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暂时安全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97 2019.03.20 00:10

  兰珀德和奥里莉安见状,紧随宙斯身后,只有塔姆斯不愿爬出来,躲在车内,屏息祈祷避过这一劫。

  但狼的鼻子却不会和他开玩笑,吃光除马尾和马内脏的部位,嗅到车厢还有猎物,没几下就弄破车厢,把绝望的塔姆斯拖出来,宙斯等人即便跑远了,也听到他凄厉的惨叫,不用亲眼看见,宙斯也知道他死前一定极度痛苦。

  活该!

  宙斯并不怜悯,见识过泰坦尼克号沉船的景象,他知道有些人的恶,会害死更多人,就像泰坦尼克号的主人——伊斯梅一样,为了一己之欲,却导致上千人冻死、淹死。

  所以,宙斯也不是圣母,绝不会同情一个对他粗口恶言恶行的人!

  和宙斯相反,同为贵族的奥里莉安和兰珀德,却有点兔死狐悲的悲哀,脚上速度更加快了。

  待宙斯等人跑到小树林时,身后又响起野狼奔跑的声音。

  “该死,难道这么多食物都不能够满足这些畜生吗?!”兰珀德边骂边跑,还跑得越来越快,对于他来说,现在脑袋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跑得比最后一个人快。

  宙斯和奥里莉安给兰珀德远远的抛在身后,两人都用尽吃奶的力气往树林更深处钻。

  突然,他们听到兰珀德‘啊’的一声,心中一紧,边跑边喊:“你怎么了?”

  兰珀德没有回应,两人心更急了,但也不敢停下步伐。

  没过多久,两人忽然脚下一滑,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原来是个非常斜的长下坡。

  两人背部紧贴着斜面,一路往下滑,不时碰到一些碎石和坚韧的根茎,待滑到下面时,宙斯已遍体鳞伤了。

  宙斯没来得及检查伤势,先凭借星光观察看了眼身后的状况——坡度如此倾斜,狼群应该很难下来。

  得出判断后,宙斯才不急不慢检查了一下自身伤势,都是些轻伤,遂松了一口气,想起身边还有一人,连忙问道:“你怎么样了?”

  这一看不要紧,此时奥里莉安鲸骨连衣裙左上臂肩袖被扯破,圆润光滑的肩膀露了出来,云鬓散乱,宙斯只好咳了两声提醒。

  “看什么看!”

  奥里莉安面色绯红,连忙用手捂住玉臂,生怕被宙斯这个贫民多看一眼而吃亏。

  宙斯微微摇头道:“只是看你有没有受伤而已。”

  奥里莉安听到受伤,黛眉一皱,不由摸了一下大腿,吃痛的吸了一口气,其上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流出的血染红了一片裙布。

  “要不,我扶你?”宙斯试着问,见奥里莉安微怒盯着他,连忙摆手退后,表示只是好心帮忙,绝无强求。

  “算了,我可以自己走慢慢,不想连累你。”奥里莉安内心羞傲交加,拒绝了宙斯的好意,不过对语气也有些缓和。

  奥里莉安简简单单包扎好伤口后,眉头紧锁,奔波逐命了一晚,此刻她对前路充满担忧,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伊恩城。

  宙斯看出她的忧虑:“到了这里,离伊恩城应该也不远了。”

  奥里莉安不由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宙斯指了指旁边茂盛的树木和草丛:“你看我们刚才走过的地方,绿色从无到有,而且越来越密集,说明这地方肯定靠近水源。”

  “加上树冠一边茂盛,一边较为疏松,说明西北方的树冠遭到阳光照射时间长,所以以此辨别方位,东南方应该是去伊恩城那边,我们一直往西北方向走,应该可以遇到骑士塔尔福德大人所说的莱姆河所在。”

  宙斯一顿解释,奥里莉安惊得朱唇张大,嘴巴圆圆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宙斯随意道:“上次雅各男爵不是赠予我们一些书吗,我挑了几本讲地理的书,上面有讲到。”

  奥里莉安怔了怔,上次选书,她选了几本游侠传记打发时间,现在看来,自己除了看得开心外,好像并没有什么收获。

  而宙斯只是她眼中的下等人,却通过孜孜不倦的摄取知识,在众人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的由内而外改变自己。

  这个贱民......呃,这个贫民有点意思。

  奥里莉安不知怎么形容宙斯,要说聪明,好像记忆力、学习能力各方面都超乎常人。但要说蠢,好像又特别蠢,就像问基特法师问题时,总是问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让人特别不理解。

  奥里莉安想了想,最后得出结论——不过是有点小聪明罢了。

  “对了,你知道兰珀德去哪了?”奥里莉安奇怪,下来时兰珀德的身影就已经不见了。

  “应该是一掉下来就跑路了,这家伙就是个怂包。”宙斯骂了一声。

  他对兰珀德没有多少好感,所有背后说他坏话也特别自在,尤其是在一个美女面前。

  “说得你好像不怂似的,有本事你刚刚就别跑。”奥里莉安不由得吐槽了一句。

  ......

  兰珀德误打误撞走到一条急湍的河流边上,此刻站在河边,一边时不时回头看看有没有狼群追击,一边盯着河流愁眉苦脸。

  “这应该就是莱姆河了,那名马夫说,往上游一直走就能到伊恩城了,可是如果一直往上走,说不定会被狼群追上,到时候只能跳河逃生,可是我不会游泳,怎么办?”

  就在兰珀德犹豫不决时,宙斯和奥里莉安已经慢吞吞的走到他身后。

  兰珀德听到脚步声,猛然回头一看,惊呼:“你们......你们怎么还活着?”他以为宙斯和奥里莉安落在最后,很有可能被狼群吃了,拖延了狼群的脚步,没想到慌不择路跑到此处,居然这么巧合的相遇了。

  宙斯冷笑:“莫非你很想我们死?”

  兰珀德看到微愠的奥里莉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对奥里莉安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

  宙斯不屑喃喃道:“有没有用意你自己才知道。”

  兰珀德大怒:“你......”

  宙斯把手放在脑后,往河流上游走去:“别废话了,还是赶快去找救兵吧,不然好不容易渡过这次劫难,老师却不在了,还有谁能教我知识?”

  奥里莉安深深看了兰珀德一眼:“先走吧,无论怎样,回到城里再说,这片荒郊野岭地带,我们最好先团结起来。”说完后跟在宙斯身后。

  兰珀德细想奥里莉安的说法,不无道理,只好暂时把怒火压抑到一边,然后看了看急湍的河流,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冒着淹死的危险游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