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看照片(加更)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866 2019.07.07 16:48

  看了眼窗外,杨国伟把花生壳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跟叶小池说道:“我跟薛阳联系过了,后天车装完货开走了再带你过去。你到时候真去啊?”他打算再确认一下,就怕万一见到考上好大学的同学,叶小池心里不好受。

  “当然去呀,不是说了吗?我要巴结巴结那几个老同学。”叶小池拿起他爸用的草编大蒲扇给自己扇着风。

  “行,你想好了就行。到时候要是哭鼻子了我可以牺牲下,把我的肩膀借你。”杨国伟开玩笑道。

  “你的肩膀留着吧,我可用不着。哎,花生递我点,别光自己吃啊。”叶小池朝他伸手。杨国伟便顺手递了一把放她手心里,然后看了她一眼,便又走出去跟叶振兵他们站到一块去了。

  他出去后,叶小池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右边的腋窝,还是青肿的。得幸亏没破皮,不然这么热的天就太容易感染了。头天她去村里的卫生室拿了点药抹上了,可是这个药效不大理想,好得慢。

  白天抹药的话,家里人知道了只怕又大惊小怪的,她还得解释。所以她只是看了看,打算晚上大家都睡了,没人会来打扰她再抹,抹完后等第二天药味淡了,再早起洗一下就好。说起来她这边抹个药弄得都像是在做地下工作一样。

  如果有好一点的活血化瘀药,吃两天也就没事了。只是这边村子里药不全,只好凑合着用这个药膏。估计这么用着,得五六天差不多能好。

  第二趟货拉走之后的第二天上午,叶小池坐着杨国伟开的黑色小车往他们的高中同学薛阳家开去。

  这一带,薛是大姓,很多村的人都有不少人姓薛。而薛阳跟六道沟的薛大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

  看着那车走远了,郭凤英问罗向楠:“向楠,我看这姓杨的小伙对你家小池挺好的呢?你没看刚才上车的时候,他还帮着小池扶着车门吗?这是怕她磕着了。”

  罗向楠其实也拿不准,女儿长大了以后,好多话都不跟他们大人说了。虽然最近这孩子性子好多了,可她这个当妈的,对孩子还是有很多方面都不了解。不只是不了解,还不敢随便问,就怕孩子不高兴。

  不过就算那同学对叶小池有什么想法,现在一切都没定,罗向楠也不想再让女儿因为亲事被人讲来讲去的。

  所以她否认道:“不能,他俩就是同学,白家洼子那边有个同学让他俩过去玩,没别的事,凤英你想多了。”

  在路上,杨国伟跟叶小池说道:“等一会儿你在我后边进去,你看看他们几个会不会很惊讶。我估计边疆那小子的嘴都能塞得下一个鸡蛋。”

  杨国伟在给薛阳的电话里并没有事先告诉他叶小池也会去,他就想看看那几个人会惊成什么样?

  “你是太闲了,想从我这儿找点乐子是吧?”叶小池暼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着路面。头天夜里总算下了一场小雨。但似乎雨下得不够透,这时候空气里还有明显的闷热感觉,叶小池觉得这几天可能还得下。

  从先前的燥热变成现在的闷热,哪一样都不好受。杨国伟这车是他舅淘汰不要的老车型,没有空调,窗子都开到最大,还是觉得闷闷的,身上的潮气散发不出去。

  “热坏了吧,这车太破了,我舅不希得要了,才扔给我来开。我也开够了,打算秋天买个新的,也不用买贵的,是新的就行。到时候买了新车请你去兜风。”

  “兜风倒是不用,我要是有事你又方便的话,能让我坐个顺风车就行。”叶小池说完这话,白家洼子那个界碑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

  “那没问题,这个月我要回一趟家,到时候你去不去市里?去的话我把你捎上,车接车送都可以。”杨国伟说话间拐上了薛阳跟他说的那条道。那地方挺好找,路口能看到一棵歪脖子的老槐树。拐进去之后,开到一家铁大门上漆着黑漆,门口还种了两棵修成圆顶的榆树的那一家。

