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悬酒坐江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遇伏兵

悬酒坐江天 置势腹 2574 2020.03.25 18:24

  杨飞沉没走几步便听得“咚”地一声闷响,盾上力道一滞,紧跟着便是自己肩上的女子不知使着什么兵器,叮叮当当左右开弓,已经跟人打做了一团。

  杨飞沉听得前后左右全是刀剑声响,不由心生紧张,生怕刀剑无眼伤了自己,可又怕自己行事不利伤了肩上的女子,“我说,我要是冲不出去,我们怎么办?”

  “呸!就会说这些不吉利的东西!”女贼左手拎着个黄绿色的影子,右手甩着一个银白色的流星锤似的东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脚踩锄头手挡刀叉,现在还要忙着催促杨飞沉,当真不易。不禁手忙脚乱心里难过,不由又把这人模人样的小子痛骂了千百遍,说道:“你只管快点跑,冲出去我们便一起活了。冲不出去那便一起挨锄头吃刀子。”

  杨飞沉心头一乐,心想这女子好倔,“好,我们现在也算同生共死的好友了罢?”

  “呸!谁跟你同生共死!要死你自己去死,我是要活的!”女子一咬牙,用左手那黄绿色的东西格住一只草叉,发出“咚——”的一声厚鸣,那居然是个巴掌大的古色铜钟,右手甩着银影在那泼眼上一砸,带着清脆声响,那链头系着的,是个半拳大的银铃。

  这一对兵器要是被杨飞沉看见了,那肯定又要啧啧称奇一番,只可惜他现在正闷着头往前跑,耳边刀枪剑戟人声鼎沸,爹娘问候不绝于耳,纵是在人家嘴里做牛做马做狗做鸭已经走了无数遭畜生道,他也顾不回嘴得了。

  杨飞沉脚下步子起初还很稳,但随着盾面不同的位置被敲打冲撞几番,这平衡也有些被打乱的意思,好几次都差点停下身形,这左右横挪间,他肩上那女子的鞋都被人扒了去,还好挣脱的及时迅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心想这些泼皮人数当真不少,恐怕今天真的要交代在此处了。杨飞沉倒也没太多怨言,只想自己能被一刀杀了别痛就好,只是舍不得肩上那奇女子,要是自己冲不出去连累那女子也跟着一起丢了性命,可是真的要把这内疚带到黄泉地狱里去了,罪过罪过!

  正在杨飞沉思索间,她肩头的女子忽在他的手上连拍几下,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说,紧跟着便听见了那竹枝般错落有致的干净嗓音:“小子!你那猴儿在哪买的!好生神武!你要是有你那猴儿一半胆识,只怕我们早就脱离险境了!”

  杨飞沉闷头狂跑倒没什么感觉,只是耳边的刀剑声小了,人声更嘈杂了。挪出目光去看时,惊讶的发现周围人群里不知何时,已经腾起乌烟瘴气的白烟,再顺着吱吱呀呀的猴儿叫声去找,发现是二烧拎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白面袋子,正在人群里面乱跳,这番壮举便是它做的不错。

  “二烧!不愧是我的好猴儿!回头要赏你好酒!”

  杨飞沉豪迈一笑,这猴儿都比主人努力了可怎么行,顿时又挤出几丝力气,吼一声加速跑起来。

  二烧的猴耳也灵敏,听了主人呼唤,猴嘴一笑,丢了面袋子就来寻主,可正在人头间跳跃之时,猴身却凌空一翻,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了,然后就被人一把抓在手里。

  杨飞沉听到猴叫知道不妙就要住脚,女贼觉得速度一慢,不禁惊叫一声,“快跑!别停!”

  “可是二烧!”杨飞沉一急。

  “跑!给你看看姑奶奶的手段!”

  那捉了二烧的正是那尖嘴猴腮使暗器的黑脸老三,此刻正鼓着腮帮子朝逃命的二人招呼:“你们俩要是不要这猴儿命,便随你们跑!这顿猴脑就当你你们赔罪的礼数!”

  他怕自己站在原地喊,这俩人真的丢下猴子跑了,所以也把两条腿抡圆了,一边追一边叫。

  这猴脸老三一手拎猴一手去摸自己兜里的骨头,手上紧接着便吃痛,抬目一看果然是被猴给抓了,他心想这猴拎着不痛快又逼不回那两个狗男女,还不如杀了,可他手上刚刚发力,就看一个银色的影子直取自己面门,不禁心头一紧连忙躲闪。

  这一躲一闪间手上功夫便有松动,只见那银铃后面的红绳一绷,便缠上了那猴子,下一刻猴儿便脱手而去,飞猴似的朝着那狗男女去了。

  杨飞沉听到自己肩头有猴叫,知道是女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二烧夺回来了,不禁心中大喜,连连叫好:“女侠好身手!”

