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救赎和新生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711 2019.04.15 00:21

  “这件事情是从前天开始的,巴奇是那天最后留在这里的人,不过他手上肯定没有工具,不可能空手把内锁从外面熔掉、隔空烧毁文件。加上他在这里吃好住好,也没有理由背叛我,如果要背叛的话,早就可以这么做了。”

  诺顿第一个排除掉宙斯,近十年的相处,宙斯平时恭敬无害、足智多谋,连一点小差错都没有犯过,为人品性方面完全获得他的信任,加上上帝代言人的身份,诺顿怎么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居然看错人了!

  “不是巴奇,那会不会还有其他人知道保险柜的事?”

  诺顿仔细思考,自己平时小心翼翼,能够告知一切的,除了妻子和巴奇外,再也没有别人,妻子他也是绝对放心的。

  “再往下排除,就只有海利这个忠心耿耿的狗腿子,有可能做得到这种事,毕竟他是狱警领头,每天晚上都会带队巡逻,有各个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想要进来搞破坏是非常容易的事。”

  诺顿冷静下来后,把保险柜的残骸收拾好,开门把门外不知所措的海利叫进来,询问这几天的行动细节。

  “没有啊,我这几天的出勤状况都写在出勤记录本上了,副领队一直和我在一起,没有进来过您的办公室。”海利被问得莫名其妙,只能老实回答。

  诺顿几番细心从旁推敲,还是完全看不出海利身上有任何的破绽。

  真不是他。

  哪会是谁呢?

  诺顿迷茫了,如果继续往下猜测,办公楼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动手脚,但这么猜,范围就太广了!

  好像真的只是个意外。

  诺顿内心苦涩,这种解释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管怎样,先把巴奇叫过来,说不定他能想得到办法。”诺顿内心暗暗道,但一想到宙斯,他内心却愈发的不安,好像自己错过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样。

  到底是什么呢?

  诺顿苦思冥想,无意中想到宙斯那天晚上动作慢了一些,隐隐升起一个奇怪念头:“那些灰烬真的是文件烧毁之后的残留物吗?如果文件被人调包,偷出来了那会怎么样......”

  诺顿察觉到自己思维误区,于是把疑问往宙斯身上套。

  “如果是巴奇用了某种我不知道的手段替换掉文件,接着焊死锁,烧毁里面的东西,不让我及时发现......”

  诺顿内心的不安加重。

  “假如假设成立,那么他在牢里也没办法储存这些文件,或者说把文件藏好对他也没有用处,这么看来,只有一个结果......”

  “只能通过寄信的方式寄出去。”

  诺顿细想下去一层冷汗浸透衬衣,如果只是文件烧毁,他损失也就是十年的钱财积累,但如果那些犯罪资料寄出去了,无论寄给哪一家报社,一旦发表出去,他都会身败名裂,坐穿牢底!

  “所以不如查一下,看看巴奇最近寄信的频率怎么样?”

  诺顿像是落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急急忙忙打电话给在二层办公室的狱警询问宙斯最近的动向。

  “什么?你说巴奇最近几天频繁寄件?!”诺顿心理凉了半截,急急忙忙道:“那你们有没有检查一下信封?”

  得到的回复自然是否,如果是其他犯人寄件的话,他们还有可能会去检查一下,但是宙斯身为诺顿的左右手,加上平时的威望,没有人会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无意中诺顿觉得自己猜到某些正确的答案,顿时像一头发怒的雄狮:“你们立刻追查那些信件的寄出地址!”

  说完粗暴的挂断连线,电话那头的狱警还在一头雾水当中,根本闹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诺顿接着对海利喝道:“你马上把巴奇带过来我这里!现在立刻去!”

  “是的,长官!”海利举手敬礼,每个部位的腱子肉都随之抖动。

  诺顿从抽屉中拿出一把左轮,握枪的手青筋暴露。

  ......

