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安迪的诉求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061 2019.04.11 00:10

  刚刚安迪无意中的讲解,提醒了宙斯,让他找到解决问题方向——

  石头为什么这么坚固?

  这不仅仅是金属性元素的特质,还和它组成的结构层次、密度和元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力有关。

  也只有这样,元素组合起来才能让人们具象出‘坚固的石头’、‘灼热的火焰’、‘灵动的流水’、‘生机的绿叶’、‘缥缈的空气’,这种固定的印象。

  花费多天,突破法师的最后瓶颈终于有眉目了,宙斯心中顿时一喜。

  ......

  砂石场上,两人各有所思,静静想着各自的事情。

  好一会儿,安迪才回过神来,想起身边还有一人:“对不起,刚刚话题说远了......对了,我想问你个问题。”

  宙斯难题解决,心情正好,于是笑道:“你随便问,只要我知道的都可以帮你解答。”

  安迪道:“是这样的,我以前是个石痴,喜欢雕刻石头,最近的日子我想从拾爱好,你知道监狱里有搞黑货的人吗?”

  宙斯点头道:“那你算是找对人了,我认识一个人,正好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宙斯起身带路,很快把他带到瑞德面前,一番交流后——

  “什么?你要买一个鹤嘴锤子用于雕刻石头?”

  瑞德吃惊道,不由得顺带看了一眼宙斯,好像在看两个怪胎。

  别人过来他这都是买烟、买酒、买美女海报,但眼前一个买报纸,一个买石锤,这是闹哪样?

  “监狱里得有点兴趣爱好才能支撑起生活的重心,不是吗?”宙斯笑了笑,虽然他心里隐隐觉得,安迪的目的或许并不单纯。

  “要我看没这么简单吧,估计你是想要锤爆别人的头。”瑞德也怀疑安迪的动机,当面斥诉道。

  “这里没有人犯得找我。”安迪摇摇头否认。

  “你确定?”瑞德略有深意了瞥了一眼,“话已经传开了,三姐妹对你有兴趣。”

  说完,眼光转向另外一边角落里头,三名健壮的男子正在毫不忌讳、色眯眯打量着安迪。

  “尤其是包格斯。”宙斯淡淡道,他近日也听到一些风声。

  “说我不是圈内人也没用吗?”一直不见惧色的安迪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

  “圈内人也是人,但他们不是。”瑞德道。

  “他们是禽兽,想干就干,根本不在于你的意见。”宙斯理解瑞德的意思,随口补充道。

  伊恩城内也有监狱,他曾听闻过类似的变态事件,清楚那些被囚禁了十几、几十年的囚犯,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会做出怎样的疯狂行为。

  “我若是你,就不会走到偏僻的角落去,并加倍提防他们。”瑞德提醒。

  对于这事,他没必要插手,也根本不想去插手,提醒一句已经是他最大的善意。

  瑞德深知,肖申克监狱并不是一个赎罪的地方,而是罪恶的温床,阴暗始终是肖申克的本色,这一点未曾改变过。

  “如果你有需要,我倒是可以帮你一把。”宙斯在旁给予一个承诺,毕竟两人比较投缘,安迪刚刚又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所以可以趁此机会,卖个人情。

  “你?”

  瑞德打量了一会宙斯,戏谑一笑:“巴奇你还是算了吧,别自找麻烦帮倒忙,到时候连你也会搭进去的。”

  安迪见宙斯微胖的身形,也不像是有战斗力的样子,于是道:“这事我自己会处理,总而言之,我不会拿石锤来惹麻烦的。”

  “那就最好。”瑞德点头,算是答应了安迪的买卖。

  ......

  安迪之后的日子,如瑞德所预料的一样,并不好过。

  三姐妹肆无忌惮围捕安迪,誓要将他驯顺,无论是淋浴间、洗衣房后面的狭窄通道,有时候甚至医务室,都成为他们的狩猎场。

  可是三姐妹并不能如愿,安迪的反抗意志之强,超出他们预想。

  头一年,安迪的遭遇非常惨,身上随时挂着新伤口,就连宙斯偶尔和他交谈时,都劝安迪不能一直这样,不然监狱会毁掉你的一生。

  可惜安迪原则很强,既不愿意花钱收买狱警,也不寻找瑞德、宙斯等小团体的庇护。

  独自一人奋战。

  这种状况下,宙斯即便和安迪交好,也帮不上太多的忙,毕竟三姐妹总是找到安迪独自一人的情况才选择动手,宙斯唯有空闲时,用医务室上学来的知识,帮他护理下伤口。

  相对比安迪的惨状,宙斯在牢里的日子却越混越好,到底穿越前有从政三年的磨炼,由于处事圆滑,嘴巴灵巧,懂得进退做人,倒也能够轻易的和狱警、囚犯们打成一片,并组建起自己的眼线和小团队,站稳了阵脚。

  所以并没有发生什么恶毒狱霸欺负、克扣工钱等这些监狱经常发生的事情。

  甚至在轮换工作时,牢里经常给他安排一些医护、汽修等有点技术性的工作,而不是洗衣、种植等蛮力工作,那些工作又累、又耗时、学到的东西也不多。

  而后,宙斯又利用所学到的知识,反馈到生活中,例如私下帮人护理伤口、替监狱工作人员的私人轿车保养和更换零件,这一切都让他更讨人喜欢了。

  良性循环之下,宙斯得到如同模范犯人的对待——吃苦更少,受冻更少,而且下班下得早等等福利待遇。

  就连瑞德也开始羡慕起他来,经常对宙斯叹道:如果我早些年有你一半的聪明,或许早就假释出去了。

  牢狱中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来到49年。

  “不知不觉待在这里已经一年半了。”

  宙斯望着一成不变的空荡砂石场,对瑞德感慨一声,他47年10月份进来,到现在49年4月份,刚好过了一年半。

  “是啊,又是一年春天,听说狱方决定要翻修监狱车牌工厂的屋顶,打算要十二个人,你怎么看?”

  瑞德询问宙斯,结果被宙斯白了一眼。

  “这种宜人季节进行户外公差,正可以借机透透气,谁不想去啊?”

  “而且我打听了,有一百多人投了票,我跟办公室那搞抽签的官员正好有点关系,托人让他照顾点我们几人。”

  瑞德乐呵一笑:“还好有你,替我省了几包烟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