  车子无声地停在高墙外,然后杨国伟率先下车,沿着院子里那条红砖铺的小道往那一溜三间的大瓦房里边走。

  门帘撩开,穿着短袖衬衫的薛阳在前边迎了出来,后边还跟着另外两个先到的同学,其中有一个小伙因为天气闷热,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就迎了出来,正是杨国伟说的那个边疆。

  “杨国伟,怎么才过来?”薛阳问道。边疆以前跟杨国伟走得很近,俩人都坐后边,打闹惯了,一看到杨国伟就上前来揽住他脖子要跟他亲近亲近。被杨国伟给推开:“去把衣服穿上,身上黏糊糊的离我远点。”

  “这天多热啊,穿什么穿?”边疆不以为然。可他刚说完这句话,便愣了一下,然后看看自己毕业后就开始发福的小腹,自觉的回头进屋套衣服去了。

  另一个同学看到了蹒跚进来的叶小池,惊讶地张着嘴,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主动跟叶小池打招呼:“哦,你也来了啊,杨国伟事先也没说一声。”

  他偷偷打量着叶小池的腿,眼前的这个人怎么都没法和记忆里那个完全重合。

  薛阳在班里显得老成些,见到叶小池,倒没什么特别惊讶的表现。事实上,叶小池腿出问题的事他知道,只是不清楚详细情况,毕竟住得不是很远。俩人上学时几乎不说话,他想过去看看,后来觉得真要是去的话,叶小池会不会觉得他是过去炫耀的?一来二去也就把这事放下了。这些他没跟外地的同学讲过,所以边疆他们不知道。

  几人进屋后,有一会儿的冷清,叶小池主动打破沉默:“都不认识我了?”

  “认识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穿上衣服的小胖子边疆说道。

  叶小池开口说了几句话,那几个同学也就放松了下来,在心里也琢磨着叶小池倒是变得比以前随和多了,相处起来挺轻松的。等到边疆提议打麻将的时候,叶小池也大方地坐下来,杨国伟站在她身后帮她看牌出牌。

  玩了一会儿她就明白了规则,慢慢地不用杨国伟帮忙,也能偶尔胡一把。

  玩到后来,边疆说道:“薛阳这小子上学的时候总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其实我一直想知道这小子小时候啥样?”

  他就是打牌时那么一说,杨国伟说道:“想知道他小时候啥样,那还不容易,看照片不就行了吗?”

  另一个同学指着靠墙组合柜上立着的几本相册说道:“那就有,一会看看。”

  听了这句话,薛阳的脸色立刻不好了,相册里有什么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马上拒绝道:“那可不行,咱们文明点,照片是个人隐私,能随便看吗?”

  “切,还隐私,难道你拍相片没穿/衣服怎么的?隐什么私啊?”那同学随口说了一句。

  倒是让杨国伟逮着里边的意思了:“那可说不定,没准就真有那样的,要不他怎么就不让咱们几个看呢?”

  “不行,看什么看,不让看。”薛阳坚决拒绝。边疆便凑过来看着薛阳的脸:“我觉得老杨应该是说对了,这事还是女士说的算,叶小池你说说,想不想看?”

  “想看啊,干嘛不看。”叶小池表示这个热闹她想参与。

  薛阳原以为叶小池会不太好意思看呢,没想到她大大方方地表示要看。这憋得他脸有些红,站起来拿下一本相册,从里边手疾眼快地抽出来两张,卷起来,再把那几本丢到桌上:“看吧看吧,随你们看。”

  杨国伟笑着指着他手里藏起来那两张:“边疆,你还真说对了,真有不能让人看的。”他的话迎来薛阳一脚。开什么玩笑,满月时的果照让他们看着了他还要不要见同学。

  倒是叶小池给他解了围:“杨国伟,看这些就够了,他手里那两张估计是他小时候不懂事的时候大人给照的,给他留点面子。”

  叶小池这么说,另外几个人也就不再逼他,这时边疆抽出来两张照片给大家伙一一展览,一张是坐在靠背椅上,小胖脸笑得灿烂无比,小身子长得浑圆,只有一个青蛙布偶在两个小圆腿之间遮挡着要害。还有一张是穿着肚兜,模仿着哪吒照的,脸上明显瘦了些,可是脑奔上点的红点还是让几个同学笑了一会儿。

  薛阳看着这几个损友,包括看热闹的叶小池,已经无力吐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