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真假世子:他要天下我要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大时代的小悲剧

真假世子:他要天下我要你 东方驴 1803 2017.01.03 09:12

  转眼六月将尽,从口音到打扮,加上遗传自母亲的外表,李中道已经俨然成了一名地道的江都人。平日里李中道就和阿辉随着金老,或全城奔波,抽检查账、听取各处每日行情,或归账统筹,确定商行总的价格、供应和运输。金老从没认真教过他们俩什么,但仅仅是耳濡目染李中道就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对已经跟了金老很久的阿辉,李中道更是深感敬佩。阿辉话不多,不像李中道跟在金老旁边时一直问东问西,但他却极为自律,每日早起,整理房间,打扫庭院。某些事情上金老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阿辉总是在旁边默默地插句话,金老虽然不做评价,却大部分时候都采用了阿辉的建议。都说三个和尚没水吃,不过对于李中道这种本质不坏的年轻人来说,榜样的力量往往更大,几个月下来李中道在行为举止生活习惯上越来越像阿辉,称呼也不知不觉亲密成了辉哥。

  江都跟京都有一点很像,就是城都很大,城一大闲人就多,而闲人都是闲不住的,他们绝不会老老实实在家躺着睡觉。闲人只不过都觉得自己家没事可做,所以往往要找些喝茶听曲,或者别人家的事去做,于是闲人往往要么游手好闲要么惹是生非。有之前十二年的经验,对于游手好闲和惹是生非,李中道都很在行,只是现在金老管的很严,李中道又总是对金老有种莫名的敬畏感,到了江都后便没时间游手好闲,也没动力去惹是生非。于是那些零零碎碎的闲散时间就只能用来思念佳人。

  没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么强烈的思念,也不再一味沉醉在美好想象和无限憧憬里,四个月来他只收到过铁萱一封来信,信里只有关切叮嘱,却不见丝丝想念。新环境和新朋友对一个人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受到不怎么爱说话,却极为自律的阿辉影响,他也开始脚踏实地地想自己跟小萱的感情需要什么,他们的未来需要什么。日复一日的思考里,他对小萱的感情变得比日复一日的思念还要深厚。

  当初来时,母亲许诺的是几个月时间,但现在眼看着七月也已经一天天过去了,李中道开始渐渐思念起父母,思念起京都来。已经一个多月没收到家里来信了,去问金老却总是让他再等等。现在想来,李中道发现当时自己的圈子小的实在是有些诡异,导致自己想要打听些事情除了金老和阿辉便再找不到第三个人,也许金老从一开始便隐约发现一切即将失控。

  那天已经是七月中旬,不知道是天气还是别的原因,整个江都CD有些压抑,从未来过南方的李中道被闷热的天气憋得没精打采,正百无聊赖地躺在凉席上,手里拎着本账簿慢悠悠地扇着风,出神地看着窗前眉头紧锁的阿辉。

  “辉少爷,金老让你们到书房去一趟。”

  “潘姨,跟您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可不是什么少爷,再叫少爷以后您家里有事,我们俩可是不会再帮您干活了。”

  “辉少爷,这些年你跟着他,端茶倒水的粗活也没少干,虽然金老也把自己的本事给你了,一直把你当亲孙子看,但是血浓于水,有些刚来的什么远方外甥侄子之类的你可得小心着点。”

  李中道听了无奈地发出了一声呻吟,打第一天开始,这两个老妈子就没给过他好脸色看,总把他当成来等着争家产的不良亲戚,解释了无数遍,她们还是抓住一切机会挤兑李中道,顺便表示一下对阿辉的支持。

  “好的好的,潘姨,我们先走了。”阿辉也是一脸无奈,拽着李中道往后去,李中道挣扎着回头做了个鬼脸,气得她直瞪眼。

  李中道特别特别羡慕书房后面那两棵大大的芭蕉树,再热的天总有一股股的凉爽从窗子外面涌进来,不像自己跟阿辉的卧室,几根莫名其妙的石笋立在窗户下面,不扒上去看都看不见,真不知道有什么用。进书房已经有一会功夫了,书桌上放着的两盏茶缕缕飘起的热气已经渐渐消散,金老还是背着手看着窗外,一声不吭。李中道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见阿辉仍旧低着头垂着手一副极有耐心的样子,只能嬉皮笑脸地问道:“金老,把我们俩喊进来不会就是吹凉风的吧,是的话,我跟辉哥能不能先坐下?”

  “坐吧,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们,不过需要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金老转过身来,深深地看了一眼李中道,这让李中道突然觉得有些心慌。

  “皇上今天早上死了。”金老第一句话便是一个重磅炸弹,阿辉瞬间从凳子上崩了起来,浑身绷紧,两眼紧紧地盯着金老,金老却仿佛没感觉一样又瞟了一眼李中道。李中道第一反应竟然是,金老用死来说皇上,是大不敬,不过本能上觉得皇帝驾崩应该是件大事,不然金老不会这么郑重其事,辉哥也不会这么激动。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跟自己到底有什么联系,乱哄哄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户部尚书那菊花似的老脸和铁将军僵硬地笑脸。

  “当夜,富亲王李贾、镇西大将军铁颜、户部尚书张晋易意图谋反,满门入狱,择日斩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