人要。”叶小池觉得自己这样也不算撒谎。毕竟郭凤英问的就是薛大跟她说了什么,她实话实说,不必有心理负担。

  “啥,他真这么说!他怎么能这样?”那俩妇女齐齐惊呼,这太恶毒了吧?

  叶小池要的就是这个,薛大不是一直要在村子里立下好人设吗?反正也是闲着,她就给他这个人设里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好了。人家对她一点都不客气,她还客气什么?

  “当然是真的。”叶小池说道。

  “哦,你没事吧,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不用理他。”郭凤英劝道。

  “没事啊,我倒是有点奇怪,你们家赵永海以前为什么叫狗剩啊?这名谁给起的?”叶小池想起了那天从自行车上蹦下来的小孩,问郭凤英。

  听到她这话,旁边的妇女倒是打开了话匣子:“这事我倒是知道,凤英前边连着生了俩闺女,到第三个总算生了个男孩,狗剩他奶就说这孩子生的不容易,干脆起个贱名好养活,所以大名叫赵永胜,小名就叫狗剩。可孩子长大了不乐意。死活都要把名给改了,这不,现在就叫赵永海了。谁再叫他狗剩他跟谁急。”

  郭凤英她们陪着叶小池走了一会儿,远远地看到叶振刚家门口大车虽然还没回来,可又已经人来人往了,这是又要收下一车菜,连邻村都有人过来问的。俩人家里暂时都没什么事,还不到做饭的点,便跟着过去凑凑热闹。

  这时候叶小池的同学杨国伟正站在门口跟叶振兵说话,等叶小池进去之后,杨国伟便也进去了。跟郭凤英一起过来那妇女便捅了她一下,说道:“凤英,你说,叶家这丫头跟她那个同学,他俩是不是要处处?”

  她没说的时候郭凤英倒没想那么多,这么一提,郭凤英也说不准了:“谁知道呢?我看他俩在一起说话挺好的,这个还真说不准。你说这事要是真成的话,叶振刚老口子能愿意不?”

  “差不多能吧,听说这小子跟他舅俩人买卖做得挺大……”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别人议论中的主角的杨国伟跟在叶小池后边进来,抓起一把窗台上边晾着的刚拔出来的花生,掰开一个把里边的花生粒扔到嘴里嚼着。刚拔出来的花生水分足很是香甜,他就爱吃这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