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决赛(十五)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76 2019.05.06 01:51

  擂台挡板后,贝利脸憋得像烧红的铁块,手甲陷入肉里,一副有力使不出的样子。

  这样打太憋屈了!

  “看来没办法了。”他的脑海里出现另一道声音,“绝不能继续坐以待毙,只能试一试让我来操控魔法傀儡,你在一旁辅助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

  “好的,大哥。”

  这一段无人知晓的简短对话后,场上情况突然异变!

  在擂台上耀眼的小太阳结束的刹那,贝利突然默念咒语,使用一阶魔法【火牢术】牢牢囚困住宙斯的身躯。

  “咦,他居然会远程魔法?为什么之前从来不释放?”

  宙斯感到疑惑,但是没有因此停下来,任由对方施法,他直接对火牢笼形成的十二条火柱子施放少量的甲烷气体。

  不需要主动点燃,甲烷碰到火后立即爆炸,往外震散开来,【火牢术】瞬间被破解,宙斯从容走出牢笼囚困的范围,完全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就这样吗?有什么意义?”

  就在宙斯看不懂对方的施法目的时,原火牢笼的地下立刻伸出几根长长地刺,可惜宙斯人已走出地刺的范围,所以并没有受伤。

  这一下令宙斯更疑惑了。

  他看得出来,对方的【火牢术】原本是为了搭配【地刺术】使用的,如果这两个魔法同时施放的话,宙斯必中一个魔法,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方【地刺术】的施放慢了一拍,才导致这种情况。

  这时,对方的魔法傀儡又缓慢释放了数个魔法,但都被宙斯一一闪躲或用魔法破解。

  不过场面看起来贝利似乎逆转了战局,两人又开始打得有来有往,于是又有人开始为贝利呼喊起来。

  “奇怪?贝利好像有点不熟悉施展远程魔法的样子。”

  一些淘汰的施法者也慢慢看出事情的不对,他们隐隐隐隐察觉到,此刻的魔法傀儡有一股违和感,似乎换了个操纵者一样,战斗风格也瞬间从刚猛战士变成普通法师。

  连场外的施法者都看得出来,在场上宙斯怎么会感受不到。

  “这施法习惯太不协调了,他的精神体应该是出状况了!”宙斯眉头一皱,敏锐的察觉到问题所在。

  “不过就算不出问题,他也输定了。”

  贝利的魔法傀儡之前受过太多的损伤,这个时候已经漏了很多燃料出来,加上长时间的战斗消耗,心脏处的燃料已然所剩无几。

  也就是说,对方离输不远了。

  贝利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依旧拼命的施展魔法,企图挽回败局。

  ......

  “哥,你不能再这么施法下去了!会损害到精神体的本源啊!”贝利焦急的劝道。

  他内心清楚,即便两人身为双胞胎,精神力的本源相似,借助哥哥研究出的【精居术】,可以互相栖息于各自的脑海里,因此得以瞒天过海,以两人精神体方式进行作弊一般的战斗。

  但由于精神体的知识过于奥妙,他们俩始终研究不出、在各自脑海中进行补充和恢复的方法,所以自开战以来哥哥的精神体已经脱离身体很久了!

  战斗至今,长期没有补充,哥哥的精神体已非常疲倦,如果再频繁施展魔法,终究会损伤到精神力的本源。

  后果很有可能将会如同宙斯进入肖申克世界之前一样,精神大损,陷入昏迷状态!

  “不行!就差一点了,我们一定得拿到神控术!”

  另一道声音剧烈争执,语气透出疯狂之意:“如果得到了神控术,我们将很好的解决精神力融洽的问题,完美融合后,到时候以我的魔法,加上你的武技,我们俩思维相通、共同进退、一起进步,这片大陆上将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哥!”贝利焦灼万分道。

  “别劝我!”这道声音充斥着癫狂,精神力持续损耗之下,理智开始逐渐失去。

  ......

  场上,风属性、地属性、火属性魔法无序轰炸。

  贝利操纵的魔法傀儡施展魔法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如此密集的魔法攻势之下,宙斯也受了点伤。

  此刻他内心没有害怕,更多的是诧异:“太疯狂了!这已经超出正常法师的精神力极限了,再施展下去真的不会伤到精神体?”

  不过,狂乱的大范围轰炸中,倒是一时压制住了宙斯,这时候就算施展【锂光术】,用处也不大。

  所以宙斯索性就专心躲闪,等待对方燃料的耗尽。

  没过多久,对手的魔法傀儡便支撑不住,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阿贝尔见状,上台宣布宙斯为获胜者。

  顿时,观众们一片热烈的欢呼声响起!

  但在这之中,观众席上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骚乱——

  “咦,奥里莉安姐姐,你看旁边,那边有个白衣男子晕倒了。”凯思琳停住呐喊,留意到身旁不远处发生的骚乱。

  “估计是太过激动了吧!不用理他,等下会如果他亲朋好友没来,会有工作人员抬他去就医的。”奥里莉安笑了笑,扫视了一眼,继续和人群一起欢呼着。

  “嗯,也对。”凯思琳应了一声。

  不止是他们俩人是这么想,白衣男子身旁的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他们懒得惹上事情,遂任白衣男子瘫倒在地上,不再去理会,骚乱很快消失不见。

  ......

  “哥!你快醒醒啊!别吓我!”贝利泪流满面,不断呼喊脑海中那团朦胧的光影。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用力的呼唤,或是用精神力去触碰,那团精神体如同沉沉睡去一般,始终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随后,朦胧的光体更是以缓慢的飘散出丝丝缕缕的光点,散落在他脑海深处。

  “不!”、“不!”、“不!”

  “你们快给我回来!”

  贝利努力的想抓取消散的光点,但两者本源终究不一样,如同水中捞月,无计可施。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现实中,贝利瘫坐在地上,满脸茫然,观众们都以为是失败者失意后的表现,大多表示理解。

  毕竟差两步,就能夺冠了,爬得越高,跌得越惨。

  但也有人不能理解,特别是那些花了大价钱对他下注的人,纷纷给于难听的咒骂——

  “差劲!”

  “为什么这么垃圾啊?”

  “你怎么不去死啊?!害老子输了这么多的钱!”

  ……

  吵杂的声音进一步影响着贝利的情绪。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哥就不会出事!我们也能拿到神控术,纵横天下!”

  贝利眼睛通红,望着宙斯归去的背影,牙龈咬得咯咯响。

  “我要你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