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球权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庸医

球权游戏 郭白开 2732 2020.03.29 17:47

  “我那天是不是特别出丑?”唐北吃着早餐问莫白山。

  “还行吧,只是你父母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罢了。”莫白山说。

  “昨天我妈狠狠的教训了我。”唐北回顾当天晚上喝多的情形,现在都有些尴尬。

  莫白山吃完了早餐,“下次还是少喝一点,本想昨天再问一些球队的事情,考虑你的情况,我就没有打扰你。你先吃,球队里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先去办公室。这周的一个任务,我们要动球队的这个内鬼了。”

  周一是忙碌的一天,莫白山让白广早早来公司,他们处理一下球队门将蒋太阳和著名女星仇茉莉的绯闻。莫白山还要处理一些转会的事宜。

  唐北这时候来到莫白山的办公室,“啊,看来坏消息都是我来传达了,刘迅去医院了。”

  莫白山对唐北说:“他受伤了吗?是需要队医配合还是需要什么帮助?”

  唐北对莫白山说:“估计刘迅现在是不太相信我们的队医了。”

  莫白山抬头看着唐北,“为什么这么说?”

  唐北给莫白山看了一下刘迅的微博,大致内容是,自己膝盖受伤,但是球队队医没有检查出游离骨,而且还向自己卖药。刘迅老老实实卖了这些药,每天按照要求外敷。但是这些外敷的中药导致了自己伤处皮肤严重过敏。刘迅随即查了队医卖给他的药,这个药不是治疗膝盖的药,队医卖的药内服甚至可以治疗遗精。

  刘迅的微博还说,自己确实不懂得医术,但是外敷过敏真的是我自己活该。

  莫白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真的是太佩服我们的队医了。”

  莫白山对唐北说,“走,我们去医院看一下。”

  莫白山和唐北来到医院,找到了刘迅。

  “医生说我是右膝盖内侧半月板撕裂且位移,医生建议采用关节镜微创手术取出撕裂位移的半月板。”刘迅告诉莫白山和唐北。

  “之前队医曹修没有查出来?”莫白山问刘迅。

  刘迅摇摇头说:“我一般不想说别人的坏话,但是,我们的队医真的是我见过最不专业的队医。这两个赛季就可以看到,我们球队的球员受伤,要恢复起来就特别的慢,很多时候都是队医曹修错误诊断,或者错误治疗,同样的病症,在我们球队要比其他球队的球员,恢复的要慢的多。这个事情,其实我挺有发言权的,我伤病不断,可是没有一个病,是曹修给我治疗好的。”

  莫白山点了点头,便出去打了电话。

  唐北听着刘迅对队医的吐槽。不过,唐北之前也听过球员们对曹修的不满,但是现在成为助理教练的后勤主管雷山,一直都没有解雇曹修,曹修反而异常稳固的在首席队医的位置上。

  此时莫白山打完电话回来,“球员没有得到正确的治疗,这是球队的失误,我刚刚联系了我原来球队的医院,然后这边已经联系好了,回来会安排你去的德国做手术,那里医生技术全球顶尖,主要是针对运动员的。”

  刘迅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真的吗?太好了,赶紧治好吧,我这两年伤病折磨的,都想退役了,希望这次能治好,感谢莫经理。”

  莫白山摆了摆手,“这是应该的,好好养伤,有问题找我,现在我要去问责了。”

  莫白山和唐北离开医院,莫白山一身的杀气。

  唐北小声对莫白山说:“你这是要去杀人吗?”

  莫白山对唐北说:“是挺想杀人的,我最讨厌做事不专业的人,而他的不专业,可能会葬送一个人的职业生涯。”

  唐北对莫白山说,“看来,今天你要好好修理曹修了?”

