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真去啊?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652 2019.07.14 17:33

  “那我就回家了,明天下午四点,你记着点。”杨国伟送叶小池到了嘉和小区门口,在她要上楼的时候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你开车小心点,我上去了。”叶小池说着,关上车门,拿着行李袋要往小区里边走。

  “真不用我送上去啊?东西怪沉的。”杨国伟在她身后扬声说道。叶小池摆了摆手:“拿的动,你回吧。”

  说着,她看着杨国伟把车开走这才走到她大姑家那个单元门上楼。

  叶文君知道她会过来,跟她女儿郭佳颖都守在家里等着她。郭佳亮跟同学一起约好出去爬山去了,这两天都不在家。

  见到叶小池一个人拿东西上来,叶文君自然是又惊喜又埋怨,掀开她的裤腿看了一会,也看不出什么来。只觉得不可思议,去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治好,怎么她自己就弄好了呢?

  想不通的情况下,她觉得可能这孩子是真的聪明,也可能是运气来了,随便找个药方就好使。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她跟叶小池寒暄了一会儿就张罗着要给她做好吃的。叶小池却拉住她:“大姑,这钱我妈让我拿过来还你。都借好几年了,现在才能还上。”

  “你看你这丫头,急什么?我也没急着跟你要这钱啊。”叶文君还真没跟她兄弟提过这个事。

  虽然她丈夫跟她说过两回,说这个钱不会打水漂了吧?还说他家的钱也是一点一点攒的,都是省吃俭用才省下来的。眼看着俩孩子都大了,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云云,总之意思是想让她跟叶振刚提一提。

  叶文君只劝他再等等,说早晚会还的,这个节骨眼要钱她实在说不出口,这事也就拖了下来。

  现在叶小池家里稍微宽裕一点就主动把钱拿来,叶文君心里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怕叶小池有什么想法。

  “你放心吧大姑,我家里最近把债都还上了,不光是你家的,都还了。剩下的钱修完了房子还能存点。从你家借的这些钱要是存银行,几年下来多少还有点利息呢,我就不给你利息了,就把本金给你拿过来,谁让你是我大姑呢?”叶小池说着,把钱塞到叶文君手里。

  叶文君听说他们家不只把所有的债都还上了,还能修修房子,修完了房子还能攒点,也替他们家高兴,心里松快了不少。

  她把钱接过去,嗔怪地跟叶小池说道:“看你说的,还要什么利息,那不是骂你大姑呢吗?你先坐着吧,跟你妹一起待会,我去做饭。”

  说着,她才转身拿着钱回了自己屋。这笔钱还上了,她丈夫那边她也好说话。

  等她进屋之后,郭佳颖才上前惊奇地打量着叶小池的腿,还伸手指按了按:“真好了?”

  叶小池便稳稳地走了几圈,然后又抬了抬腿:“真好了,就是时间短,现在这条腿没劲。”

  郭佳颖想上前拽住她胳膊摇一摇说太好了,她平时跟朋友就这样,可伸出手才想起来姐妹俩可没那么亲近过,便讪讪地把手放回去,然后笑着跟叶小池说道:“那太好了,没劲就是缺乏锻炼。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放假呢,从明天开始,我陪你出去玩,多走走就好了。我想想都去哪?光是公园就好几个呢。”

  叶小池看着郭佳颖说话,笑着答应:“行,你要是有空,就陪我出去走走。不过明天下午四点有几个老同学要聚聚,后天咱俩再出去玩吧。”

  叶文君回屋把钱放好,听到这事马上出来问道:“明天下午四点?那等聚会完了都几点了?那不行,那太晚了你一个人在外边不放心。”

  “没事的,刚才送我来的同学到时候会再送我回来,送到小区门口。”

  叶文君却不太放心,可也扭不过她,完了还是嘀咕一句:“那同学真能送你回来啊?那刚才你拿这么多东西,他也不说帮你拎上来?”

