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家里来了两个人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063 2019.07.11 17:05

  “你想问什么?”罗向楠被女儿拉着,坐在炕边。

  “妈,今天我和小涛在小舅家吃饭,他家厨房缺这少那的,看着实在不像样。他对吃饭这事也不上心,有上顿没下顿的。妈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给小舅介绍个对象啦?”

  听到女儿说的是这事,罗向楠有点黯然:“不是妈不管这事,是现在没法管。”

  见女儿在注意听着,罗向楠告诉叶小池:“你舅心里可能一直有人,再说他前几年出事进去了,出来以后带着这个名声,再想找好的哪儿有那么容易?我倒是托人给找了几个,没有合适的。真说给你舅他也不一定能愿意。”

  罗向楠正跟叶小池说着话,郭凤英笑眯眯地带着村里的一个妇女过来了。母女俩见了连忙把她们迎进来。

  让叶小池奇怪的是,那妇女一见到她,就笑着夸她:“向楠,听说你家丫头自己给自己把腿治好了。现在一看果然是真的。她可真厉害,这事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这个人平时是不来串门的,叶小池听着她那些话,客气地笑了一下,也没往心里去。可不知道罗向楠为什么领着那俩妇女去了她自己那屋说话,还特意嘱咐她在这屋躺会休息休息。

  郭凤英回头朝叶小池笑了笑,她总觉得赵永海这个妈笑得意味深长。

  看着她们几个进了罗向楠住的房间,叶小池便踮着脚走到那屋门口,想听听她们要说什么,神神秘秘的。她总觉得她们要说的事跟她有关系。

  那几个人说话声不大不小,大概意思还能听得出来,先是那人跟郭凤英把叶小池夸了一顿,然后又问罗向楠:“你家丫头今年有二十了吧?毕业两年了都。”

  罗向楠已经知道了她们的来意,她打算听听她们怎么说。“嗯,春天才过完二十岁生日。”

  “这岁数挺好……”叶小池听得入迷,虽然这些人说的事是跟她有关的,不过她还是打算把这事当成八卦来听,有什么事等听完了再说。

  那几个人在屋里说的热闹,没注意到小池就在门口,可是有别人注意到了。

  杨国伟跟叶振兵下完棋,走到门口发现叶小池弯着腰贴着她爸妈那屋门口的墙,他便悄悄走过去,在叶小池身后注意听着里边的动静。

  正有个女人的声音说老冯家的二儿子现在市里的国营单位上班,月月开资,长得怎样怎样,有多高,家里都谁谁谁……

  这时候在国营单位上班说出去是很长脸的事,总觉得进去了就是端上了铁饭碗。以后的生活也就可以安安稳稳的了。

  叶小池感觉到身后有人,一回头就见到杨国伟也躲在她身后偷听,见到她回头,那家伙还一脸看笑话的样子。叶小池便瞪他,示意他上一边待着去。

  杨国伟怕惹恼了她,便按照她的意思直起身来打算走开。然而叶景涛这时候回来了,手里端着个小盆,对着叶小池说道:“姐,你看,我三婶让我拿回来的鸡蛋和鸭蛋。”

  叶景涛的声音落下,屋里的三个妇女打开门走了出来,跟门口的叶小池对上了。

  “我,我要扫地。”叶小池指着旁边角落里的笤帚,再指指干净的水泥地面说道。

  郭凤英见了,笑着跟罗向楠说道:“向楠,那事你考虑考虑,我跟坤姐先走了啊。有什么事去找我就行。”

  临走时,她们俩还回头看了看站在墙边的杨国伟和叶小池。

  罗向楠伸手指点了下叶小池脑袋:“你呀你,站这干什么?”随即她告诉叶景涛把鸡蛋和鸭蛋先放那,然后招呼叶小池跟她进了屋。至于杨国伟,则自觉的上院子里看雨后彩虹去了。

  “刚才说的事你都听到了吧,你怎么想的?”罗向楠还是打算把这事决定权交给女儿。

  “嗯,听到了,要给我介绍个人见一见,说是姓冯,24,在家行二,在国营冶金单位上班,个子有一米七五是吧,还说长得不错。”

  她笑嘻嘻地说着,罗向楠点着她无奈地摇头,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有点皮。

  “你什么想法,要不要见见?”罗向楠想着女儿既然不准备考大学了,那就趁着岁数还不大,慢慢寻摸个好点的亲事吧。

  “还是算了,我就听听,着什么急?你等我能自己挣钱了再说嘛。”叶小池怎么可能在自己连谋生能力都没有的情况下相亲嫁人呢?

  “真不见一下啊?万一这人不错呢?”罗向楠又追问了一句。

  “还是过两年再说吧,妈,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你直接帮我推了吧,这两年我不考虑这个事。”

  罗向楠觉得这孩子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反正还小,那就再等等吧。要是过了几年还没动静,那她再催应该也来得及,毕竟这孩子长得不错。

  叶小池从她妈屋里出来后,碰到了杨国伟,那家伙一脸好奇地问道:“怎么样,要不要去见见?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的。我这几年老在外边跑,看人还是有几下子的。”

  “那不用了,我自己看就行。”杨国伟听不明白,她这是要去看,还是不去呢?

  之后的几天,罗向楠和叶小池都没什么动静,杨国伟便把这事放下来。天气越来越热,北方的菜也都陆续开始大量上市,六道沟的菜价便逐渐降下来。

  相应的,杨国伟他们的利润变少了,他便跟他舅在电话里沟通好,再收一车,他就返回市里。

  今夜又停电了,大家睡得都比较早,窗外月色很好,叶小池一时半会睡不着。她再一次从柜子里拿出那个外祖父留下来的螺钿花鸟镜,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着这传下来不知道多少年的铜镜。

  镜面有些锈蚀,早已经失去了照人的功能,只是背面用贝壳磨制再加工镶嵌做出来的花鸟仍然生动明丽,她用手轻轻摩挲着这镜子。想象着这镜子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这镜子背后不知有着怎样的经历,隐藏着多少故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