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球权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这不是结束

球权游戏 郭白开 2837 2020.03.30 21:42

  唐北将媒体中心的白广叫来了办公室。

  杜七的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看着白广。

  白广对雷山说:“那天你就不该穿我的衣服去拍照,想把事情嫁祸给我,当然,你也发现这事儿没办法嫁祸,你做的事情都被监控盯着,所以你才去监控室,毁掉这些证据……”

  雷山笑着对白广说:“不过,莫经理看到的终究是穿着和你一样衣服的人,那么说,其实,嫌疑最大的不还是你吗?白广!”

  白广点了点头,“对呀,嫌疑最大的就是我。”

  雷山对大家说:“我把球队的消息放给其他媒体?你们要想一想,球队里谁接触媒体最多,谁最有可能是球队的泄密者,或者你们说的内鬼,你们仔细品品,这个内鬼就在你们面前,就是白广!”

  此时,唐北又把PPT换到了下一页,放出了球队的内讧新闻视频。

  白广对大家说:“这个球队内讧的日期和时间,大家还记得吧!那天那个时段,杜总一直在给我开会,对不对杜总。”

  杜七想了想时间,时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白广又对大家说:“那天在训练场的,雷山雷主管,就有你!”

  大家都看向了雷山。

  雷山笑了笑,“我在场,我可没有拍呀?怎么证明是我拍的呢?又怎么证明是我给媒体的呢?”

  莫白山把PPT又翻了一页,雷山看着莫白山和唐北在旁翻PPT,就感觉心里一惊,每页都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雷山笑着对大家说:“真是呀,都说真正干活的干不过那些PPT,看来是真的呀,像我这种矜矜业业踏实干活的人,总要受到你们这些什么活都不干,只会写PPT整我们的人的排挤!我们这些干活的人太难了!杜总,千万别被这些银杆蜡枪头的家伙蛊惑,然后让我们踏实干活的人寒心呀。”

  莫白山指了指PPT,PPT这一页还是一个视频。雷山看着视频的预览封面,心就凉了一截。

  唐北播放了这个视频,视频中的男人说:“我是先锋足球周刊的记者赵阳,我知道作为一个记者把自己的爆料人公开出来是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所以即使是我同学唐北多次央求,我也没有泄露我的爆料人,但是,今天起我们报纸宣布倒闭,而我也将不再是记者了。再加上,除了老同学唐北的请求,还有证明原来的合作伙伴白广的清白,我要向北城钢铁俱乐部的高层说,一直向我们爆料的北城钢铁的人就是北城钢铁的后勤主管雷山……”

  PPT的下一页,罗列的都是雷山放出去的北城钢铁的内部新闻。

  这时,所有人都看着雷山,雷山笑着摇摇头,“你们……你们不会就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一个视频就认定我是球队内鬼吧。我知道了,你们就是想要搞臭我,杜总,你给评评理,这个记者是不是个假记者,有没有这个可能,然后,杜总,你也听到了,这个人还说是唐北的同学,这个人就是演员,就是跟这几个人一伙要搞我的。”

  莫白山对雷山说:“我们为什么要搞你呢?球队那么多人,为什么单单要找你的不痛快呢?”

  曹修这时候来了一句,“你们这些人就是为了显示你们自己干活了!所以才没事找事儿!”

  莫白山对曹修说:“你不说话,我都忘了,你还在这。你站队站早了,你跟着你原来的后勤主管一条战线,那就别后悔了。”

  雷山对莫白山说:“当着杜总的面,你还以为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吗?”

  莫白山转向杜七,“杜总,如果事情真的像我说的一样,雷山确实是球队内鬼,那怎么办?”

  杜七坚定的说:“内鬼,一概清除。不过莫经理,有些事情一定要拿出充足的证据,现在这些,都不能完全说明雷山雷主管就是球队内鬼呀。”

  莫白山对杜七确认了一下,“内鬼,一概清除是吧,我希望连着庸医一起,一概清除!”

