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一顿助跑猛如虎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095 2019.06.20 16:44

  叶景涛跟他姐叶小池年龄差距挺大,他秋天才上初一,前几天小学毕业考试结束后,他就放假了。

  村里的孩子们都不补课,放假了没什么事,他整天跟一帮小孩满村子乱窜,不是下河去游泳抓鱼,就是钻进树林子半天都不出来,大人想找都不好找。

  对比之下,罗向楠觉得还是让儿子陪着他姐更放心些。

  叶景涛这时候从一排货架后边探出头来,悄悄打量着正跟人说话的叶小池,然后又把脑袋缩回去,挠了挠头,想不明白他姐的变化,然后就不想了。

  叶小池没有多待,在众人注目下,跟汪大婶他们聊了几句家常,买了个新毛巾就要带着叶景涛出去。

  这时门帘突然被撩开,冲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男孩,他光脚穿着塑料凉鞋,手里提着一个酱油瓶子进来,把瓶子放柜台上说要打一斤酱油。

  那边李二接过瓶子,把靠墙处酱油缸上的木头盖子拉开一部分,用塑料漏斗对准瓶口,准备往瓶子里舀酱油。

  有个大人就逗那小孩:“狗剩,咋晒成这样,这要是天黑了都找不到你。”

  那孩子被人逗惯了,回击道:“我叫赵永海,不叫狗剩。大爷你也别光说我,你自己也不白。”

  说着,不再搭理那些大人,在几个人的哄笑声中,窜到叶景涛旁边就扑上去,俩人很快就玩闹着扭打起来。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见面必然是要闹一会儿的。

  李二这时候已经灌完了酱油,跟这俩孩子喊道:“去去去,出去打去,别把东西带掉了。”

  叶小池这时已经迈出了门槛,站在店外等着她弟跟人打闹完了出来。

  俩孩子动作很快,外号叫狗剩、大名赵永海的男孩跟叶景涛从店里先后跑出来,赵永海便放开叶景涛,去推他的二八杠自行车。

  车子半新不旧,带有横梁,这孩子骑车不走寻常路,既不像个子小的孩子那样掏铛,也没有学着大人片腿上车。

  只见他左手拿着酱油瓶同时和右手一起捏住车把,然后推着自行车猛如虎的一顿助跑,身子忽然窜起,往车座上跳。

  店里的人闲来无事,透过窗户往外看热闹。叶小池本来还觉得这孩子挺敏捷,却听到那个大名叫赵永海的孩子惨绝人寰地叫了一嗓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捂着大腿根旁边在原地跳脚。

  叶小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旦疼?(⊙o⊙)!

  有几个大人哭笑不得地出来扶着赵永海,“你没事吧?”有个人问道。

  赵永海跳了一会,那股最疼的劲头过去了,听到别人问,翻着白眼说道:“没,没事,咝……”说话的时候,不时地抽着气,说没事,其实还是很疼。

  叶景涛过去帮他把自行车扶起来,站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不知该如何处理。

  “小涛,你送他回家吧,我自己上小舅那,完了我直接回家。”

  叶景涛答应了一声,从赵永海手里接过那居然完好无损的酱油瓶子,推着自行车准备陪他回家。

  这时候赵永海又好了点,不想留下来让那些大人看他笑话,便一瘸一拐地在道边往自己家那边挪。

  罗向东一大早起来,并没出过门,所以暂时不知道在商店那边又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才从老式箱柜里拿出来一个木盒,那盒子从他有记忆起,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

  因为经常搓磨,木盒有了些莹润的包浆。他叹口气把盒子打开,拿开垫在周围的软布。轻轻托起里边放着的一件器物。

  这东西,他经常拿出来看,只是这一回拿出来的感受跟平时就不大一样了。

  看了一会,正打算把那器物放回去,就听到院门口铁门响动。他连忙把瓶子收回去,重新放进箱子里锁好。到底是值钱的东西,不能随便让人看到的。

  东西放好之后,他听到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奇怪地想到:她怎么来了?

  这个外甥女从他进去改造之后再出来,跟他就不亲了,再也没上他这来过。这样都好几年了,突然上门来,他能不奇怪吗?

  他明白叶小池的心思,她那样的人,没什么社会经验,看人看事容易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说白了,就是一直埋在教科书里,不清楚世界的复杂性。因此对他这个舅舅就有成见,觉得他不是好人,可以说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

  这时叶小池已经走到了门口,看着那绿色木门关着,她轻轻敲了敲门,等待罗向东出来。

  外边的大门没锁,白色汽车也在院子里停着,她觉得罗向东应该在家。

  门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高大男青年,那人神情晦涩不明地看了她一会,并没让她进去,反而生疏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有事?”

  叶小池知道他对她为什么是这样的态度,双方几年都没有交集,自己突然闯上门来,想指望他跟她说什么好话,那怎么可能?

  “哦,我,我妈说晚上让你去家里吃饭,我来告诉你一声。”

  叶小池也有生疏感,可生活要继续,总得有个人主动,才能打破以前那种尴尬的关系。除了她,还能指望谁主动啊?

  罗向东看着这陌生的外甥女,思索着她突然变化的原因,却想不出所以然来。

  “哦,我知道了。”罗向东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她进来。让进吧,不知道她会不会拒绝……

  “不请我进去待会啊?我走半天,走累了。”叶小池只好再次主动。

  “哦,进来吧。”罗向东侧开身子,扶着门框,示意她进来。虽然弄不清原因,可她变成这样,应该是好事。

  “小舅,我渴了,给我倒点水喝吧。”叶小池进来了,就开始提要求。

  罗向东:“……”

  桌子上放着一个印着蓝花的玻璃杯,那是他平时用的。他从托盘上拿起一个没用过的倒扣的杯子,去涮了涮,然后才倒了水,递给她。

  这还没完,喝完水了,叶小池又指着地上放着的四把破损的椅子问他:“小舅,这些是什么椅,都坏了你拿回来干什么?”

  罗向东:“……”拿回来干什么?我倒想知道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