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真不是鉴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3上架
  • 44.20

    连载(字)

262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真不是鉴宝师》的现代言情之旅

执事時光梧桐空人心 弟子谢其零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青铜镜

我真不是鉴宝师 北海乔 2141 2019.06.12 16:21

  九三年入夏以来,洛川市一直都没怎么下雨,到了六月份的正午要是出门,后背都会被太阳烤得发烫,谁要是在马路上煎鸡蛋,肯定能煎得半熟。

  前两天,叶小池被父母送到洛川市她大姑家里住一段,她找了个机会,说服她大姑叶文君,让她自己出来到商业街逛一逛。

  在全民都知道什么叫穿越的背景之下,叶小池也赶了一回时髦,由城市富养的娇女变成了六道沟村叶振刚的女儿。

  对于这种遭遇,叶小池有无数次想对老天爷竖中指,可基于敬畏,到底还是在中指竖起之前收了回去,心里的怨愤却短时间内无法消解。

  为什么她会这么怨愤?

  只因为原主这几年实在太倒霉了,简直是霉运当头照,衰神对她笑。所以,对于原主重病之时完全没有求生意志的事,叶小池觉得特别能理解,换成另外一个人,只怕也不想活了。

  晚上她有时候睡不着,会偶尔捋一捋原主这几年的遭遇,更加深刻理解了什么叫祸不单行。

  原主本来是省重点高中的尖子生,是有望考上清北的种子选手,是校领导和老师眼中受宠的优质学苗,可就是这样一个学苗,在91年的高考中因病失利,别说是全国顶尖学府,便是连本市的三本都没混上,惨遭滑铁卢。

  再然后,又一场病,腿坏了,要拄拐走路。刚开始接触的男朋友很自然的也选择了分手……

  叶小池有时候看到原主留下的被泪水打湿的皱巴巴的日记,都心疼地想抱抱她,只是抱不到。

  现在好了,不管她愿不愿意,那些遭遇全都由她来承受了,叶小池懵圈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幸运的是,这个腿,她知道怎么治。

  她明白,再倒霉,也没人能把她从泥潭里拉出来,很多事要靠她自己。也只能宽慰自己:水无常形,人无定势,只要人好好的,以后总会变的不是吗?

  顶着烈日,她慢慢挪进了古玩市场,沿着一溜店铺走了一段,然后迈进一家挂着“今古斋”牌匾的古玩店。

  进来以后,她先打量了一下店面,看到一个货架角落处放了一些铜镜,有些生了铜锈,便状似随意地拄着木制拐杖走了过去。

  店里那个看店小伙长得有点胖,看到叶小池进来,抬眼瞅了她一下,也没特意招呼,只注意着她的动向,并没多话。

  他岁数不大,可在这一行做得够久了,早就练出了眼力,来店里的人谁是行家,谁是啥也不懂的棒槌或者半懂不懂自以为懂的,一般都能看出来。

  看这女孩子,不大像是行家里手,岁数也小。她手里拿的应该是中药包,看来身体也不好。不过来者是客,不管她有没有能力买,人家要看,也不可能给人轰出去。

  大概是叶小池看镜子看得比较专注,他就走过来,唠家常一样,随意地给她讲:“这几个是宋代的,有湖州铭文镜,盘龙镜和飞天镜……”

  小伙子随意指着叶小池面前的几个镜子,倒也没因为她衣着朴素就送她白眼。

  “哦,那边的呢?”叶小池来这一趟就是要问明白的,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看现在这腿脚,出一趟门都不容易。

  “那边有唐朝的也有战国的。”

  他这么说,叶小池也就是听听。真真假假,这里边水深着,当然不可能就真的相信他说的那些话。

  宋朝、唐朝或者更久远的战国古董又不是大白菜,哪是那么容易得的,或许有真品,但大多肯定还是仿品。

  不过她来的目的不是弄明白这些镜子的真假,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这时候从门口进来个胖子,跟看店的胖小伙可不是一个量级,胖小伙是xxl的话,那胖大叔就得是xxxxl了。

  经过叶小池身边的时候,他还特意侧着身子收了收腹,怕经过走道时刮蹭到了叶小池。

  他过去之后,那胖小伙问了他一句:“老孙,怎么这个点来了?”

