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 奇幻

    类型
  • 2019.03.11上架
  • 30.28

    连载(字)

2589位书友共同开启《诸神之座》的奇幻之旅

学徒邵强10086 见习书友20190101002408506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给你买双鞋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94 2019.03.11 03:41

  早晨,初春的阳光缓缓倾泻布莱恩镇上,驱散黑暗,给春后的严寒带来一丝温暖,镇上居民纷纷早起,开始忙碌一天的劳作。

  镇上一间破旧的茅屋里,一名金发少年正在呼呼大睡,突然——

  嘭,嘭,嘭......

  门板外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茅屋里的金发少年瞬间被惊醒,由于周围的气温太冷,他蜷缩在破旧棉里不耐烦道:“谁啊?一大早上还让不让人......”

  “不......不好了,宙斯,呼呼......”门外声音急促,气喘吁吁,显然有急事的样子。

  名叫宙斯的少年认出是好友肯尼的声音后,原本起身探查的欲望顿时被冰冷的空气扑灭,把破旧棉裹的更紧,不愿起来,睡了回去,迷迷糊糊中猜想:“莫非是上次麦酒偷换成水的事被汉姆大叔发现了?又或者是男爵大人终于受不了自己,要把他赶出领地?”

  正当宙斯胡思乱想时,门外却突然传来另一人的声音:“肯尼,你站在门外干嘛?让开!”

  这噩梦般深刻的女声让原本处于迷糊状态的宙斯瞬间清醒,抄起破旧棉把脖子以下的地方裹住,翻身坐起。

  嘭!

  陈旧的门板被一脚踹开,哐啷的一声重重倒地,门外透射的光和扬起的灰尘结合形成一片白雾,透过白雾可以看到一个身形瘦小、站姿挺拔的女性。

  宙斯被灰尘呛得咳了几声,连忙用手扬走脸前的尘埃,苦笑:“丽娜,一个月不见,这次回来的方式有些特别啊。”

  眼前这名嚣张女性,并不是宙斯的兄弟姐妹或亲戚,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丽娜是二十年前,父亲还在世时,在田地劳作时捡来抚养的无名弃婴,三年后,宙斯才出世。

  自此,宙斯一家四口平平安安渡过了六年,原本生活也该按这般安稳的节奏走下去,但突然镇里发生一场瘟疫,死了大半数的人,宙斯的父母也在惨烈的瘟疫中丧生。

  万幸的是,当时年仅六岁的宙斯和九岁的丽娜活下来了,按道理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应该相互扶持,共度难关,可是现实不尽人意。

  艰苦的生活条件让年幼的两人不断爆发些小摩擦,自此关系越走越远。

  丽娜扫视了一下脏乱到极致的房间,屋内布置像垃圾一样随处摆放,她小脸有些铁青,失望摇头:“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宙斯眨了眨眼睛:“没变吗?我其实经常改变,例如伙食,早上可以躺在阳光下吃吃黑面包,晚上可以赏着月色喝喝麦酒,惬意的很。”

  丽娜狭长的眉毛弯成一个冰冷的弧度,轻声道:“混吃等死么……也许有些人宁愿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也不会勉强自己去学习谋生的技巧吧。”

  宙斯耸肩,假装惊讶道:“不干活就有吃有喝的,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耶!”

  丽娜背后的肯尼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但很快给一双冰冷的目光制止住,他连忙退后几步道:“那个,你们先聊,我到外面活动一会。”说完对宙斯眨了眨眼,示意在外面等他。

  气氛一时沉默。

  “罢了......”良久后,丽娜叹气,“一个月前我最后一次劝你,和我一起参加骑士学院参加招生测试,无论成和不成,至少让我看见你的勇气,但你没跟来,我想我也无能为力了。”

  说完,从怀间掏出一袋叮当响的破布袋,随手一甩,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幅度,完美的落在宙斯的手上。

  宙斯打开沉甸甸的破布袋一看,满满的都是铜币,每个铜币上都刻有卡罗王国独特的精美雕纹,做不得假,摸量有个百来枚铜币。

  “我成功了。”

  丽娜从口中简简单单的吐出四个字,宙斯便明白这些铜币所代表的意思。

  成功了,意味着丽娜成功通过选拔,即将成为骑士学院百里挑一的学员,二月份后便能参与正规骑士的训练,并授予成为一名光荣的预备骑士。

  而且每个参与骑士学院训练的预备骑士,学院能够提供衣食住行,保证他们衣食无忧,并且在骑士学院毕业之后,大多数人都会成为真正的骑士,进而可以保送帝国的军事组织,或选择担任骑士联盟的一员,享受优渥的待遇。

  宙斯心想:所以这袋铜币,算是告别费,或亦是可怜他的赐予么......

  “你一个娇弱的女生怎么看也不像准骑士大人。”宙斯淡淡一笑,看着丽娜身着单薄的衣裳在寒风中瑟瑟作响,站起来,义正言辞道:“况且,骑士要有佩剑和马匹,你连一头像样的马都没有,算什么骑士?”

  宙斯走下了床,初春刚解冻的寒气最为刺骨,疯狂入侵人的皮肉,但他连外套也不披,右手提着沉甸甸的袋子,径直走到丽娜面前。

  他从容的握着丽娜的左手,提起到半空,丽娜脸一红,身躯一震,异常的没有挣脱。

  宙斯拿起从里掏出一枚铜币,郑重的放在丽娜手心:“这点至少可以让你买双像样的鞋......”

  丽娜愣住了,好一会儿后,一忍再忍的愤怒终于憋不着,爆发出来——

  “给我滚!”

  宙斯连忙退后几步:“喂喂喂,别激动嘛,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加多一枚,唉,年轻人花钱不要这么大手大脚......”

  砰嗙哐~

  “等等别打脸......啊!”

  破旧的茅屋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

  ......

  肯尼搀扶着鼻青脸肿的宙斯,行走在忙碌的集市上,这一幕不少好事之徒瞧见,纷纷交谈——

  “宙斯这家伙又被揍吗?”

  “我早上看丽娜回来了,想必丽娜这孩子也被宙斯这幅不成器的样子气到了吧。”

  “丽娜啊,听说她快成为一名预备骑士了,你说说,同样是老阿尔泰的孩子,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别说丽娜了,我家小吉尔也比他强多了,现还不足十五岁,都快继承家业了,我这身老骨头该准备退休咯,哈哈。”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落在宙斯耳中,恍如不闻。

  他脑海里一直在回想丽娜离开前的那一幕——

  丽娜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对应的写照着这些年的心酸委屈,并且咬住嘴唇不让她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如同以往面对困难时,绝不妥协的倔强,着实让人心疼。

  她不停对着宙斯拳打脚踢,但奇怪的是,她每一次的拳脚落在宙斯的身上时,都让宙斯心里为之一松,好似某些痛苦的过去都被锤出记忆之外。

  “莫非我有受虐狂的倾向?”宙斯喃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