  “不是他不帮,是我不让,真能送,你放心吧。”叶小池再次保证,叶文君这才不唠叨了。

  郭佳颖却收了刚才的笑容,有些担心的问叶小池:“姐,你真去啊?”她想的跟叶文君不一样。她是担心叶小池去了会受到冷落,到时候心里有失落感,好不容易好转的心情又受到影响。

  她也快成年了,人情世故该懂的都懂。叶小池这两年高考落榜后一直原地踏步,跟别的同学比是有落差的。一般人不至于明着说什么,可那些冷淡敷衍的眼神都是刺人的,她怕叶小池伤心。

  “没事,我现在不好了吗?以后慢慢都会好起来。既然别人请我去了,我不能老躲着不见人啊。”叶小池知道她想的是什么,便跟她解释了一下。见她坚持如此,郭佳颖也就不再劝阻。

  聚会的地点在她原来就读的高中附近,一条商业街后边的聚隆大饭店,她要去商业街买点东西,便在第二天中午就离开了嘉和小区。

  左煜诚当天下午要到商业街旁边不远的花鸟市场办点事,路过那条街的时候,见到人行道上站了十几个人,还有人跟他一样看到了围上去。似乎人群中间的人起了什么纠纷。

  他很少看热闹,见那伙人堵成一堆,便想要从人群旁边过去抄小路去花鸟市场。甚至连眼神都没往人群中间飘过去。

  可是有个熟悉的声音,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随即往里看了一眼。竟然发现人群里边站的是罗向东那个外甥女。

  似乎她和她对面那一对中年人起了争执。不管怎么说,也算认识,他虽然不知道叶小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人争执起来。不过既然见到了,总得过去看看。

  他可还记得风一刮她都站不稳的样子,妥妥的弱不禁风。可别在外边让人给欺负了,毕竟她对面还有个大汉。

  这时他听到叶小池跟那中年女人说道:“你刚才说啥?”

  “说啥?你听着,让你赔我这镯子,刚买的,看你穿的衣服,我想你也赔不起,我也不跟你多要,就赔一百我就放过你。”

  那妇女愤愤地举起手上断成两段的绿镯子,又跟旁边的人说道:“看看,我新买的镯子,花了四百多,四百多啊,我就是看她也不像有钱的,我就可怜可怜她,让她赔一百算了。”

  叶小池却说道:“别说一百,一分钱也不可能。刚才我好好在这边走道,跟你就挨不着,是你突然朝我这边撞过来的。你要再说让我赔钱的事,咱们就上旁边派/出/所谈谈。我怀疑你俩是碰瓷的,还有那镯子,不是你说四百就四百,空口白牙的谁信,地摊上十块钱一个的还大把呢?你俩敢不敢跟我去?”

  叶小池说话的气势十足,旁边的群众也说不清谁是谁非。

  那女人听了,声音尖锐起来:“你说啥呢?什么十块钱一个?撞坏了我的镯子还敢耍赖?啥也别说了,马上赔钱,不然有你好看。”

  她说完这句话,她身边那个男人配合地目露凶光,脚步朝叶小池这边挪了两步。

  叶小池见状,从包里拿出新买的针灸针,捏在手里,跟周围的人说道:“他们太欺负人了,他要是敢过来,我就敢扎他。我好好的走路呢,谁也没碰,是她碰我的,这俩人有预谋,大家伙要给我作证,我是正当防卫。”

  见她这样子,旁边有个男人终于说话了:“这干啥呢?好好说话行不行?这姑娘才多大?真说不清的话不如报/警吧。”

  听到这话,那俩人犹豫了,女的正要说话,人群外边有个声音说道:“这姑娘没说错,你手里那个镯子就是玻璃做的,十块钱都不值。我听人说了,花鸟市场这边有人专门拿着镯子项链什么的碰瓷骗钱,就是你俩吧?那边有个电话亭,我去打个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