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诸神之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向往光明

诸神之座 小何流口水 2130 2019.03.11 03:45

  见气氛不太好,肯尼的母亲岔开话题道:“听肯尼说,你似乎到处打探着有关施法者的消息。”

  宙斯点点头。

  肯尼的母亲:“这个我们倒是了解到一点消息。”说完看了一眼汉姆大叔,两人脸色都变得异常郑重。

  施法者,这是一类可以驱使某种神秘力量的人,他们孤僻、自我,但却有超越常人的能力,而且听说他们还无情冷酷,随时可以杀光一个城镇上的人却面不改色。

  这类人很危险!

  汉姆大叔深吸一口气,叙说道:“上次把铸好的铁器送入男爵大人府上时,路过庄园正好看见总管家正在把一些珠宝花瓶运出去,旁边还有一名伊恩城的商人,好像是要珠宝花瓶变卖换钱,然后我隐隐约约还听见他们的交谈——‘伯爵大人麾下的施法者大人近期过来收徒,喜好......’”

  “后面就没听清楚了,我也不敢凑过去听,毕竟涉及到施法者和伯爵大人的事,如果被他们发现我偷听,到时候......”

  汉姆大叔脸色一白,想想都后怕。

  在这个时代,贵族对于领地居民是拥有无条件处决权,即便是贵族中地位最低的男爵,也能轻而易举赐予他绞刑。

  肯尼母亲担忧道:“施法者,我也听过一些传言,呃......不好的传言,但实际上并没有见过真人,不过听说他们无所不能,而且邪恶无比,你最好小心一点,对了,宙斯你问这个干嘛?”

  “无所不能么…”宙斯悠悠重复了一句,顺便开了个玩笑,“那我倒是想问下我的姻缘什么时候到来?不知道施法者收费贵不贵?”

  肯尼母亲给宙斯逗乐了,笑道:“你还小,又这么聪明,未来肯定有很多女孩子为你着迷,怕什么?”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娶老婆之前,趁这段时间多存点钱。”

  汉姆大叔微笑:“取娘们不用花费多少钱的,如果你有我这身肌肉,她们说不定还会倒贴你......”

  肯尼母亲嗔怒:“死鬼,你小孩面前乱说什么?”

  宙斯不怀好意的笑嘻嘻道:“谁说我是存钱娶老婆的?我是说,取了娘们之后就存不到钱了,现在存的叫‘自由’......”说完抛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给汉姆大叔。

  ‘自由’?!那不就是私房钱了吗?!

  肯尼母亲脸色顿时变了,小孩子怎么可能懂这些东西,肯定有人跟他谈过这些......

  肯尼母亲眯了眯眼,露出危险的眼神,汉姆大叔偷瞄了一眼之后,冷汗直冒,怒喝道:“臭小子,你说什么,我可不懂你那些什么‘自由’!快给我解释清楚!”

  宙斯打了个饱嗝:“好像是某次喝了点麦酒之后做梦时感悟到的......”

  汉姆大叔怒道:“麦酒?!臭小子,你偷喝了我的麦酒?”

  肯尼母亲突然愣了一愣,想到什么,怒瞪汉姆大叔吼道:“难怪你那瓶珍藏多年的麦酒一直不让我碰,肯定有东西藏在那儿!”

  汉姆大叔哀求道:“没有,亲爱的,相信我......”

  宙斯一拍脑袋,忽然道:“啊,我忘了,我屋子上的门还没修好,晚上天气有点冷,得赶紧修理一下,打扰了,再见!”

  临走前内心则给可怜的汉姆大叔祈祷。

  ......

  时间很快过去,布莱恩镇的夜温差十分之大,中午尚未融化完全的冰雪在夜里散发出大量的寒气,各家各户都闭门紧锁,街上人影稀疏。

  破旧的茅屋里。

  宙斯瘦弱的身体勉强抬起残破衣柜,把被丽娜踢坏的房门堵死,但还是有些许寒气从门缝中露了出来。

  他一边咀嚼着如同木屑一般口感的黑面包当作晚餐,一边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

  宙斯发呆了很久,目中无神,时间仿佛停止住了。

  一想到从出生开始都在这个狭小的镇上度过,或许还将腐朽于此,就感到无尽的恐惧,那是一种比无数寒冷的夜晚都来得深沉的绝望。

  梦中的世界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外面的世界是否同样精彩?

  这些问题纠结于宙斯的脑海中,化作一团乱麻,而且他也知道,靠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解开。

  原因就是——他是贫民的儿子。

  贫民代表他没有高贵的血脉,没有高高在上的地位,没有使不完的资源......以及,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利。

  丽娜曾经问过他:你有没想过为什么而活着?

  宙斯当时非常诧异:活着就是活着,哪有为什么?好也是一天,坏也是一天,不如不想,安安心心的过日子。

  现在再回头想想当初那个问题,当初的想法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铁匠、商人、屠夫、厨师等等,或许未来该找一份普普通通的职业,脚踏实地的度过这一辈子,虽然这种生活实在让人厌恶......”

  “又或者做自己想做的,真正意义上的活着。”

  宙斯喃喃自语,手指在空中不断拼出‘施法者’的字母,脑海的两种想法在激烈争锋。

  最终,沉闷的空气中遗留最后的叹息。

  “看见过光明的人,怎么能忍受得了躲在黑暗里的寂寞。”

  ......

  时间飞逝,光阴似箭,转眼就是七天后。

  平静如死水一般的布莱恩镇迎来几名不速之客。

  为首的是一位灰袍兜帽的老者,灰袍高耸的立领遮住他耳朵部位,加上兜帽的遮挡,和偏灰暗的长靴,让他的身形脸蛋时刻保持在阴暗之中,在左胸部位装饰有两颗菱形宝石和绣有伊恩城特殊标识,据说只有伯爵的心腹才有此标识,所有从这至少可以看出他的身份——

  是一名来自伊恩城的大人物。

  这位行将就木的老者手中撑着一根略有弯曲的木杖,步履蹒跚,一步步走入男爵庄园中。

  他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的两名贵族少年,和老者平淡的眼神不同,这两名贵族少年偶尔看向镇民的眼神充满着不屑。

  “那个老头好可怕,有种勾人心魄的压迫感。”

  “那就是神秘的施法者吗?他们怎么会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听说施法者会飞,而且还会吃人!”

  数名青年正在大胆交流所知的信息。

  宙斯早早在此等候,听到周围议论的言语,感觉有些可笑。

  施法者会飞吗?他不知道,但吃人啥的就太过于荒诞不羁了,等同于把施法者比作茹毛饮血、未开化的野兽。

  “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呵。”

  这时候,人群中传来一声明目张胆的冷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