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最低级的冥想术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209 2019.03.17 00:10

  时间过的很快,月上梢头,待基特法师讲解完众人都很困了。

  宙斯赶紧把自己准备的问题提出:“我想学习冥想,就是您测试时所说的提高精神力的一种方法。”

  基特法师耐心回答:“嗯,冥想术有很多种,我现在只能交给你最通用的冥想术,你想学吗?”

  宙斯认真点头,对他来说,就算是最低级的冥想术也好过没有。

  唉,浪费了一个珍贵的问题,塔姆斯和奥里莉安内心暗道。

  低级的冥想术有什么用?

  两人都懒得听了,对于他们的背景来说,只要去到伊恩城,到时候肯定能买到更好的冥想术,这种垃圾根本没必要学。

  不过宙斯可管不了这么多,他底子浅,生活在偏僻的镇上,从来没有接触过魔法,所以只能把握住任何一丝机会,认真打好自己的基础。

  只有这样才让自己在施法者的道路上走得更通畅。

  基特法师拿出一本薄薄的羊皮卷,缓慢铺开,里面栩栩如生画着一根被石块压着的小草。

  宙斯疑惑,这是一副普通的画,跟冥想术有什么关系?

  旁边的兰珀德同样耐着性看,也没看出画有何奇特,虽然说画作十分生动、形象逼真,画工非常好。

  “冥想,”

  “仔细看画的线条,感受画中内容。”

  宙斯随着基特法师的提点,眼睛跟着线条,一点一点用眼睛尝试描绘出小草的模样,很快,有些感悟浮上心头。

  被压在石块下面的小草在他的视野中,竟然有往上透出的感觉。

  眼中的小草好似通人性一样,身躯中尽是顽强不屈,为了生长所需的养分,它不管石块多么重,石块与地面的缝隙多么狭小,总能一点一点、顽强不屈地挺出地面。它的叶子柔弱但是绿的充满生机,它的根即便看不到,宙斯也知道它正不断的往土深处钻去。

  像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让它不断想掀翻这块象征着苦难的‘巨石’。

  宙斯不知不觉中正在进入状态,闭上眼睛。

  基特法师微微点头认可,眼中流漏出一丝赞许,缓慢的收回羊皮卷:“看得出你已经跃跃欲试了,你的天赋很好,甚至比我还好,以后只需要努力冥想,就会慢慢提高自己的精神力。”

  我还没领悟呢?!

  旁边的兰珀德看着已经收回去的羊皮卷,一脸着急想要开口,却无可奈何的发现自己已没有提问的机会了,只能明天再问一次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兰珀德内心已经很清楚,随着年龄的增长,就聪慧这一方面而言,自己和宙斯的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似乎越拉越大了。

  兰珀德心理憋屈,他堂堂男爵之子,而宙斯只是自己领地上的一贫民,但兰珀德每次在宙斯面前,却表现的好像傻子一样,愚蠢不堪,这种强烈的反差感,让他内心又嫉妒又恨。

  宙斯就像他的克星一样,每次有不顺意的情况,都有他在场。

  兰珀德不爽,决定要找机会给宙斯点苦头吃,好让他夹起尾巴做人。

  ......

  时间过得很快,七天就这样过去了。

  在这七天里,他们路过不少村庄,但都没有停留太久,只是做一些物资补给,宙斯看着这些贫瘠的土地,显然也明白这些地方很难孕育出精神力超常的人物。

  望着车外千篇一律的风景,没有奇异风景,所遇到的生物也尽皆是普通的野兽,甚至还没有梦中世界的神奇,让宙斯对镇外的世界有些失望。

  宙斯把视线转回车内。

  坐在他前面的是跟他同龄的奥里莉安,此正在拿着一本游记小说来看,感受到宙斯的视线,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

  宙斯颇为无奈,对她稍有敌意的行为充满理解。

  一是身份地位的不同,宙斯这几天也看出来,她本身的性格较为高冷,很少说话,同时不喜和地位低的人相处,所以不屑于和宙斯交流。

  二是宙斯这几天所做的行为在她看来颇为‘愚蠢’,对宙斯的印象变得十分差!

  原因就是,他们四人曾有过一次简单的讨论商量,内容就是关于对基特法师提问的问题。

  其他三人普遍认为,一个法术的成功与否,在于元素理解和法术结构,最多再加上咒语。

  其中,元素理解只是基础,一方面门槛低,能够自学,另一方面就是,如果没有实验,很多深入的元素内容即便老师讲解他们根本没办法理解。

  所以只有法术结构才是一个法术中最为重要,也是最有价值的知识。

  也就是说——他们要求宙斯向基特法师提问的问题最好是有关法术结构的内容。

  但宙斯和他们想的正好相反。

  他认为学多不如学精,精通一个完整的魔法是很耗费时间,无论你法术结构记的再多,施展不出来也是浪费精力,而且元素理解不仅仅能用于施展魔法。

  他隐隐察觉到,元素的理解才是一个施法者最本源的东西,对元素的理解将直接影响到施法者的根基建造。

  法术结构和元素理解,就像是选择成熟的果子和种子一样,美味诱人的果子可以直接吃掉解渴,种子看似一时无用,却能化作满山的果园。

  宙斯长远的眼光驱使他放弃短期的利益,偏向元素理解的选择。

  另外,三人看他的眼神,如同看待一个可以用身份地位压服、言听计从的手下一般,宙斯极其讨厌这种感觉。

  所以于情于理,宙斯都不可能答应他们,于是乎,宙斯就和他们产生分歧。

  这几天晚上宙斯就一直问着元素相关的问题,例如元素的种类,单个元素的性质等等。

  另外三人虽然也同样能听到,但总觉得这个不听话的贫民浪费了一个珍贵的问题,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而且宙斯特立独行的行为在他们眼里解读为——自大狂妄!

  这种态度令他们十分不爽,由此内心的不满也很快转化为实际行动——

  对宙斯的进行冷战!

  决定不和他说话,不理睬,甚至冷眉冷面相待。

  一开始他们的排斥对于宙斯还是有点影响,但宙斯想起梦中泰坦尼克号上的经历,很快就释怀了。

  对于这种自视甚高的贵族,宙斯知道自己插入不了他们话题中,看到他们时而投过来的鄙夷,明白即便说得上话也很难融入进去,索性就不去理睬,心平气和做自己的事就好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车内也有一个人不打算放过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