  砂石场上,宙斯和安迪坐在边缘的石阶上,专心致志的下着国际象棋。

  “你又输了,这是第几把?”宙斯微笑着。

  “三百三十一把了。”安迪平静道,没有一点败者的失落,默默的在旁边石壁上刻下一道刻痕,“自从五年前刚教你国际象棋那时赢过一局后,就再也没有赢了。”

  “要不要我让一下你?”宙斯哈哈笑道。

  “有意思吗?”安迪瞥了一眼。

  “的确没意思。”宙斯笑了笑,体内的占星力平息下来,“其实你再想多几招后手就能赢了。”

  安迪摇摇头:“国际象棋讲究的是文明和策略,根据认知的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下棋风格,或是激进、或是稳重、亦或是天马行空。”他深深的看了宙斯一眼:“但和你下棋,完全看不出你的风格......绝对的冷静、理智,每一步都隐藏有无数胜机的后手,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输了......说实话,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宙斯微笑道:“怎么说?”

  “在监狱这个闷热烦躁的熔炉里,每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即便没有事情也会找些事情去做......但你不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观察者,仿佛生活在一个独行者的孤独世界里,格格不入,没有人能真正的看懂你的内心。”

  宙斯露出一抹微笑,这不过笑容中隐藏着丝丝点点的苦涩,好久才道:“原来如此......如果我说,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信吗?”

  安迪眼睛眯起来,没表现出震惊的模样,幽幽道:“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有些猜想了。”

  宙斯惊奇一声:“哦,是吗?”

  安迪道:“刚来这里一两年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对这个世界的每一样东西都感到好奇,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对于基础的社会知识、生活中的陌生用品表现出一种让人诧异的无知。”

  “如果是那些天生愚笨或精神有问题的人或许还能理解,但你不一样,你很聪明,甚至是我见过最聪明、好学的人,如果你从小生活在这个世界,不可能不懂这些。”

  “另外就是三姐妹的事件,凭空制造一氧化碳中毒,是你们那个世界独有的手段,对吧?”安迪眼光敏锐,看似询问,语气却十分肯定。

  宙斯点点头,没有否认。

  两人间沉默了一会,忽然远处一小队狱警朝他们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毕竟这个时间点很少有狱警巡逻的。

  “看来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宙斯看了一眼狱警,淡淡道。

  “我们?离开这里?”安迪疑惑道。

  这时,领队长海利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客气的对宙斯道:“巴奇先生,典狱长要见一下你。”

  宙斯点头,站起身拍拍臀部的灰尘,点头道:“带我过去吧。”回头对安迪微笑:“别担心,无论我是哪个世界的人,来自什么地方,但在这里生活了十年,我就是你的朋友。”

  宙斯坚定的话语像春风一样渗透入安迪的心中,让他心中最后一丝隔阂消失不见。

  十年友谊,不会因为所在世界的不同有任何改变,不是吗?

  安迪淡然一笑,仿佛瞬间理解宙斯此行的目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个家伙……是要回家了吗?”

  ......

  很快宙斯被带到了诺顿面前,说实话,海利也太清楚发生什么事,从诺顿凝重的表情看来,似乎两人产生了很大矛盾的样子,为了避免冲突,他把宙斯送到房间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两人旁边,警惕观察起来。

  宙斯走入房间内,看着端坐在办公椅上,微笑道:“尊敬的典狱长大人,不知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诺顿端坐在办公椅上,见宙斯没有一点紧张或焦急的神态,仍然抱有最后一丝希望。

  或许是我错怪他了。

  诺顿犹豫了一会:“你可以说一下,你这两天寄出的信件是什么吗?”

  宙斯微微笑了笑:“看来最终还是被你察觉到了么......”他的话让诺顿心里一沉。

  “寄出的当然是您最害怕被别人发现的东西了。”宙斯话里有深意。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绝望在诺顿的心头蔓延。

  “您觉得呢?”

  “为了理想?或是觉得我贪污腐败很肮脏吗?要知道,现在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子的!就算不是我,换上另一个典狱长上台,他也一样会这么做!”诺顿牙龈咬得咯咯响,“或者这也是上帝的指示?”

  “你错了。”宙斯摇头否定,“理想?我没有这么伟大,我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另外上帝什么的,都是骗你们的。”

  什么?!

  诺顿和海利的身躯如同被雷劈中一般,霎时间动弹不得!