  “来找诚子看一样东西,他在不在?”那胖大叔抹了把脸上的汗,要往里间走。

  “在,半夜回来的,在里边睡觉呢,也该醒了,你去叫他吧。”

  那胖大叔便直接撩起帘子走了进去。

  叶小池便听到里间有人起来了,跟那个老孙说话。

  “诚子,我有点事要问你。”老孙忙着用男式手绢抹了把脸,跟那个叫诚子的男青年说道。

  那男青年叫左煜诚,他奇怪地问道:“老孙,你昨儿个不是刚打过电话,说十天半月以后带个朋友过来吗?你这是……”

  “是有这事,不过我这新得了一个玩意,想找你给掌掌眼。”一般有水平的人不愿意随便给他掌眼,可诚子妈跟他沾亲,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他有时候就求到诚子这里来。

  左煜诚便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并拿起老孙小心放在茶几上的一个古旧玉制品仔细查看,那东西外方而内圆,左煜诚一看就知道是个玉琮,他拿在手里摸了摸口沿,观察着表面上那些纵横交错的条纹。

  老孙有点拿不准,问他:“诚子,我这回不会又吃药了吧?”

  左煜诚没急着回答,问他:“多钱入手的?卖家怎么说?”

  “千把块钱,诚子你看这个价怎么样?卖家说这是玉琮,是高古玉,我看你手里不就有一个商周时代的吗,跟这个我瞧着挺像,你看看这玉质简直一样。那小子说玉琮是古人祭祀用的……”

  “这个价嘛,也行,不亏。你这也是古玉,不过不是商周时代的,也不是祭祀用的。是宋代的人仿的,在生活中做装饰用。你看外表纹饰没有兽面纹。”左煜诚指着玉琮几个角说道。

  “不会吧,诚子,你看这玉质,跟你那个太像了,也挺油润的。”

  “是很像,不过是宋朝的人仿的。为了看起来更有古味,仿制的人做了提油,目的就是仿前代的玉,所以你这个看上去挺有古意的。不管怎么说也是上好黄玉做的,算是好东西,这次买的不错。”

  老孙听了,嘀咕了一句:“宋朝的人也会做旧啊!”

  “当然会了,宋朝用提油法仿古玉还是挺多见的。三舅你玩这个悠着点,省得三舅妈又跟你吵。我这边快到点了,有点事,得走了。”

  “诚子你别听你三舅妈的,她哪个月不说上几回,听她吓唬人,吓唬谁呢?你赶紧走吧,我就不耽误你了。”

  两个人在里边聊着,看店的胖小伙也在给叶小池继续介绍:“你看这个是唐朝的海兽葡萄纹青铜镜,不过你要是真喜欢镜子的话,不妨看看这几个螺钿镜和平脱镜,都是花鸟纹的,螺钿镜和平脱镜看上去富丽堂皇,收藏和观赏价值都很高……喏,这镜子后边有个纽,往这孔里边系上一个喜欢的结饰,可以拿在手里把玩……”

  叶小池打量着小伙重点介绍的那个花鸟镜,心想:哦,原来这种镜子叫镶嵌螺钿花鸟镜啊!跟她手里那个镜子很像,只是图案略有不同。

  小伙子跟她介绍了这么多,一直是用聊天一样随意的语气跟她讲的,没报价也没问她的意图,不会给人压迫感。叶小池抬头,把垂下来的碎发别在耳后,然后跟他说了声:“谢谢,我再看看。”

  穿着白色大背心的胖小伙这时候见诚子背着黑色的背包要走,便跟他说道:“诚子,东西都拿好了?要是那边的人不合适的话,我跟钱哥打听下东山镇那个木匠的地址,看看那家伙行不行?听说他手艺很不错。”

  左煜诚答应了一声,背上背包跟刚才那拄拐的女孩叶小池擦肩而过。他出门在街口小店买了点东西,然后去附近车站上了11路电车,这一路车终点站是西站,那正是他要去的地方。老孙没再呆下去,拿好他那个宋代的玉琮,跟在他身后出去,不过两人方向不同,出门后就各奔东西。

  他们走了,叶小池也转身拄着拐杖走了。抬头那一眼,小伙子脑子里冒出来一个词:眼如深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