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三姐妹的消失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64 2019.04.13 00:10

  很快,安迪苏醒过来,见这个狭小的房间里,三姐妹倒在地上挣扎哀嚎,宙斯此时正站在他前面,查看他的伤势。

  安迪顿时瞳孔放大,不敢置信道:“他们......你居然把他们三个都......嘶!”

  他挣扎着站起来,但不知牵动到哪一个伤口,话还没说完,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别激动。”宙斯托着安迪的右臂,扶他起来,“怎么样,还行吗?”

  “脑子很晕,有点想吐,肚子也疼得厉害!”安迪摇摇头,浑身无力靠在宙斯肩上。

  “胃部血管破了,加上一点脑震荡吧......下手真狠啊!”宙斯感叹一声,“待会带你到医务室处理一下,估计你得躺几天了。”

  “我还好,这次的事谢谢你,但你......你最好小心点,三姐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安迪忍着痛楚,替宙斯担忧。

  “放心,他们不会有机会的。”宙斯眼眸闪过一丝冷凛,他在动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毕竟他早已不是布莱恩镇上那名青涩的少年了,经历这么多事以后,他明白一个道理——既然已经出手了,那与其让后续的麻烦找上自己,不如在麻烦到来之前把它彻底解决掉。

  更何况,那种人渣也该死!

  宙斯搀扶着安迪走出放映室,轻轻把门带上。

  ......

  不久,电影播放完毕,观众吵闹着要重播,躲在礼堂后的放映员埃思心想三姐妹也该办完事了,于是叹气摇了摇头,准备回去收拾一下。

  他回到放映室前,却发现门锁死了,无论用钥匙还是别的办法都没能打开房门,只好叫上狱警帮忙。

  “砰咔”

  狱警强硬的撞破了门,打开后发现有三名壮汉昏倒在地,不自觉抽搐着,口吐白沫,双眼翻白。

  这是怎么回事?!

  放映员埃思吓瘫倒在地,狱警也大吃一惊,赶紧叫上其他人,把三人抬到医护室,并立即把事情报告了上去。

  领队长海利很快带人过来,脸色铁青的把埃思带走拷问。

  ......

  三天后。

  “什么?三姐妹没了!”瑞德听到海伍德的话后,惊得非同小可,顿时目瞪口呆。

  “嗯,事情都传疯了,三姐妹今天早上已经转送到低介护医院,我去看了一下,三人变得傻傻愣愣,像三岁小孩似得,要不是被绑起来,估计给颗糖果,他们就会屁颠屁颠跑过来叫爸爸,哈哈!”

  海伍德一想到那副景象,忍不住笑出声了。

  “他们怎么变成这样了?”瑞德眉头一皱。

  “听说是一氧化碳什么的中毒,抢救不及时,脑子坏掉了。”海伍德冷笑着。

  “......是谁干的?”瑞德停顿了一下。

  “谁知道呢?埃思说被赶出去之前,只有安迪和三姐妹在房间,但安迪当时被打成重伤,房间里也没有燃气或煤炭燃烧的痕迹,天知道是谁干的?”

  “安迪也不知道吗?”

  “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海利也很反常,没太过为难他,然后警方就当作意外事件处理了。”海伍德耸肩道,“现在啊,大家都传闻放映室里面有鬼怪,邪门的很,没人敢走放映室前面那条小道。”

  瑞德沉思不说话,监狱里面又不是没有出过事、死过人,警方草草了事的态度也在他意料之中,但是唯独不明白的就是谁干的?

  瑞德清楚记得,三姐妹是1935年进来的,入狱的时间不比他短,在肖申克横行霸道多年了,连狱警都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治得了他们。

  怎么碰上安迪后,就发生了这种事?

  瑞德思前想后,隐约回忆起,宙斯告别他的景象,好像是要去找安迪。

  “莫非是巴奇干的?”瑞德喃喃道。

  “你在说什么?”海伍德问了一句。

  “没什么,准备入夜了,今天晚上可能有人检查,我们赶紧回去吧。”瑞德摇摇头道。

  ......

  夜幕降临。

  如瑞德所预料的一样,典狱长突然带着一众狱警突袭查房了。

  囚犯们也见怪不怪,一般隔上一次查房三天以上,一个月以内这段时间,会遭遇下一次查房,何况这次又发生三姐妹这种诡异的案件,今天晚上的突检很多人都已预料的到。

  宙斯面对这种情况也颇为无奈,倒不是担心自己被查出是真凶,而是每次查房时,狱警都会翻箱倒柜,将房间内一切可以移动的东西弄到地上,以便检查有没有违规品。

  所以每次查房后,收拾牢房就成为他最头疼的事。

  “站起来,面壁!”

  宙斯遵照命令,静静等待一群恶徒的洗礼。

  噗通、哐啷......

  狱警们动作十分熟练,很快,牢房内检查完毕,丢下满地的书籍、日用品。

  “无重大违规。”

  一名狱警报告式的说话方式让宙斯直皱眉头。

  有长官在他身后?

  “转身!”一名狱警命令道,果然,宙斯看见典狱长诺顿戴着一副圆框眼镜站在身前。

  “长官,您好。”宙斯半鞠躬道。

  诺顿打量宙斯的全身,好一会儿才一边环视牢房一边道:“整个监狱就像个大压力锅,必须有地方透透气......”

  “有的人喜欢弄海报,把海报贴满牢房内的墙壁,有的人则喜欢收藏邮票,把邮票集满一盒又一盒,而你——”

  诺顿停顿,捡起一本写满理财算法的笔记,随意翻看了两眼,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宙斯:“却喜欢读书,把知识当成粮食,填满自己的精神世界。”

  “这一点非常好。”

  “谢谢典狱长夸奖。”宙斯微笑。

  “听说你在牢里的人缘也好,跟其他人相处的很愉快。”诺顿点点头,流露出赞赏,“看见有囚犯在肖申克待得开心,我也很欣慰。”

  诺顿的语气就跟后辈交流聊天似的,没有以往高高在上的态度。

  这种情况愈发让宙斯警觉,肖申克监狱地位最高的人物来他牢房唠嗑?

  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诺顿随后叹气了一声:“可惜最近有一件烦心事,冲淡了我的喜悦。”

  “您说,我非常愿意和您分担烦恼。”

  “我有个非常好的朋友,他生前欠了我很多的钱,因为朋友关系,我一直都没有让他立下欠据,然而,他昨天死了,死因据说是感染疾病。”

  “请节哀顺变。”宙斯不亢不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