  “哪有上帝、鬼神、诅咒,都是虚无缥缈的寄托,让你坚信自身贪污腐败有个正规的理由罢了。”宙斯淡淡道。

  “你说什么?”海利上前,一把抓着宙斯的领口,用力往上提,却被宙斯一脚扫倒在地。

  “对了,之前你心前区上的污渍,那只是我的戏法,就算你不规范自己的行为,胸口上的硝酸银残留痕迹也会在半个月后自然淡化消失。”宙斯怜悯的看了海利一眼。

  海利好不容易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才稳固住自己的三观,通读圣经,信仰上帝,宙斯这一番话却让他三观再次崩碎。

  霎时间仇恨像熔浆喷发,海利瘫痪在地,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宙斯,口中不住的无意识呢喃——

  “你......你居然耍我这么多年?!我要你死!”

  而就在这时,有狱警匆忙从外面跑进来,焦急对着典狱长道:“不好了,办公楼正门外突然来了好几辆检察院的车,有长官拿着拘票正在过来,而且门外聚集了一大群报社记者!”

  诺顿连忙打开窗,看到窗外有数十辆车停在外面,不少记者拿着相机想拼命的突破警卫封锁。

  诺顿双目失神依靠在办公椅上,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宙斯居然真的把他的犯罪记录传讯出去!

  拖的时间太久了!

  如果他第一时间察觉到宙斯的手段,还能靠平时积累的人脉拖上一拖,但万万没想到宙斯的行径居然如此大胆和出乎人意料,时间已过去三、四天,什么补救措施都做不了了。

  完了......

  一想到,自己洗钱丑闻败露,下半辈子将在监狱里面渡过,诺顿的绝望无可避免涌现出来。

  “不,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诺顿喃喃自语,内心接近溃散的边缘,“也就是说,你这些年的所有动作都是伪装出来的假象,为了蒙蔽我,对吗?”

  “是的,准备好落网、体验下我们的生活了吗?”宙斯淡淡道。

  “十年,嘿嘿,好大的魄力,好重的心计啊!”诺顿的目光仿佛要把宙斯生吞一样,充满决绝,“你很好,很好……我竟然被你欺骗了这么多年,看来我是老了。”

  诺顿把右手的左轮提起,对准宙斯的脑袋:“最后,你可以告诉我,你怎么弄坏保险柜,以及烧掉里面的文件的。”

  宙斯神秘一笑:“是魔法......”

  诺顿摇了摇头,根本不信:“死到临头还嘴硬,算了,问的再多也没用,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就在诺顿开枪的一刹那,海利也扣上扳机对着宙斯,宙斯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微微一笑,从口唇中似乎可以读出两个字——

  再见。

  砰!

  子弹内的发射药突然产生一丝火光,枪械直接炸膛,爆炸的弹药碎片射入来不及防备的诺顿和海利的眼睛,急速之下,碎片贯入大脑,两人毙命!

  刚刚来通讯的那名狱警早已吓瘫在地,对于这种诡异的情况说不出话来!

  “贪婪和愚昧,就算这世界真的有神的存在,终究也救不了你们。”

  宙斯望着墙壁上挂着的匾额,上面写着“主的审判迅速降临”,隐隐有所感悟。

  ......

  最终,等检察官到来后,瞠目结舌看着现场的两具尸体,一个语无伦次的狱警,还有一名普通的年轻人。

  一番取证调查的结果后,也只能得出——枪是炸膛的,是子弹内的发射药质量不达标导致的结果,以致这次事件后,供配肖申克监狱的子弹制造商接下来将面临严峻的检查。

  宙斯?自然是没事,并且因为举报有功,加上他提供了本人和安迪翻案的证据,政府高层高度重视,俄亥俄州一级法院将重审两人的案件。

  ......

  一个月后,一家酒店的房间内。

  “笃、笃、笃!”

  “请进。”

  一名酒店服务员拿出一袋包裹和一封信件,客气对宙斯道:“巴奇先生,这里有您的一封信件,是一位名叫安迪·杜佛兰的先生寄给您的,还托运过来一个包裹,要您亲自打开。”

  “恩,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没事不要过来打扰我。”

  “好的,先生。”

  信?还有包裹?

