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误会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25 2019.03.11 12:00

  宴会厅内部有数张椭圆形的桌以及十多张方桌,宙斯一行人就坐在椭圆形的桌上,座上全是这艘船上最顶尖的名流。

  宙斯和杰克被安排在莫莉夫人旁边,两人根本插入不到这行人的话题中,只能凝听乐队演奏的莫名乐曲。

  鲁芙看到他俩如此,颇为‘好意’的问道:“下等舱住得还算舒服吗?道森先生。”她甚至忘了宙斯的名字,直接招呼杰克。

  杰克听出话中的尖酸刻薄和挑衅意味,很平淡道:“好得很,没几只老鼠。”

  杰克幽默的回答赢得了众人几声欢笑。

  倒是宙斯扫了他一眼:你确定?那今天早上咬坏我行李的是什么东西?

  因为是卡尔邀请杰克宙斯过来的,他给众人介绍两人的身份:“道森先生和法布里奇奥先生是三等舱的客人,他们昨天晚上帮了我的未婚妻,是我邀请他们来的。”

  露丝怕众人瞧不起杰克,抢过话头道:“道森先生是一名出色的画家。”

  “露丝跟我对美术的看法有非常大的差异。”卡尔不置可否的道,忽然意识这话不得体,对杰克解释:“并不是说你的作品不好,先生。”

  杰克不在意的摆手。

  “那这位法布里奇奥先生有没有什么得意的作品呢?”鲁芙从卡尔的话中记住宙斯的名字,并打算拿宙斯继续讽刺一下杰克的身份。

  “他是一名探险家,喜欢去世界各地旅游,探索奇闻。”正当宙斯准备坦诚自己什么都没有时,杰克先一步道,探险家是他随口编的,不过他清楚宙斯的理想就是旅游全世界。

  宙斯鄙视一眼杰克,这家伙来到这个环境也变得虚伪了。

  “哦,探险家,呵呵,那不是中世纪才存在的职业吗?”卡尔见识广博,看宙斯早就不爽了,讥讽道:“世界都已经被探索完毕了,现在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想做这种职业。”

  “也是,全球七大洲都已经发现,除了南北极是生命禁区外,很少有奇闻能超越我的认识。”艾斯梅自豪道,作为这首船的总经理,也是出资人,他的确有资格说这句话。

  “是啊,法布里奇奥先生,不妨给我们分享一些趣闻?或是作首诗什么的?”鲁芙微笑道。

  安德鲁坐在鲁芙旁边,对于宙斯这个求知欲特别强的小伙子记忆很深,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坐在这里,不过,他也不打算帮忙,静静的喝着柠檬茶。

  屡遭挑衅的宙斯眼睛一眯,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得不说,各位未知的东西还真是多得很。”

  有些自大的话让众人皱了皱眉头,鲁芙和卡尔反倒冷笑,打算看宙斯怎么出丑。

  “这样吧,我给大家念一首诗。”

  宙斯脑海里也没有什么存货,但是他还深刻记得那次在男爵府上听到的行诗,打算把它念出来,让众人欣赏。

  虽然没有鲁特琴弹奏,但是宴会厅上柔和的配乐也丝毫不差,宙斯以吟游诗人独特的口吻吟唱出来,一股别样的风味弥漫整个宴会厅。

  “当圣光不能驱散死亡和战争,

  诗人传诵着瘟疫饥荒的和平,

  我见明媚白昼坠入狰狞的夜,

  青丝的卷发遍洒着皑皑白雪,

  沼泽地上老秃鹰摇荡地飞着,

  圣骑士用虔诚笼罩他的坟墓,

  施法者把真理刻写白骨之上,

  宙斯叙说途中,众人都沉思起来,这一首诗里面的世界观太玄幻了,根本没有哪一段历史有这般奇景,可想而知,这首诗是想象出来。

  但这个穷小子未免有太有想象力了,从来没听过这首诗的众人仿佛掉进了一个史诗战争中,饰演历史中的一名角色,被圣光笼罩,浴血奋战在沙场上最后一刻。

  当我见骄傲的巨龙逆鳞尽脱,

  它不久前曾荫蔽喘息的生存,

  魔鬼也束地就缚被死亡感化,

  带着残酷的嘲笑被舁上殓床,

  于是我不禁为你的朱颜焦虑,

  终有天你要加入时光的废堆,

  眼看着万物枯萎腐蚀掉灵魂,

  世界上仍有你的传说和神迹。”

  第二段悲壮的气息更加浓烈,也更让人振奋!

  就在世界被黑暗和死亡统治,历史的河流上已经留有他们的神迹和传说。

  无论生命的历程长或短,是人终究会死,从浮生踏入静谧,如果能够悲壮的牺牲掉,流芳百世,何苦被惧怕死亡的思想所束缚呢?

  所有这其实是一部英雄的史诗!

  “好一个凄美的故事。”最先鼓起掌的具然不是他们这桌人,而是另外一桌的一名老者。

  有人认出他来,那位老者是一名哈佛大学的教授兼费城有名的考古爱好者,拥有出众的名望和数不清的弟子。

  第二个鼓起掌来的人是露丝,她炙热的思想让她独立于浊流之外,不善社交的她更有时间去读书,所有她研究读过很多的诗书,这首诗的确是她读过的最凄美的诗篇之一。

  安德鲁和莫莉夫人也鼓起掌来,越来越欣赏这名小伙了。

  杰克更是陶醉在其中,鼓掌最为热烈,他相当替宙斯高兴,因为宙斯为他们三等舱的平民长了一把脸,而且他很想对其他人说,平民也有很多才华之辈,只是骄傲的你们长了一双带有偏见的双眼,看不见而已。

  掌声慢慢响起,很快响彻全场,响声主要来源于宙斯这一桌人和附近能听见的几桌人。

  就连卡尔和鲁芙也顺应形势,稀稀落落的鼓起掌来。卡尔和鲁芙虽然还是看不起宙斯的身份,但也不再小视宙斯,心想这人还是有点文化底蕴的,而且对自己没有威胁,不必再招惹便是了。

  看到众人都这么喜欢这首诗,宙斯十分高兴,这就跟分享一首自己很喜欢的音乐或文章给朋友,朋友也很喜欢似的。这样,自己就会收到双份的快乐,那是价值观被认同的喜悦。

  但在他浅薄的人生观中,显然完全不了解众人给予这么热烈反应的原因——

  众人都误以为诗是他写的。

  在这个前提下,平民和天才之间剧烈的反差感,带给他们无尽的想象:宙斯要么是有惊人的天赋,或是顽强的创造毅力......

  而他们给予的掌声和认可,也很大程度是对宙斯才华的肯定,而不是诗的本身。如果他们知道诗不是宙斯写的,那么诗本身虽好,能收获到的掌声肯定寥寥无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