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美漫之驱魔神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雪莉的灵魂

美漫之驱魔神探 一万金桃 2338 2017.02.27 19:50

  “这些禽兽从字面意义上毁了她,他们用锤子猛锤她的头,一共锤了七下,此时雪莉的死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是这群杂种却还不满意,我能想象他们当时一定在想,既然人已经杀了,为什么不做的特别一点儿,做的更有某种宗教仪式感呢?于是他们就动手了,用的工具是美工刀和剪刀,具体的我不想说,据说雪莉在站街你能明白吗?她被毁了,不光是肉体,还有精神上,你能想象那个雪莉站街的样子吗?这个禽兽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我不愿意去想。”

  老比尔揉搓在太阳穴,当他还是一个小警察的时候,就经常逗雪莉玩,雪莉就像他一个小女儿一样。

  李康看着照片,他的胃抽搐了一下,幸亏早上什么都没吃,否则肯定会吐出来,那个不是雪莉,那个被乱刀切开的女人,一定不是她。

  如果是正常人早就被照片中的残酷景象吓得昏过去了。

  但是李康却更仔细的看着照片,寻找着任何一点线索,终于,在雪莉的脖子上,有一个很小的像疤痕一样的东西,李康仔细观察着,如果不是精通黑暗艺术的话,肯定不会察觉,但是李康却很确信,这是一个小小的撒旦图案,是斯坦那个撒旦纹身的简化版本。

  这就够了,李康把照片还给老比尔,他站起身来刚要走,却被老比尔拦了下来。

  “档案你留着吧,地狱厨房里死了个站街女,根本没人在乎的,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给我记住了,如果你找到了这几个该死的变态,马上给我打个电话,我一定要在场看着他们死,明白吗?这次不要钱。”老比尔转身走了。

  李康对老比尔的背影点点头,他把档案袋揣在怀里,来到悍马车前,他打开车门刚要上车,忽然他在阳光中仿佛看到一个小女孩在迎着阳光跳舞,那是李康自创的一种摇摆舞,女孩看起来就像十四五岁的模样,她的脸李康一辈子也忘不了。

  “该死的...雪莉...”李康呆呆的看着,恍惚间又回到了十五岁时,那时候他还幻想过要组建一个乐队,李康当贝斯手,死侍打鼓,雪莉主唱....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悍马车的侧面,挂着呼啸的风声,一发火箭弹猛的击中悍马车的底盘。

  “轰隆!”悍马车发生剧烈的爆炸,车身平地飞起三四米高,高温冲击波一下子把李康震飞出去老远,他在地上咕噜几圈,掉进路边的一个臭水沟里,他的脚很不走运的卡在砖缝中,此时从远处走来两个光头的男人,男人的头上烙印着撒旦的标记。

  光头男人冒着高温,从悍马车的残骸中,把昏迷的死侍扛出来。

  “没错,就是这个面罩怪胎,教主说炸了他们公司分部的就是这个恶魔,据说这王八蛋是杀不死的,把他绑起来,我们走。”其中一个光头男人说道。

  李康此时才把脚从砖缝中拔出来,他连忙跳出臭水沟,却被迎头射了一发火箭弹,火箭弹顶在李康的肚子上,把李康顶飞出去,紧接着“轰”的一声爆炸,李康身体冒着烟,划着一条弧线飞到公园后面的树林里,撞断了不知道多少树枝,他在树枝堆中摇摇头,翻身站起来,当他冲出树林的时候,死侍已经被掳走了,悍马车的残骸附近,只有一些人在围观着。

  刚才如果不是雪莉的灵魂忽然出现,阻止了李康登上悍马车,李康现在也一定与死侍一样,被人抓走了,不管实施这次袭击的人是谁,干的真够漂亮的。

  李康倒不是很担心死侍,他更关心的是斯坦,很明显这次袭击进行的非常专业,加上两个光头脑袋的纹身,可以肯定是斯坦策划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元凶斯坦,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这个混蛋的身上,而且李康从两个光头男人身上,感应到了很明显的黑魔法痕迹,这说明斯坦不是装假的,他绝对是个魔法师。

  刚才的火箭弹上有铭刻着黑魔法的法阵,带有明显的地狱臭气,斯坦很明显也是个灵魂商人,只是不知道他的买卖做的有没有李康这么大而已。

  李康的后背和前胸都被冲击波撞的剧痛钻心,走一步都疼的难以忍受,尽管他早已经是忍受疼痛的专家,但在去找斯坦之前,他还是决定先弄一瓶酒和些许止疼药。

  李康来到街角的一个酒吧里,老板是老熟人了,他要了一瓶松子酒,送了两片止疼药进肚子,不知道是酒还是止疼药的效果,他感觉好了许多,思路也清晰多了,既然斯坦又上层的人照顾,又有黑魔法保护,那么就是说,想通过正常途径制裁他是不可能的,这也好,李康根本就没想过走什么正常途径。

  死侍身上的召唤戒指应该能用,可是那该死的戒指,需要死侍转动它才能有效,现在不知道死侍的双手能够自由运动,还是不宜冒险召唤他,不过斯坦这个家伙竟然弄了一个什么邪神教,做的这么高调,肯定会引起纽约魔法师们的注意,正好李康认识一个老熟人,应该能帮上忙。

  李康走出酒吧,再次来到公园里,他来到发现雪莉灵魂跳舞的地方,找了一个破铲子挖了起来,很快就挖出一个密封的小箱子,这是他和雪莉的小秘密,连死侍都不知道。

  李康从钥匙链中拿出一把小小的红心钥匙,打开箱子上面的小锁头,箱子里面有几串贝壳项链,这是从前李康亲手为雪莉做的,李康感觉鼻子有些酸,他把贝壳项链拿到一边,箱子的最下面,是一本日记。

  他拿出日记,又把贝壳项链埋在下面,这一刻,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着脚下的这片地狱厨房,把日记收好后,他把盒子又埋了回去。

  在地狱厨房的外围,有一座非常宏伟的餐厅,远远的看去就像一座城堡,这是魔法大师约翰夫人的居所,约翰夫人是纽约城魔法师圈子的首脑人物,年轻时也是一位绝代佳人,她是魔法师当中,少有的过上富足生活的人,精通元素魔法,尤其是擅长萨满仪式。

  稍稍整理了一下风衣上的褶皱,李康迈步走进餐厅,餐厅里的交响乐队正在演奏探戈舞曲《只差一步》,舞池内穿着燕尾服与晚礼服的男女伴随着悠扬中带有淡淡忧伤的舞曲翩翩起舞,歌舞升平的景象,与不远处破败的地狱厨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约翰夫人就坐在距离舞池不远的一张桌子上,这是她专用的桌子,每天这个时间,她都要坐在这里观赏别人跳舞,元素魔法的代价已经让约翰夫人的双腿石化了,虽然不影响走路,但是跳舞肯定是不用想了,年轻时的约翰夫人可以一跳一整天,但现在她只能看别人跳的份儿了。

  (求推荐收藏,谢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