  “安迪这家伙翻案脱狱后,人就不见踪影,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一想到安迪无罪翻案后的遭遇,宙斯犹有笑意,他还记得那些天各大报纸上的奇葩头版——《一切都是误会,安迪先生》、《走进科学之监狱求生》、《监狱同志相处之道》......

  没错,都是后来记者采访他写出来的报道,里面的内容尽是宙斯对安迪夸张的描述。

  直到现在,宙斯想起安迪当时看到这些内容的复杂表情,还是有点按捺不住,笑出声来。

  当然,这只是他作为朋友,送给安迪脱离肖申克监狱的礼物,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

  在此之后,安迪又做出一件让人咋舌的行为。

  那就是——告法院!

  十数张法律传票就把十二年前审判杀妻案的法院检察官、陪审团、主法官等人全部告上,并且还真给安迪告成功了,获得共计百万的赔偿!

  导致此事传出后,一度喧嚣尘上,引得一波告法院的风潮。

  而获得赔偿百万后,安迪就不告而别,莫名失踪,就在宙斯以为他被人谋财害命之时,他居然给自己寄来一封信?!

  “我倒要看看你这百万富翁想要说点什么,里面要是没有几万块给我塞牙缝,甭想我会原谅你......”

  宙斯嘀咕着拆开信封。

  “亲爱的巴奇,当你读到这封信时,代表我已经离开美国,去到墨西哥上一个靠近太平洋的小地方。”

  “我会在那里开个小旅馆,买条破船,悠闲出海......不再忙着活、或忙着死,只愿岁月静好,春暖花开。”

  “原本我在想,如果你有空,可以邀你过来聊聊天,一起出海钓钓鱼,讲诉一下你原来的世界,顺便说说你是怎么炸掉诺顿脑袋的事,这些我都很感兴趣。”

  “可是,我知道你要回去原来的世界了,手头上也没有什么好的礼物送给你,所以只有件那东西可以送出手,希望你不要介意。”

  “另外,我要道个歉,请你们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如有空,顺带转告瑞德他们,我现在很好,请勿想念。”

  “老友,安迪。”

  宙斯读完后哑然失笑,不知该惆怅还是替好友高兴。

  “还真是不变的闷骚啊,想念我们就直说嘛,拐弯抹角的。”

  宙斯接着拿起包裹,拆开一看,竟然是一本旧旧的圣经。

  “寄这本书给我有什么用?安迪应该知道我是无神论者......”

  宙斯不解,打开圣经,竟然发现里面夹藏着一把几乎解体的旧石锤。

  “这不是他雕刻他那些石头艺术品的石锤吗?磨损的也太厉害了!该不会是拿去挖隧道了吧?”

  宙斯把石锤握在手心,厮磨上面的纹路,很快明白安迪的意思。

  石锤伴随了安迪差不多十二年的牢狱生活,对他有些非同一般的意义。

  此刻,这把意义非凡的石锤送给自己,也算是他告别过去的一种释然吧!

  宙斯手握着石锤,忽然间一种奇异的感觉渗透进血管中,像是被一股温暖的潮水所包围住,每个细胞都感觉很累,想睡觉。

  不一会儿便困得连打几个哈欠,双眼模糊,进入梦境。

  梦境中,宙斯似乎经历了无尽的长夜,在一个石壁上,用锤子一点一滴凿出一条石头通道,然后蜷缩着身躯爬了进去,继续用锤子开凿前路。

  仿佛没有知觉、不知道累一样,他一直往前开凿、开凿......没有丝毫停歇,然而不知过了一刹那,还是无数年,直至石锤断了。

  宙斯才在黑暗的通道中苏醒,睁开双眼,往后看是一片的黑夜,往前走也没有光亮,整个人茫然不知所措。

  最后,石头通道猛然坍塌,把他活埋......

  回到精神空间,一道文字浮现:

  肖申克的救赎世界。

  成功存活。

  世界观收集61%:获得精神力强化7点。

  获得世界碎片核心——救赎之锤,能力:金属性元素抵抗10%、减伤10%

  然后宙斯就被一阵温暖包裹住全身,身体化成一道道碎片,不知被卷入哪个空间中,化作虚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