  “哼,刚刚还是不要脸的女人,现在又成了女侠,你这臭男人变脸如翻书,好多的脸皮。”

  那些喽啰被人突围,便都跑起来在后面追赶,猴脸老三人瘦个小,不过几息就埋进人堆里不见了踪影。

  那女人在杨飞沉手上拍两下,说道:“他们离得远了,你可以歇歇。”

  杨飞沉嘿嘿一笑,回头望向那小树林似的火把,把盾换成肩膀扛着,这一肩抗盾一肩抗人,跑的更快了。

  “也不知女侠名讳?”杨飞沉心中大快,逃出了追杀又结识了个奇女子,心想这父亲说的果然不错,这江湖何止是有趣!这是有趣得紧啊!

  “哼,你这猴儿可叫二烧?”女子不告诉杨飞沉自己的名字,而是先问起了猴儿,惹得杨飞沉嘴角微翘。

  “对,二烧!我一手调教的。”

  “一手调教?你个怂包能训出这么机灵的猴儿?我可不信!”她抱着二烧,看着那小猴在自己怀里左瞅瞅右瞧瞧,居然是越看越喜欢,这二烧被人抱着也不闹腾,腾出一双猴手,好奇似的抓向女子胸前,同时那猴嘴也嘿嘿一乐。

  “妈耶!”

  女子心中大惊,把那猴儿一丢,转头就来打杨飞沉的脑袋,“你这人好不正经!不光怂包!没想到还是个好色之徒!你都教了猴儿甚么东西!”

  杨飞沉被骂的心里一懵,“自然是把我会的,它能学的的!能教的全教了!”

  女子听得脸上一烫,紧跟着心里一惊,暗叫这不会使是哪来的采花大盗吧?连忙踢打这人的后背,敲这人的脑袋,“你这人……臭不要脸!快放开我!”

  杨飞沉忙说别闹,可那女子哪里肯听?俩人歪歪斜斜的摞在一起,几次都差点摔倒。

  此时已经接近子时,几团晚云在天空舒展,行过月下,这大地顿时跟着一昏。

  黑暗中也不知哪里传来“汪汪!”两声。

  杨飞沉听到狗叫,稍微精神起来,心想这附近能遇见狗,难不成还有人家?

  可杨飞沉肩头的女子却连忙拍打他的后背:“快停快停!有埋伏!”

  杨飞沉心想这人又要耍什么花样,刚要还嘴,紧跟着脚便下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绊了一下,扛着肩头的女人便双双飞了起来。

  杨飞沉跑的猛,这一绊就飞起来一人多高,凭借经验他就知道落地上必然是要命的疼,顿时有些觉得牙酸,但又心头一软。

  他虽然怕痛,但更担心这女子要是摔坏了可怎么办,思及那双亮眼,再听见她那惊叫,登时是心下一横,把那女子抱住了,将那脑袋按在怀里,便咬牙闭眼等着摔落。

  这一落地果然力道不小,把杨飞沉摔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下一刻,便见一张大网被人一声“过路子呦——”甩到了空中,女子从自己身上跳起来反抗,冰凉的小脚丫踩在杨飞沉露出来的肚皮上冰的他一哆嗦。

  紧跟着几个黑衣人从小路两侧跳起来,顿时是刀影霍霍,杨飞沉躺在地上两眼昏黑,但嘴上不停:“你们这些人是做甚么的!怎么这般待人!好不讲道理!”

  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自己被人狠狠打了脑袋,不禁“诶呦!”了一声。

  打他的那人纳闷的“咦”了一下,然后又抡了一棒子。

  “啊呀!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怎么能这般做事!”杨飞沉头上挨了两棒子不光没昏甚至还吱哇乱叫。

  那女贼心想这杨飞沉恐怕不光是个怂包,还是个呆子,她看那人两棒子没能打晕杨飞沉,再听他哇哇呀呀的声音,居然“噗嗤”一笑。

  然后便听耳边风声响起,登时失去了意识。

  杨飞沉觉得胸口一闷,有东西倒在怀里,知道是小女贼,顿时心里火气更大了,可是还不等他说话,便被人第三下打中了脑袋,这下打的比前两下都猛,都狠,怕是换了人。

  杨飞沉只听“嗡”的一声巨响,似乎是被铁棍打了头,然后便身子一软,失去了意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