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坑爸的娃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99 2019.06.28 17:29

  叶景涛把作文写完以后,他爸爸也草草地吃完了饭,看到儿子写的作文,再抬头看看罗向楠,也是无奈。

  这孩子学数学倒是轻松的紧,可作文好几年也没什么长进,就是流水账。

  “你每次写你妈都这么写,就不能换个写法?”

  罗向楠催他:“先别管这个了,赶紧去张罗小池跟你说的事。要是成了,还得搭遮阳棚,准备大秤、木头板子。你先去把地浇了,明天等人过来就没空了。”

  叶振刚这才丢下叶景涛的笔记本,戴上草帽出去了,临走时特意带上了铝制的三节手电筒。因为剩下的地得天黑以后才能浇完。

  罗向楠等他出去以后,看着叶振刚丢下的本,然后问她儿子:“两年前你这么写,现在还那样,个长高了,作文没变啊?”

  叶景涛抬了下眼皮,“我写出来的跟我想的不一样,想的挺好,可我写不出来。”

  罗向楠想起女儿当年的作文经常被老师作为范文朗读,可儿子这……算了,不说了,亲生的…

  叶小池觉得得抽空给他买点书看看了,看多了,总比现在这样要强。他现在这水平,就算要写的是斗破苍穹,写完了也得变成斗气化马。

  叶向楠晚上五点多钟煮了一半饺子,先让姐弟俩一人吃了一点,又往铝饭盒里边装满,让叶景涛吃完了给他小舅送去。罗向东这几年就一个人过,也不肯去相亲,提了也不理睬,罗向楠也说不过他,只好随他去。

  叶景涛很快就回来了,罗向楠看到他手里空空的,就问道:“你舅吃了吗?”

  “没呢,他说有事,一会吃,让我先回家。我看他家里有人,我就回来了。”叶景涛没想那么多,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三阶魔方乱转起来。

  罗向楠听了倒奇怪了,她兄弟这几年在村子里不怎么跟人来往的,能是谁呢?

  她正在找针线团,准备缝被,顺口问了一句:“是咱村的人吗?找你舅啥事啊?”

  “不是,我不认识,我听着了一句,那个人好像也是刚到小舅家,他跟小舅说把那东西拿出来先看看再决定买不买。然后小舅就让我回家。”

  “啥东西?”罗向楠嘀咕了一声,转而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他们俩的爸爸留给罗向东一个好东西,她见过。也给了她一个玩意,是古镜,让她给叶小池了,现在还在叶小池那屋箱子里放着呢。难道她弟要把那瓶子卖了?

  她脸色微变,不过还是忍了下去,那瓶子已经归罗向东了,她虽然舍不得他卖了他爸留下来的东西,终是不好说什么,他有自己的想法吧。

  罗向楠心里不好受,默默地把白布被单在棉花套下边铺好,再盖上一层花背面,准备缝上,万一叶小池同学住下来。这被可以给他们用。

  罗向楠正要把线头串到针眼里,一直坐在旁边挑豆子的叶小池跟罗向楠说道:“妈,小舅可能是要把那个瓶子、就是那个贯耳瓶卖了。你赶紧去一趟,不能让他卖,快点应该还来得及。他昨天说想给我治腿,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要卖。妈你快去啊,我走不动了……”

  罗向楠吃惊之际手指被针扎了一下,随即反应出来女儿说的是什么意思。当下把针拔下来,插到线团上,下地穿上鞋就往罗向东家里跑。

  “还愣着干什么,你陪妈一块过去,不让小舅卖瓶子。就说我说的,他就算卖了,我也不用那瓶子钱。”叶小池让她弟去跟着罗向楠。

  叶景涛倒是听话,魔方也不玩了,按照叶小池的指示去他小舅家去了。

  叶小池自己留在家里坐着,坐了一会也没见罗向楠他们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拦住。

  心里有点烦躁,可她的腿现在才有一点知觉,要想下地走路,估计很难。

  她用手撑着桌面,然后松开手。试着用左右脚一起受力站稳,虽然右脚着地处没有力度,可终究已经能够维持身体平衡。

  刚想试着迈步,她就听到有人来了,但不是她家人,农村白天不插门,进来的人一拉门把手,就把门打开了,“大嫂在家吗?”

  叶小池听到来人的声音,知道是她三婶谷杏,便在里边应了一句:“三婶,进来吧,我妈一会回来。”

  谷杏应声而进,看到叶小池时,本来有事要跟她说的,却突然意识到她看到了什么。

  “小池,你的腿能站起来了?”

  叶小池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的问题。“对呀,三婶,我不是在吃药吗?这药有用。能站一会儿了。”

  谷杏惊诧之间都快忘了自己要来说什么了,一股劲的点头:“嗯嗯,也看到了,站起来了,我的天,太好了。你妈他们知道吗?”

  罗向楠他们要是知道这事会是什么反应?谷杏猜着。

  “三婶你在旁边看着点,我走两步试试。”谷杏连忙上前,叶小池便张开两臂要往前走。

  然而她到底是着急了,站一会儿行,可走路不行,右脚刚一受力,她的身体就要软倒。谷杏连忙扶住她,劝道:“能站就不错了,先别急着走,一点一点来。”

  “嗯,我有点累,三婶你扶我过去坐会儿吧。”等叶小池坐好以后,她问谷杏:“三婶,你来找我妈有事啊?”

  谷杏这才记起来她这是来干什么来了:“对,我跟大嫂说一声,上午我不是跟狗剩他妈上老冯家去了吗?现在老冯媳妇回话了,说她兄弟那边答应了,这次可以让你三叔把菜拉去,不过最多就收两三回,因为他们自己村子里的货都收不过来,就是价还是不太好,跟别人比便宜一毛,比薛大家给的多点吧。哎,算了,我回去再跟你三叔商量商量,看看他愿不愿意送过去?”

  “还是便宜啊?那先别送了,等明天吧,你一会儿回家跟三叔说让他过来一下。明天我有个同学要来咱们这谈收菜的事,本来想让我爸陪着他们在地里转转,看看咱们这的菜怎么样,货够不够。后来我一想,我爸见人不爱说话呀,明天三叔要是有空让三叔也陪一下吧,三叔比我爸能说。要是成了,你家的菜就好卖了。”

  谷杏听叶小池把这事说明白之后,忙不迭地点头:“行行行,这事我一会儿回去就跟你三叔说,让他尽量帮着办好,这也是帮咱们家的忙。这事要是成了就太好了。”

  正在地里浇水的叶振刚觉得头皮有点发凉,怎么回事?谁说他坏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