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我也就说说玩而已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409 2019.03.18 00:10

  “嘿,小子,你又再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说给我听听?”

  塔尔福德擦拭着长剑,看到宙斯低头沉吟,时而露出苦恼的表情,顺口询问一下。

  这两个月,宙斯每晚冥想后,偶尔会和轮流守夜的塔尔福德、伯米特聊聊天,闲扯一番,一来二回,宙斯也算和两位骑士大人混熟了,尤其是心思单纯的塔尔福德,对于善谈乐交、风趣幽默的宙斯颇为欣赏,两人交谈格外合得来。

  宙斯揉了揉因思考过度导致发胀的太阳穴,不知怎么描述刚才的疑问。

  对于塔尔福德,宙斯并不介意分享自己的想法给他听,毕竟塔尔福德是二级骑士,上过战场,有过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战场上也见过不少魔法,有时候他的意见能给予宙斯很大的启发,或者是帮忙补充点实用性的技巧。

  但宙斯这次的疑问相当棘手,心中估计塔尔福德这个大老粗给不了什么建议。

  为了不让塔尔福德想太多,宙斯表情故作深沉,胡说一通:“在想人生道理。”

  塔尔福德沉吟一会,却误会了宙斯,一拍脑袋:“我知道了,肯定离家两个月开始想家了!”

  “说实话,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离开家乡参加骑士培训了,然后不满二十就参军,抵御其他王国的勇猛战士,从尸山血海中立下赫赫战功,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塔尔福德绷着脸劝诫:“小子,趁年轻不要想这么多无谓的东西,多去走走,身为男子汉,一定要开阔自己的视野,晚年才不会因为虚度光阴而悔恨!”

  宙斯见塔尔福德一本正经的安慰他,有些好笑,于是摇摇头,故意逗他:“不是的,我苦恼是因为身上有一种怪疾,从小到大都存在的怪疾。”

  塔尔福德见自己会错意,讪讪摸了摸自己的浓密黑胡:“哦,说出来听听,我说不定有办法解决?”

  宙斯唉的一声:“不可能的,这个怪疾不是一种病,反倒像是一种诅咒......”

  塔尔福德奇道:“诅咒?你招惹到巫师术士了?”

  宙斯第一次听说巫师术士:“那是什么?”

  塔尔福德想了想才说道:“一群研究黑魔法的邪恶施法者,他们很擅长对生物进行改造,拥有恐怖的魔法,包括诅咒、控制什么的。”

  宙斯摇摇头:“那应该不是,我这种诅咒有点像是上天给我的命运。”

  塔尔福德越听越好奇:“你快点说,诅咒是什么?别卖关子!”

  宙斯再度叹了叹气,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就是——接近我的人都会倒八辈子霉的诅咒。”

  塔尔福德切了一声:“老子才不信这些。”

  宙斯呵呵一声:“由得你信不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我犹记得出生那年,镇里就开始闹干旱,六岁时镇里发生一场大瘟疫,死了大半数的人,连我的父母也在这场惨烈的瘟疫中丧生。”

  “然后缺少父爱母爱的我,开始养了一只猫和狗,慰藉我那可怜的童年,可惜,好景不长,十岁那年,我家猫吃鱼,却被鱼骨头卡住喉咙,呛死了。”

  塔尔福德无语,猫能被鱼刺给呛到,第一次听说。

  “而后,狗狗在我十二岁那年该死的偷狗贼拐走,我哭了三天三夜,最后听说它还死的很惨,被剁碎做成狗不理包子。”

  “最诡异的还是,有一年家里破房屋莫名坍塌了,把我表姐砸得半死,我却一点事都没有。”

  宙斯说得煞有其事,塔尔福德对这半真半假的故事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宙斯决定再加一把火,语气幽幽道:“你发现没有,自从我上了车后,就有些事情不对了?”

  “没有啊。”塔尔福德想了想,一路上也没遇到强盗,没有人碰瓷,大一点的野兽都很少看见,他们四个伤风感冒什么的......咦,不对,等等......

  塔尔福德突然想到一件颇为奇怪的事情。

  “自从你上来后,一直是我们几个人,基特法师大人好像都遇不见好苗子了。”

  宙斯内心偷笑,咳了咳道:“没错,自从招了我后,老师好像花光了所有的运气,再也没遇到有天赋的少年,你说奇不奇怪?”

  塔尔福德越想越是,甚至把这几天便秘的郁闷都归结于宙斯身上,身体下意识偏离宙斯一些。

  “不对,伊恩城就在前头,还有百里的路程,过了明天,老子就见不到你了,担心个头。”塔尔福德用庆幸的语气道。

  真是一傻大个,这下宙斯再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你......你骗我?”塔尔福德一怔,有些怀疑宙斯,眼神变得尖锐。

  宙斯见情况不对,润润喉,再度幽幽道:“但是你不一定过得了明天。”

  “不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嘛,何必太认真,来,我请你喝酒!”

  宙斯见玩笑开够了,赶紧岔开话题,把从汉姆大叔那里骗来的麦酒拿出,塔尔福德眼睛顿时直了。

  “赶了两个月的路,好久没碰酒了。”塔尔福德从宙斯手里以迅雷之势夺过麦酒,大口大口灌了半瓶,嗝气道:“就算是普通的麦酒,现在喝,简直就像是仙酿,不过你绝不能说出去。”

  毕竟守夜喝酒,给基特法师知道,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宙斯作为始作俑者,当然不会揭发塔尔福德。

  “只要不是开马车时喝酒,我管你这么多干嘛。”宙斯一笑。

  嗷呜!

  忽然,营地外一片漆黑的树林里传出一声深沉的、骄傲的嗥叫,荡漾到宙斯和塔尔福德的耳边。

  塔尔福德很是疑惑:“该不会太久没喝酒,酒量变差,喝醉了幻听?”

  宙斯也疑惑,这里一带颇为蛮荒,野兽也少得可怜,不应该有狼这种大型食肉类动物啊?

  没让他们疑惑太久,那声嗥叫过后,响起一片由远及近的狼群嚎叫。

  声势之大,塔尔福德和宙斯两人这次听得清清楚楚,顿时脸色大变。

  这里怎么可能存在大量狼群?!而且它们还在往我们这边前进!

  塔尔福德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宙斯,宙斯仿佛能猜出他内心的想法,苦笑道:“我刚刚只是说说玩而已,什么诅咒的都是假的!”

  宙斯也没想到这么巧合,顿时哭笑不得。

  这时,二级骑士伯米特也睁开了双眼,警惕的灵觉让他在睡梦中也能敏锐的察觉到危险。

  “怎么回事?”

  宙斯和塔尔福德一边把人叫醒,一边把刚刚听到的大量狼群消息告诉众人。

  众人脸色不好,顶尖的二级骑士理论可以敌上百名普通人,却敌不过上百条狼,甚至狼的数量再降一倍,也不一定能赢得了,毕竟狼狡猾凶残,自带利齿钢爪,凶猛程度、绝对力量和神经反应速度等,普通人望尘莫及。

  最重要的是,他们这边还有四名没有多少武力的累赘,两名二级骑士肯定不能完全守护住所有人!

  众人一起看着基特法师,等待他做决定。

  基特法师沉吟了一会儿:“这些狼群不一定是针对我们而来,不过情况诡异,最好先离开这里再说。”

  众人尽快收拾东西坐上马车,来不及点燃马前灯,就立刻往斜角的方向避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