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第一贵妇”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25 2019.06.15 17:33

  “如果你是说分手这件事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憋气的。他们家这么做是很正常的选择,找个对象本来好好的,腿突然坏了,一般人都会选择分手吧?谁不想找个正常的省事的优秀的人呢?你看看你姐我,没工作身体又有问题,要是你哥找对象也找个我这样的,你跟大姑他们能愿意吗?”

  叶小池低着头拍了拍自己那条使不上力的腿,然后抬头,自嘲地对郭佳颖说道。

  她是这么说的,心里其实也想着,如果对方光是提出分手,没做什么多余的事,那倒可以理解。要是分手前后还有什么说法的话,那就要另算了,现在有些情况她还不是太了解,不过这些想法她并没说出口。

  郭佳颖看看她哥,再看看叶小池,张了张口,一时间无言以对。叶小池说得没错,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都会想分手吧?

  她这时候说不出什么感觉,既替她姐叶小池难过,又觉得不甘心,当初那么优秀的姐姐,怎么就落到这样的境地了呢?老天真不公平!

  “姐,你说的虽然也有理,可我还是觉得憋气怎么办?”郭佳颖靠着桌子叹气,郁闷啊!

  “还憋气啊?”叶小池看到郭佳颖的反应,跟她开玩笑:“那咱们要不要组团上老薛家去跟他们打一架?我看看都用什么招?黑虎掏心还是佛山无影脚?要不就来个鸳鸯连环腿、降龙十八掌什么的?”

  郭佳亮看着叶小池,无语了,就她这小体格,这个拳那个腿的,没出招呢,自己得把自己撂倒了。

  叶小池倒是有自知之明,接着说道:“你看看你姐我现在这个小体格能行不?”

  郭佳颖上下打量着她,然后翻了个白眼,很是不给面子的摇摇头,说道:“肯定不行,还收拾别人呢?你都不用人动手,自己把自己解决了。”

  叶小池就笑:“没错,我也觉得现在这么玩,你姐我实力不允许。是不?上门去骂大街更不行是吧,咱又不是泼妇,为这点事破坏形象不值得。”

  叶文君在旁边听她这么说话,觉得也许磨难真的能让人成长吧,要是这样的话,倒也是这么多不幸里的好事,看侄女现在这样,多豁达大气啊。不行,哪天她得跟家里人唠唠,跟他们学学侄女今天说的这些话,让大家伙也跟着高兴高兴。

  要是能把侄女的腿治好就更好了,叶文君有些遗憾地看着叶小池的腿,让他们几个唠着,她自己去厨房做饭去了。

  郭佳颖被叶小池逗得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还是有点遗憾窝火的,这时候叶小池说了一句:“别想那么多了,走着瞧吧。你那对哑铃我看你也不怎么用,要不先借我吧,现在身体太差劲了,出去一趟光是走走道,就全是虚汗,我拿回去锻炼锻炼。”

  郭佳亮瞅了眼他妹:“那哑铃从她买回来就没用过几回,她懒!”

  郭佳颖回了他一句:“你幼稚,都快大学毕业了还天天找我茬!”说着,返身进屋去给叶小池找哑铃,她哥没冤枉她,很多事她做起来都三分钟热度,哑铃买回来用了不超过三回。幸亏学习这个事有老师看着,她还有点小聪明,不然她学习也得废。她有自知之明。

  叶小池知道他们兄妹俩掐惯了,并不干涉,想着最近的离奇遭遇,开始神游起来。郭佳颖把哑铃拿出来之后看到她这样子,也就没再打扰她,去厨房跟她妈叶文君说话去了。

  叶文君所在的城市叫洛川市,城北二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个依山而建的村落叫六道沟,叶小池的家就在六道沟村靠近池塘那一条街上。前两年新修了柏油路通向村里的主干道。直达村委会旁边,然后向另一个村延伸开去。

  在村委会不远的一条街中间,一座二层小楼刚刚落成,还没抹外墙也没有做房盖,次日这家就要上粱,这时候有不少人在院子里忙活着,准备第二天的宴席。

  房秋香兜里揣了钱,从老房子里走出来,出了院子往李二家开的商店那边走,商店离她家老房子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这时店里靠窗的地方有一伙人在打扑克,一缕缕烟气正透过纱窗往外飘。

  “哟,薛大媳妇,你这头烫得还挺好看的,上哪儿烫的啊?花多少钱?”有个闲着没事的人看到了房秋香问道。

  “没花多少钱,就图个新鲜,这不要上粱了吗?就捯饬捯饬。不太难看吧?”房秋香说着,抬起手腕,抚了抚她头上的波浪卷,不经意间露出手腕上戴的金手镯还有中指和无名指上的金戒指。再加上脖子上戴着的金链子,妥妥的金光耀眼。

  虽然有人私下里戏称她戴的那是拴狗的链子,可面上情还是要有,当面都夸她有福气。

  房秋香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自从她男人买了大货跑运输后家里的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强,眼看着二层小楼要起了,这可是村里头一份,心里能不美吗?

  现在家里的钱全把在她手里,想买啥买啥,也不用下地干活了。就在家收拾收拾屋,做做饭,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去打打麻将,小日子不要太美了。跟村里人一比,她自己觉得现在她这样子简直就是村里第一贵妇,就连村主任媳妇也没法跟她比。

  她知道村里人羡慕她也嫉妒她,可那也不耽误她显摆,不然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不难看,难看啥呀?瞅着年轻了十岁似的。”有个人恭维道。

  房秋香听了心里是高兴的,可还是谦虚着:“你看你这嘴甜的,吃蜂蜜啦。我都这岁数了,还能年轻到哪儿去。”

  “你身上那衣服看着质量不错,多少钱买的呀?”有人发现房秋香身上穿的一件短袖毛衫了,跟他们在集上看到的不大一样。

  房秋香低头抻着袖口,说道:“哦,你说这个呀,这个不是我买的,是我儿子在城里找的那个对象给买的,到底多钱我也不太清楚,就听我儿子说了那么一嘴,好象一般人好几个月的工资才能买下来吧,叫什么娇衫。你说这孩子,我都说了别买那么贵的东西,非得给我买,拦都拦不住,哎。”

  听众里边有的人撇撇嘴,瞅了一眼她那得瑟样,继续看人打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