  说完,莫白山将PPT放到了下一页。

  雷山看到这一页的视频预览封面,心是完全凉了。莫白山播放了这个视频。

  视频的内容,就是昨天晚上,莫白山的同学演员方素,冒充自己是懂球王APP的记者,向雷山买新闻。视频当中,雷山被方素迷得神魂颠倒,喝了不少杯酒。

  雷山在劝方素喝酒时,被方素拒绝了了,方素说:“我不能再喝了,花钱了,买一次新闻,还喝了这么多酒,本姑娘觉得不值。”

  喝得正开心的雷山告诉方素说:“这次喝好了,以后新闻就不要钱了!”

  方素这时候就问雷山,“你一个助教能有多少新闻可以爆料出来。”

  一般的男人都非常不喜欢被一个女人看扁,这时候的男人会激发出对荣耀的偏执,雷山一股脑的把这几年,他放出去的消息,从媒体记者那拿的红包数量都说了出来。

  杜七这时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好了!别放了!”

  杜七满脸怒气,此刻曹修看到如此场景,也瞬间变脸,“我这卖药给球员什么的,都是雷山指使的,其实和我没啥关系呀,我是无辜的,都是被雷山给逼的呀。我这人太单纯,就听雷山主管的,谁知道,他为了钱,就可以出卖球队的利益!”

  雷山没想到,曹修变脸变得如此之快,雷山更没想到的是杜七的态度。自己是在雷山那打点了不少钱了,但是,对于球队泄密这件事儿来说,雷山绝对是触碰到了杜七的逆鳞,看样子,雷山暂时是没有可以指望的人了。

  雷山无奈的笑了笑,“好吧,我承认,球队这些年的内鬼就是我,我也只是想多赚一点钱罢了。球队就发那么一点工资,我们球队是全中超工资最差的球队。我这个年纪,上有老下有小,有车贷有房贷,一个月9000多的工资,在北城,我怎么活下去,所以,我不多赚点钱,怎么办呢?”

  杜七对雷山和曹修说:“话不要多说了,多说无益,你们两个都被开除了,开除的事唐北你就兼职一下人力,给他们办了!”

  雷山对大家说:“好好好,我记住各位了,各位呀,我一个中年人,有房贷有车贷,上有老下有小,还是家里顶梁柱,然后随随便便就被你们给弄失业了,你们良心过得去吗!你们在扼杀一个中年男人!你们在扼杀一个家庭!我祝你们40多岁的时候也会中年失业!”

  莫白山怒斥雷山:“开除你是罪有应得,你泄露球队讯息,出卖球队利益的时候没有想过,你的良心过得去吗!你就是这样为给你工资的球队工作的吗?”

  杜七摆了摆手说:“你们别在这里吵吵了,赶紧的办离职的办离职,交接工作的交接。”

  曹修刚想张嘴说话,杜七一根雪茄直接扔到他脸上。杜七对曹修说:“其实忍你很久了,你的医术我也早有耳闻,别在这混了,赶紧滚吧。”

  曹修这时怒气攻心,立刻想要发作,雷山制止了他,对曹修摇了摇头。

  雷山大声对大家说:“我告诉你们,这不是结束,事情还没完呢,你们这些人,一定会遭到报应,行,今天就到这,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雷山大步离开。

  杜七让莫白山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其他人都出去了。

  杜七点了一支雪茄说:“莫经理这次可以,找到了球队内鬼……”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球队的CFO钟旺从总公司回到球队,来到杜七的办公室。

  CFO钟旺笑着对杜七和莫白山说:“不错不错,我这一会儿不在球队,你们就联手做掉了球队的内鬼。”

  莫白山不太清楚CFO钟旺来这里,说这一段话的意图。莫白山告诉钟总说:“内鬼对球队利益损害巨大,立刻清除,有助球队发展。”

  CFO钟旺看着杜七和莫白山说:“内鬼是谁,你猜杜总和我清不清楚呢?”

  杜七没有看钟旺,只是默默抽烟。

  钟旺对莫白山说:“现在,我只是知道,球队不多的钱,除了要支付你的转会费,现在还要再增加一些职员的支出了。你要赶紧招来一个首席助理教练,首席队医,还有一个后勤主管。”

  杜七也对莫白山说:“你别忘了,除了重新找这三个岗位上的人,你还有赚7000万的任务。”

  莫白山点了点头,“很快,这三位岗位上的人都会到齐,7000万的任务,我会努力去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