  莫白山摇了摇头,“不再今天,而是明天,我要让庸医内鬼纷纷下马。”

  而曹修这一边,他找到了老上司雷山,一同到杜七的办公室。

  雷山和曹修向杜七解释着刘迅的事情。

  曹修说:“药这个东西,因人而异,我是为刘迅好,谁知道刘迅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呀。”

  雷山也附和说:“对对对,不过杜总,现在应该限制这些球员在社交媒体上发东西,不能什么都发,我们这次应该狠狠处罚刘迅,这么无组织无纪律。”

  杜七摇摇头:“雷山,你觉得曹医生能胜任队医这份工作吗?”

  雷山不解:“杜总,您这什么意思呀?您不知道,曹医生相当的专业。全中超打着灯笼找不到这么好的队医。”

  曹修在旁边拼命的点头。

  杜七对曹修说:“不过在外人看来,我们的队医就是一个笑话。”

  曹修对杜七解释:“杜总,你不要听其他人乱讲,他们什么都不懂,只觉得我治病治的慢,这是他们的身体有问题,我已经用最好最快的方式,用药也讲究……”

  杜七拿了一根雪茄,敲了敲曹修的头,“用药讲究?真的是讲究,都是私卖给球员药,我可是听到过球员反应,你这可没少从球员那赚钱呀。”

  曹修一听,有些心虚。这时旁边的雷山拿出一个信封,“小小队医,能赚什么钱呀,有好处,那也是拿出了孝敬的呀。”

  曹修在一旁疯狂点头。

  杜七眼神瞥到了那个信封,随后对曹修说:“你们呀,一直不懂一个道理,为什么有的人有财路,有的人没有财路。有财路的人,都是能帮别人解决问题的人。想要赚钱,就要真正的帮别人解决问题。你说你,收了钱,事没帮人解决,人家能乐意吗?这个道理你们要清楚。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想个方法找个补就行。”

  曹修和雷山连连称是。雷山将一个信封直接放到杜七的桌子上。雷山又对杜七说:“杜总,不知道莫经理会不会来问责呀。”

  杜七对雷山和曹修说:“他来问责,我回来要问他的责,这几天球队闹出来的事儿,都是从社交媒体开始的,回来我要好好说一说这个莫白山,球员的管理是在是失职。”

  曹修这时候接话说:“对,杜总说的对,现在这些球员说话都不负责任,瞎说话。这个莫经理也需要敲打敲打。”

  杜七很轻蔑的看了一眼曹修,示意让他们回去。

  杜七本想找莫白山聊一聊,谁知莫白山回杜七,今天他不在办公室,出去谈转会的事宜,明天会找杜总聊一聊。

  杜七看了看雷山刚刚给的信封,自言自语道,“本职的事情做好了不就好了么?也不至于把钱给我呀。”

  接完杜七电话之后,莫白山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一个神秘人,“晚上靠你了,我的老同学!”

  电话那边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可是专业的,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电话这边的人就是莫白山的老同学方素,一个不知名的小女演员,演技出色,但却毫无名气。近期来到北城,正好也是来参演北城钢铁门将,蒋太阳的绯闻女友仇茉莉的新剧的,这两天没有方素的戏份与工作,方素就答应老同学莫白山的要求,装作自己是一名体育记者,与内鬼进行交易,然后坐实内鬼的证据。

  当日夜晚,方素在一家小酒吧中,等待着另外一个人的到来,这个人就是北城钢铁的内鬼。酒吧灯光幽暗,方素在昏黄的环境下,显出迷人的韵味,似乎方素的出现,让整个酒吧都醉了。而那位内鬼,躲藏在暗影之中,他似乎觉得,只有黑暗的角落,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北城钢铁的内鬼说。

  “我是懂球王APP的记者,希望能从你那里得到一些关于北城钢铁的消息。”装成记者的方素说。

  “对不起,我不是那样出卖球队讯息的人,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这位内鬼想要离开。

  方素则拉住这位内鬼,“有事好商量,您坐,估计您看我这面生,不敢和我聊,您没必要这么谨慎。”

  内鬼坐了下来,方素慢慢靠近内鬼,纤声细语的说:“您别着急走,消息事是小,酒还是要喝吧。”

  随后方素把一瓶酒放在内鬼面前,酒瓶下还压着一个信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